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国风流行音乐作品的语言学标准

作者:未知

  [摘 要]中国风流行音乐作品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既满足了大众趋雅的心理需求,也受到听众的欢迎。从语言学角度看,优秀的中国风流行音乐作品具备以下三个特点:歌词必须符合现代汉语规范框架;通过“古语今化”和泛时空化的语言手段实现通俗与庄典的平衡;因声谱曲实现词曲和谐。
  [关键词]中国风;流行音乐;歌词;语言学
  [中图分类号]G61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233(2019)06-0018-03
  近年来,中国风歌曲成为流行音乐乐坛不可或缺的力量。各大音乐门户网站、客户端都有中国风音乐类别[1]。和“摇滚、爵士、R&B、蓝调”等不同,中国风流行歌曲并不是从音乐特征划分出来的音乐曲风,更多是根据歌词的含义来归类。从目前中国风歌曲类别下的列表看,广义中国风流行歌曲就是指具有中国风味的歌曲;从歌词而言,就是填词人主观上有意模仿或者化用古典诗词的创作,多借鉴或者化用古诗词,题材上多用古代典故或传说故事;在音乐曲调上,具有中国特色尤其是传统文化的元素。
  从歌词的角度看,中国风流行歌词主要有两种类别:一种是直接用古诗词,如《但愿人长久》来自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一种是将古诗词化入现代汉语进行创作,如琼瑶《在水一方》化用了《诗经·蒹葭》,陈小奇《涛声依旧》化用了张继的《枫桥夜泊》等。本文主要讨论的后一种中国风流行音乐歌词,即在现代汉语语言规范框架下,在题材和语言特征上都带有中国传统或者古典韵味的歌词作品。如无特殊说明,下文的中国风歌词作品专指此类。本文主要从语言学的角度,分析中国风歌词作品的语言特点,进而探讨中国风流行音乐作品的语言学标准。
  一、符合现代汉语语言规范
  从语言的角度看,诗歌(包括歌词)是语言的特区,往往会突破语言常规,但这种突破必须在语言规范的框架之内。有些歌词为了标新立异,不惜牺牲语言的规范性,比如有些作者在填词时将“徘徊(huɑi)”的“徊huɑi”放在ui韵的韵脚。这些错误歌词一经传播,广泛传唱,既不利于汉语创作的健康发展,也对青少年造成不利影响。在语言规范框架内进行创作,这是所有词作者必须遵循的基本要求,中国风作品也不例外。
  创作中国风歌词作品时,更要注意在古诗词、古汉语转化为现代汉语的过程中,必须符合现代汉语的语言规则。有些词作者将古汉语或者文言文直接写入歌词,和现代汉语交替出现,甚至不管语法是否通顺,盲目堆砌典故和文言词,试图营造出古韵,但这些歌词“文白驳杂”甚至“半文不白”,文法不通,不利于现代汉语的健康发展,也不利于传播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我们认为,除非按照古典诗词格律创作歌词,否则填词者必须在现代汉语规范框架内进行创作。因而创作者必须了解现代汉语的基本特征,特别是和古代汉语(含近代汉语)之间的区别,再进行创作。陈小奇就是这方面的表率,他的代表作《涛声依旧》化用唐诗《枫桥夜泊》,在化用古诗词过程中,保留了古诗中“渔火”“枫桥”“客船”双音节词汇,但是把“对愁眠”的“眠”改成“无眠”,“霜满天”的“霜”改写成“风霜”,单音节词改写成双音节,符合现代汉语语法规范(双音化是现代语法区别于古代汉语的显著特征)。《涛声依旧》整首歌词都是用现代汉语的词汇填写,但这并不影响表达古诗《枫桥夜泊》的意境,听众很容易产生联想,将古诗意境投射到这首歌上。可见要实现古雅的中国风创作,不一定要沿用或者照搬古诗词或者古语。贯通古今、符合新规但保留古韵的创作才是中国风流行歌词应该提倡的做法。
  简言之,符合现代汉语语言规范是包括中国风流行歌词在内所有流行歌词的基本标准。
  二、“庄典”和“通俗”之间取得平衡
  从语体上看,中国风流行歌词偏向庄典体或者具有庄典体色彩[2]。因为使用了古代汉语,拉开说者与听者的距离,可以达到“陌生化”的效果。因而在中国风的歌词作品中,大多使用了古汉语或者文言词汇,但是在创作过程中,如果只是照搬照抄文言词,又会导致“文白杂驳”的现象。如何实现真正的“古雅”呢?从语言的角度讲,创作者必须掌握现代汉语和文言古语语言特征,将文言古语融入到现代歌词中,在“庄典古雅”和“通俗易懂”之间取得平衡。比如琼瑶创作的《在水一方》就符合这样的平衡。《在水一方》第一章的歌词为: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绿草萋萋,白雾迷离,有位佳人,靠水而居。我愿逆流而上, 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 道路又远又长。我愿顺流而下, 找寻她的方向。却见依稀仿佛, 她在水的中央。
  这首歌词的母本——《诗经·蒹葭》第一章如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对比两者,意境和主题上相似,但是琼瑶进行了以下改写:一是弃用原诗中比较难理解或者词汇意义发生变化的古代词语,比如将“蒹葭”改成“绿草”,不用词汇义发生变化的词汇“所谓”,改成“有位”,让大部分听众“耳听能懂”;二是采用了古句型“V而V”(V表示动词),如“靠水而居”“逆流而上”;三是主要采用了四六文格式,变诗为文,这样既保留《诗经》四言诗的韵味,同时又有变化美感。
  我们通过什么样的语言手段达到“庄典古雅”和“通俗易懂”的平衡呢?冯胜利提出语言中“正式体”“庄典体”的实现原则,认为“正式体”语法加工后的基本特征是“泛时空化”,“庄典體”的语法加工后的基本特征是“古语今化”[3]。我们认为创作中国风流行歌词也可以使用这种加工。
  “泛时空化”,在句法上就是减弱或去掉具体事物、事件或者动作中的时间和空间的语法标记。比如童年的《康美之恋》的第一章歌词:“一条路,海角天涯;两颗心,相依相伴。”“一条路,海角天涯”大意是“选择了这条路就意味一直要走到海角天涯”。不同的是前者取消了连接两个词组语法关系词,并列词组;后者是按照语法规则补充完整句子。前者把标记句子成分之间关系的功能词去掉后,实现句意上的“泛时空化”,给读者更大想象和理解的自由,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理解去重塑再造[4]。采用“意合”的泛时空化语法手段与我国注重“写意”的审美传统互为表里,用“中国诗法”体现出中国意蕴。   “古语今化”的语法手段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采用的“古语”必须是当下耳听能懂、不需要解释的词语;二是“古语”入句必须符合今天的语法规则。现代汉语中的双音词在古代汉语中都是用单音词表达,比如“月亮—月”(横杠前为现代汉语说法,横杠后为古代汉语说法,下同)“衣服—衣”“眉毛—眉”“眼泪—泪”“记住—记”“知道—知”“等候—候”“喜欢/欢喜—喜”等,这些例子中的古代汉语词是现代汉语词汇的词根,因为容易被大众推知意义,选用这类古语词入句,就符合以上两个标准。比如黄霑《沧海一声笑》(国语)就使用了一批古语词: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淘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轻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潮”“记”“负”“遥”“娇”属于单音节古语词,但是这些古语词仍是现代汉语词“潮水”“记住(挂)”“遥远”“娇美”的词根,大众可以容易推知理解,均属于耳听能懂的古语今化,整首歌词具有古韵又易懂(另外“寂寥”“知晓”“晚照”双音节在现代汉语口语中不经常使用,属于正式体的词汇,也是歌词古雅的语言原因)。
  [JP3]与之相反,有些古语词在演变过程中词汇义发生较大改变,未经专业学习无法了解意义,那这些词语就不适合“古语今化”。比如“涕—眼泪”(前者为古语词,后者为现代汉语词,下同)、“鲠—(鱼)骨头”“高轩—显贵者/高的马车/高敞的长廊”等。有些词在古汉语可以独立成词,但是在现代汉语中已经不可以独立使用,必须和其他语素组合才可以成词,也不能随意今化,如“纵—纵然”“鸿—鸿雁”。这些不符合现代汉语规范,也不容易被大众了解的词,不建议直接进入流行歌词。
  通过泛时空化和古语今化的语言手段,实现庄典古雅,是中国风流行歌词有别于其他流行歌词的特征。
  三、歌词韵律与歌曲旋律特征和谐
  以中国风为显著特点的流行歌手周杰伦曾经说过:中国风的旋律最好听,其中的诀窍就是,谱曲填词,旋律的升降起伏跟每个字声调的升降起伏,虽然不必完全重叠,但是不能互相冲撞。[5]这说明了中国风歌曲旋律和歌词韵律之间注重和谐关系。同时也说明了中国风歌曲是“因声(调)谱曲”,歌词是更为关键的因素[6]。
  汉语在语音上最显著的特点是声调语言。歌曲旋律和歌词韵律的和谐首先体现在音高上,曲调走势和歌词声调的走势应该大体一致,至少不能相反。我们一般用五度标调法[7]来描述声调的调值,比如普通话中的四个声调阴平(又叫第一声)、阳平(第二声)、上声(第三声)、去声(第四声)调值分别为55(高平调)、35(中升调)、214(降升调)、51(高降调),在实际语流中声调会发生一些变化。优秀的歌词作者往往都可以做到这点,以陈小奇《烟花三月》为例说明[8]:
  从表1 中可以看到。这段歌词在语言和音乐旋律上都有四个分句,每个分句歌词音高最高部分和声调中的高调相对应,如“牵”是句中调值最高的两字(高平调55),对应的小节中最高音3,上声的“你”“手”是上声(214),不是声调中的最高调值,也没有出现在高音位置。整段曲调走势和声调走势大体一致。此外,每个分句甚至每个节拍上,词曲也是和谐的,主要体现在音乐上音强、节奏和语音上的重音、节律上的和谐。具体见表2:
  在语言学中,我们用音步来描述语言的节律单位。所谓音步,是语言节律中最小的单位,反映“轻重抑扬”的节奏,因而一个音步必须同时支配两个成分。汉语的标准音步是双音节音步,由两个音节组成一个相对轻重单位;三音节词构成三音步,四字成语俗语等四字格属于最小复合音步[9]。每个音步内有一个核心重音,一般来说,标准音步的核心重音在左,即重音格式為【Sw】(S表示重音,w表示轻音);三音节音步构成超韵律词的重音在第三个音节,重音格式为【wwS】,四字短语的重音格式为【Sw/Sw】[10]。另外,从词性的角度看,虚词(包括介词、助词等)一般弱读。除了核心重音,还有焦点重音[11],就是在一个语句中,需要强调的部分都可以重读。歌曲旋律也存在节拍轻重,歌词重音和节拍重音相呼应,两者就会和谐,因而有两条规则:一是虚词不能在强节拍上,否则就会不和谐;二是核心重音与节拍重音相对应。第一条是强制条件,第二条则不一定是强制性的。在以上的音乐片段中,歌词每个重音音节分别为“牵”“你”“手”“相”“楼”“水”“送”“扬”。这首曲是4/4拍,节奏特点是强弱次强弱,我们发现,虚词“住、的、在”不在强拍上,符合词曲和谐的强制条件;此外。除了“万”“下”之外,音乐的节拍重音和语音重音也是相吻合的(“水”“扬”均在三音节短语内,可作为焦点重音,原则上可以承载重音),符合词曲和谐规则。
  因此,我们认为,因声谱曲,歌曲旋律和歌词韵律在音高、音长、音强上的和谐,是中国风流行音乐作品的内在特征。
  “雅俗共赏”是中国风歌词区别于其他流行音乐的最大特征,满足了大众趋雅的心理需求,也是最具吸引力的地方。以往我们多从主观感受角度,来描述中国风的特点。从语言学角度看,中国风歌曲是有标准的。我们认为,优秀的中国风歌曲必须具备的语言特点是:符合现代汉语规范框架;古语今化实现通俗与庄典的平衡;因声谱曲实现词曲和谐。只有这样,才是形、神皆具的中国风作品。
  注释:
  [1]主流音乐门户网站和客户端的“风格”或者“主题”分类里有中国风“古风”这一类别,不同网站和客户端的命名不同。百度音乐称为中国风;网易云音乐和酷狗音乐称为“古风”;虾米音乐和QQ音乐分设中国风“古风”, 虾米音乐分别对中国风“古风”进行定义,主要区别为古风的歌词更接近古典诗词,调式上采用五声和七声民族调式,但这两种分类下的内容交叉较多。本文统一称为中国风。根据网友和门户编辑对中国风音乐的分类。
  [2]冯胜利.汉语韵律诗体学论稿[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161—163.
  [3][4]同[2].
  [5]周杰伦在《中国好声音》节目(后改为《中国新歌声》)当评委时发表的观点。
  [6]沈家煊.汉语“大语法”包含韵律[J].世界汉语教学,2017(01):04—05.
  [7]赵元任参照五线谱创造了“五度标调法”描写汉语的声调,用1、2、3、4、5来表示音值的高低,其中1表示声调中最低的音值,5表示最高音值。
  [8]李炜、石佩璇曾指出陈小奇《烟花三月》在词曲和谐的语言学特点,本文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分析其韵律和汉语轻重音特点的关系。
  [9]冯胜利.汉语的韵律、词法与句法(修订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27—29.
  [10]FENG,2017,Four character maxims(SIZIGEYAN四字格言),Encyclopedia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Vol4。
  [11]焦点重音,即语义上需要强调的部分,都可以重读。如“下扬州”是三音节短语,自然重音应该是“下”和“扬”,但如果要强调地点,“扬州”均可以重读,“下”可轻读。“扬州”内部的自然重音为“扬”重“州”轻。
  (责任编辑:刘露心)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224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