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网络下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现状及其对策

作者:未知

  摘 要 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人们接收信息的来源多元化,加之改革的深入,人们对信息的认识越来越多元化、自主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虽然网络对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开辟了新的路径,但也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同带来了不利的影响。对此,我们从学生、高校、政府和社会四个方面提出了相关的发展对策,为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形成提供帮助,推动大学生以健康正面的主流意识形态加入国家建设的主流中。
  关键词 新媒体网络 大学生 主流意识形态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识码:A
  1背景
  从理论的角度看,主流意识形态是指在一定时期内占社会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包括政治思想,道德观,宗教观等等。主流意识形态是思想的产物,是社会经济基础的一种反映。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在实践中,我们可以将主流意识形态定义为人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它主要是指人们对待周围事物的认识和态度,而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则是占主导地位的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必须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
  然而,在当代,伴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人们接受信息的来源越来越多,东西方文化发生猛烈碰撞。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们的主流意识发生着迅速地变化,加之改革的深入,使得信息全球化成为共识,人们对世界的认识更加全面,这使得主流意识形态的正确形成受到了很大的挑战,尤其是大学生的意识形态正处于形成阶段,如何引导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发展成为社会关注重点。
  2新媒体网络下制约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发展的因素
  2.1网络的多元化减弱了大学生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可
  随着网络的发展,新媒体的使用已经变得多样化。手机、电脑等已经逐渐成为新媒体网络发展的载体,尤其是手机,成为最常用的通讯工具,和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不可分割。作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的载体,网络本质上是无所不包的。新媒体网络文化作为一种新型的文化载体,包含来自不同国家,地区的文化。它既集成又趋同,具有自己的独特性。但是,同时也可能会使得真正有涵养的文学作品与低俗、充满暴力和色情的“垃圾”作品“不分彼此”地出现在人们眼前,使得人们难以分辨,尤其是还未真正步入社会的大学生。
  网络的多元化,使得呈现在大学生面前的文化也是多元化的。现如今的大学生们拥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面对新与陈这两种事物,作为新生代力量,大学生总愿意去尝试新鲜事物。在当今社会,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各国的文化交流越来越密切,加之网络文化带来的不同国家的文化冲击着大学生的视野,很多大学生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拥有更广阔的眼界,选择了出国留学,甚至留在国外生活。这种东西方文化的直接交汇,虽然给大学生们带来了新的认识,但也使得大学生们刚刚建立起来的世界观、价值观等受到了猛烈地冲击,大学生的主流意识慢慢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与此同时,大学生经历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大家更多的选择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去观察认识这个世界,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这个世界,特别是对一些约定俗成的事物,往往会选择用自己独特的思维去重新认识以及思考。大学生的意识形态因此逐渐呈现出多元化和自主化的趋势。
  2.2网络的共享性影响了传统教育媒体的地位
  目前各高校的主流意识形态教育课程科目,主要包括思想道德修养和法律基础、中国近现代史纲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以及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随着时代的发展,教育部对课程的设置包括内容、课程体系等进行了改革和调整,众多高校也渐渐在改变教学方式,以此来尝试摆脱以往的填鸭式教育,但总体来说,效果并不如预期那么明显,教学的内容仍较抽象化、难于理解。并且,即使是在新的教学模式下,教师仍起着决定作用,大多数学生仍是扮演着“听众”的角色而失去了选择的权利,这种单向强制灌输的方式使师生之间仍处于一种不平等的关系。那么这种关系下,教师对学生的喜恶情况、接受程度等仍旧凭借着以往的教学经验和一两次的应试考卷完成程度做出判断。而在网络中,由于信息的共享性和传播的迅速,这就使大学生们有更好、更快的途径来获取资源;此外,在网络中,每个人都可以用虚拟身份进行通信。这种虚拟身份不仅具有了网络给予的一定程度的机密性,而且还允许每个人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以想要的平等方式共享信息。所以,对于容易接受新事物的大学生而言,在享受更加平等、自由和不受约束的网络环境的背景下,通过学校课堂的统一学习接受主流意识形态的教育容易使大学生产生反叛心理。
  2.3网络信息监管的不足加剧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困难
  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人们越来越多的喜欢通过网络平台来了解这个世界,但是由于网络信息的来源渠道之广泛,网络信息如同大杂烩一般,鱼龙混杂。为了管理网络信息,一个全新的部门应运而生——网络监管部门。顾名思义,网络监管是对互联网的监督和管理。虽然,在2000年,国家颁布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但在实际管理中,似乎仍有些不足。在网络平台的实际运用中,不难发现,具有低俗趣味的色情、暴力文化随处可见,黄色网页时不时自动跳出,钓鱼网站、虚假广告更是层出不穷,由此可见,政府还不能实现对网络的全方面监管:一方面是由于各种网络信息的涌入加大了信息监管的难度;另一方面是我国的网络技术还未跟上信息传播速度;最后,我国的网络安全才刚起步,虽然已有法律条文对其加以规范和约束,但缺乏有效的执行,这让某些人钻了法律的漏洞,使得主流意识形态特有的体系受到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之路充满了艰辛。
  3新媒体网络下推动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健康发展的对策
  3.1大学生要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自我学习
  面对网络多元化带来的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多元化和自主化,大学生应加强对主流意识形态的个人认同。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认同感低的原因往往是缺乏对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思想、规范和其他内容的全面认识。多元化的网络,我们无法改变,但作為一名大学生,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是非和判断,摆脱盲目服从, 化被动接受为主动学习。面对网络信息的多样化,我们应该学会取其精华,去其槽粕。要关注充满正能量的网络文化,学会运用我们所学到的知识,认真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运用马克思主义进行理论实践,不断提高政治素养,深化我们的思想境界。学会关注时事,认清自己的历史使命,勇于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突出大学生的奉献精神,努力学习, 为中国梦的实现奉献自己的力量。   3.2高校要不断采用寓教于乐的新型教学方式
  高校处于大学生主流思想教育的主体地位,在主流意识形态的培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大学有效地开发所使用的教学方法尤为重要。针对网络的普及,高校应该将网络运用于教学中,将娱乐与教育相结合。全球化导致的思想多元化趋势不可逆,那么高校就要学会顺应潮流,不断创新教学:其一,使教学载体创新化。不再拘泥于课堂的教学,通过开放式网络教学平台,以图片、视频、音乐、故事等形式丰富教学内容,使主要的思想教育摆脱枯燥乏味的形容词,使学生能够主动学习并且喜欢学习;其二,使教学内容具体化。只有让马克思理论贴近生活、贴近日常,才能使大学生学会感知、领悟。因此,高校可以利用QQ、微信公众号、官方网站等主要娱乐平台开设栏目和节目,从而深化大学生的价值观,世界观和人生观;其三,使教学主体多元化。我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应该是每个人都要培养的三观,那么教师担任的往往应该是引领者的角色,教师应该用平等的身份去告知大学生我国的主流意识形态的核心,而不是用自己的意识、看法去多加干涉学生主流意识形态学习的进程和角度,这样更有利于大学生营造与教师沟通交流的自主学习氛围。
  3.3政府必须加强对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控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随着互联网思想斗争的不断深入,大学生受网络影响较大,同时又担负国家的希望。因此,对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的培养就显得尤为重要。政府应加强对网络的管理,为我国主流思想教育做好基础工作,使得大学生的主流意识形态建设在政府的引导下有序进行。那么净化网络环境,过滤网络信息,完善网络信息管理势必纳入计划:首先,要建立完善的网络准入制度,通过实名制过滤进入网络平台的人员,将网络不法分子和投机取巧之人拒之门外;其次,要完善网络监管制度,向大学生宣传何为正当网络行为,何为不正当网络行为,如何正确通过网络建立自己的主流意识形态。鼓励大学生向不良网络信息说不,积极浏览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属性的正确网络信息;最后,建立相关的问责制度,对于不良信息制作者,要坚决追究其责任,加大对破坏网络环境行为的惩罚力度,从而制造并且维护一个充满正能量的网络环境,为当代大学生的主流意识形态建立创造良好的环境。
  3.4社会层面要不断引导扩大网络的正能量作用
  大学生身处于社会,就需要并应该主动来了解社会时刻发生的事件。社会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这个缩影里有好有坏,社会要做的是弘扬正能量,将生活中的个人点点小善、微光融合成整个社会的大善,但同样,社会也应该去正视其中的不足,并敢于自我揭露、自我修复,而非粉饰太平。社会可以利用新媒体的力量,不断向大学生推送受大学生喜爱的、具有正面力量的文化,打造凸显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新时代氛围,通过舆论引导主流文化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由主流文化带动大学生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建立,引导大学生的主流意识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参考文献
  [1] 张彪.“互联网+”背景下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认同研究[J].思想政治与法律研究,2017(08).
  [2] 赵建辉.新媒体时代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研究综述[J].党史文苑,2016(11).
  [3] 李刚.新时期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认同的困境及对策[J].未来与发展,2016(03).
  [4] 王玲.新媒體背景下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认同研究[D].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12.
  [5] 王冬雪.信息时代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研究[D].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20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30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