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中国特色国家公园建设路径探索

作者:未知

   [摘要]国家公园是国家文明和民族文化的代表,是国民价值观的空间物质化体现,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核心价值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立足中国国情,新型城镇化背景下,探索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建设发展,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与中国城镇化目标相契合,分类型,分阶段,分地区的建设管理中国特色国家公园。
   [关键词]新型城镇化;中国特色国家公园;阶段发展;管理体制
  文章编号:2095-4085(2019)03-0175-03
   1中国特色国家公园建设综述
  自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至今,我国已建设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等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预计将于2020年,基本完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整合设立一批国家公园,基本建立分级统一的管理体制,形成国家层面的国家公园总体布局。国家公园体制的提出,旨在“加强对重要生态系统的保护和利用”,“保护自然生态系统和自然文化遗产原真性,完整性”。“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完善主体功能区配套政策,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
  国家公园建设试点至今,大部分国家公园的边界划定没有经过充分的科学论证和完整性分析。国家公园多以保护某类重要要素为主,而非完整性的保护。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面对我国人多地少,乡村原住民与自然共生的情况,问题转化为如何有效的划定国家公园的保护范围,改善孤岛化破碎化的自然保护地现状,形成合理完整的保护地空間网络。国家公园的保护范围是否包括保地自然特征地理范围内的乡镇聚落,国家公园内的原生乡镇聚落与原住民又应如何发展。
   2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城乡规划转型
  党十八大提出新型城镇化,提升城镇化的质量,转型发展高质量以人为本的城镇。“十九大”后,新型城镇化引领了城乡规划的转型,对城乡尤其是小城镇,乡村聚落的发展提出了的新的要求。主要表现为:第一,从城镇化严重滞后转向符合中国实际的新型城镇化,从土地城镇化转向为人性化城镇化。第二,在新时代背景下新型城镇化重点是人的城镇化与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生态文明与可持续城镇化,社会治理与制度创新,空间治理与空间规划。第三,新型城镇化从过去的“去乡村化”,发展为“记得住乡愁”,加强对整体文化生态的保护,传承历史文脉和地方文化基因。新型城镇化所构建的中国的乡镇聚落发展图景,是人文与自然相契合,文化与生态共传承,延续历史文脉,传递中国智慧的新家园。第四,就地,就近城镇化。
   3中国特色国家公园价值与内涵
  最早“国家公园”的概念由美国艺术家乔治·卡特林于1832年提出,旨在保护在美国西部开发中受到威胁的印第安文明和野生动植物。1872年,第一个国家公园在美国黄石设立,至今,全世界共建立了5576个国家公园[1],约560万km2。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国家公园定义为“大面积的自然或接近自然的区域,用以保护大尺度的生态过程,以及相关的物种和生态系统特性”。“是一个明确界定的地理空间,通过法律或其他有效方式获得认可,得到承诺和进行管理,以实现对自然及其所拥有的生态服务系统和文化价值的长期保护”。“典型特征是面积很大并且保护功能良好的自然生态系统,具有独特的,拥有国家象征意义和民族自豪感的生物和环境特征或者自然美景和文化特征“。“提供了环境和文化兼容的精神享受,科研,教育,娱乐和参观的机会”。国家公园,不同于单纯的自然保护地,是各个国家“独特的”,不可重复的,具有“国家象征意义”和“民族自豪感”的大面积地理空间。
  各个国家对国家公园的定义有所不同,设立国家公园的目的一致。一方面,用国家公园体现“独特的”突出的国家普遍价值,“国家象征意义”,表达“民族自豪感”。另一方面,国家公园作为自然资源的代际补偿,体现自然价值,改善环境质量。建设我国特色的国家公园,体现“民族自豪感”,兼顾代际补偿,不仅仅需要“关注生态系统完整性和原真性保护”[2],更需要展示“国家象征意义”,提升民族文化的自信,塑造展现中国国家文明及民族文化,中华智慧的物质化空间实体。
  中国作为连续数千年的文明大国,悠久的农耕历史展示出人与自然的相互交融,从早期的昆仑求仙,到山水诗,山水画到隐逸思想,到咫尺园林,无一不展现出中国人崇尚自然,以自然为美,寄情于自然的价值观。数千年的中华文明,是中国人在自然价值观下如何改造自然,利用自然,与自然共生的文明。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是中华民族的特点,是中华文明的本质,是中国真正“独特的”所在。中国特色国家公园,无论是自然特征为主的自然生态型,或是文化特征为主的文化遗产型,应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从自然的角度保护自然生态系统作为代际补偿,从文化的角度展示中国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体现中国独特的核心价值以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内涵。
   4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中国特色国家公园建设阶段[3-11]
  现阶段面对中国人多地少,人地矛盾突出的现状,城镇化的进程以及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是建设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关键。至2018年底,我国城镇化率达59.58%,城镇人口8.31亿,非城镇人口5.64亿[3],2017年末建设用地为39.59万km2,耕地面积[413.49万km2。巨量的人口分布在广袤的土地上,以就地,就近城镇化方式自下而上的推动发展新型城镇化,形成中心城区—中心镇—中心社区一般社区组合成的多层级城镇化空间体系。与此同时,建设发展中国特色国家公园,探索城镇化各时期适宜的国家公园管理体制,形成不同阶段的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管理办法与经营办法。
  美国从1872年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成立至今,已有140多年历史。纵向对比美国国家公园发展历程与美国城市城镇化发展阶段,如表1所示。纵观美国国家公园发展历程,美国国家公园发展与美国城镇化水平,美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紧密相关。
   1872—1915年美国国家公园发展的第一阶段即发展初期,在1861—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之后,工业化的资本主义获得了胜利,工业化快速发展,引发1870年二次工业革命,大量人口由农庄向城市聚集,旧的社会阶层被彻底打破,新的社会秩序开始建立。1872年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的建立,是工业化资本主义所倡导下新美国平等,自由的象征,是美国工业社会建立新秩序的象征。1916一1963年,美国国家公园发展的第二阶段。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人口快速聚集,1920一1960年,城镇化率从50%提高到70%。大量人口聚集于东岸,西岸以及五大湖区,其余广袤的土地成为荒野,成为野生动植物的乐园。经过近五十年的工业发展与污染,社会各界开始关注自然保护,达成了保护自然生态的共识。1916年,美国内政部国家公园局建立,制定了以景观维护和适度旅游开发的基础政策。1933,原属国防部,林业部的国家公园和纪念地划归国家公园局,扩大了国家公园的管理范围。1935年通过《历史地段法》,1936年通过《公园、景致和休闲地法》,加强了对历史文化和休闲地的管理力度。196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特许经营法》,在国家公园系统内开展特许经营制度,以此为象征,美国国家公园发展成熟。   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建设发展,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与中国城镇化目标相契合,呈阶段性发展的特征。结合中国城镇化发展水平,试将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萌芽期,2013年以前,城镇化率50%。第二阶段发展期,2013—2033年,城镇化率达70%。2013—2020年发展初期,探索中国国家公园概念,明确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核心价值,对以自然生态为主的自然生态型及以文化遗产为主的文化遗产型国家公园进行试点,探索不同类型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发展模式以及管理经营方法。2023—2033年为快速发展期,建立中国国家公园管理体制,逐渐整合资源,扩大国家公园的影响范围及管理范围,完善中国国家公园相关法律法规。第三阶段,成熟期,2033年之后,城镇化率70%以上。此阶段中国国家公园具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有完善的管理体制以及经营制度,中国国家公园体系成型。
   5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管理体制
  国家公园的管理体制的建立是回答国家公园如何保护的问题。这一问题产生的根源在于地方如何发展。美国国家公园建于荒野,地广人稀,采用中央集权模式;英国国家公园多建于乡村地区,采用中央集权与社区合作模式;澳大利亚国家公园由各州管理,原住民参与共同管理。各国根据国家公园的保护要求及地方发展诉求,形成了不同模式的国家公园管理体制。我国特色国家公园管理体制,应用于不同的国家公园类型,与国家公园的发展阶段相适应,与不同时期的地方发展相结合,亦采用分类型,分阶段,分地区的过程管理体制。
  根据国家公园的定义,将国家公园分为两种类型:以自然特征为主的自然生态保护型国家公园与以文化特征为主的文化遗产保护型,按两种类型的特征,选择不同的管理体制与社会居民调控方法,如表2所示。
   6结语
  国家公园是国家文明和民族文化的代表,是国民价值观的空间物质化体现,中国特色国家公园的核心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立足中国国情,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与城镇化阶段相符,分阶段的建设中国特色国家公园。
  建立中国特色国家公园,关键在于在城市化进程中进行合理的分流,在国家城镇化发展的各个阶段进行适合的引导,形成与人和谐相处的自然。以自然特征为主的自然生态型,在保育区及生态修复的关键性地区,可配合城市化进程在国家公园建设的各个阶段逐步进行生态移民工作,在其他地区,着重修复生态,控制人口,恢复人与自然和谐的关系,人与自然共生。为文化特征为主的文化遗产型,应尽力保护原生的本土文化及文化的原生环境,居民共建,共同管理国家公园。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Z].北京: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并印制,2013.
   [2]国家发改委、中央编办、财政部等.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发改社会[2015]171号)[Z].北京:发改委同中央编办、财政部、国土部、环保部、住建部、水利部、农业部、林业局、旅游局、文物局、海洋局、法制办等,2015.
   [3]国家发改委、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7[Z].北京: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2017.
   [4]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十九大报告,2017.
   [5]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展权:中国的理念、实践与贡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Z].北京:国务院新闻办印,2016.
   [6]国家自然资源部,2017中国土地矿产海洋资源统计公报[Z].北京:国家自然资源部印,2017.
   [7](美)理查德.福特斯。美國国家公园[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3.
   [8]严国泰,张杨,构建中国国家公园系列管理系统的战略思考[J].中国园林,2014.
   [9]杨锐.论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中的九对关系[J].中国园林,2014.
   [10]张庭伟,当代美国城市化的动力及经验教训,城市规划学刊[J],2013.
   [11]王蕾,苏杨,中国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政策解读[J].风景园林,20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314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