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福斯特资本主义生态批判理论对我国的启示

作者:未知

  摘 要:工业文明的发展是建立在资本积累的逻辑之上的,而资本毫无限制地扩张同自然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和环境承载能力的有限性之间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冲突。正是这种资本积累逻辑的无限扩张性破坏了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根基——自然,造成了能源短缺、气候变暖、物种灭绝、环境污染等严峻的后果,诱发了资本主义生态危机。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约翰·贝拉米·福斯特深入地剖析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产生生态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制度及其生产方式。对福斯特资本主义生态批判理论进行深入研究,能够帮助我们看清由资本主义制度所产生的生态危机的实质,更好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坚定社会主义制度,为解决我国在现代化发展进程中所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生态危机;生态批判;启示
  福斯特资本主义生态批判理论认为,资本主义无限制地追求经济财富的增长,不断进行资本积累的扩张逻辑是产生现今生态危机的根源。资本主义生产的方式和资本主义技术至上的理念,不但没有为解决生态问题提供办法,反而却加速了生态危机的恶化。资本主义制度在本质上是反生态的,在资本主义现存的制度中所提出的任何解决或者缓解生态危机的手段和方式的都是资本主义服务的,其目的仍然是不断进行经济扩张追求利益最大化。他提出要想改善和修复生态环境,就必须摒弃资本主义制度,并指出“一个符合人性、可持续的制度应是社会主义的,并且它应该建立在稳固的生态原则基础上。”[1]生态危机的解决需要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是改善自然环境、建设生态文明的有效制度。
  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飞速发展,我国无论是在政治、科技和文化等领域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随着快速的发展节奏,也带来了如土地沙漠化、森林面积减少、空气污染、水和矿产资源短缺、能源匮乏、物种灭绝等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问题。当前我国生态环境问题已经成为了急需解决的问题,面对当下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新时期的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更是进一步地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了改革发展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全局位置。通过充分学习和探究福斯特的资本主义生态批判理论,能够为解决我国在现代化发展中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提供一定的启示意义,促进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建设发展,也为全球性的生态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新思路。
  一、坚定社会主义制度,坚持可持续发展道路
  要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恢复良好的生态环境,必须坚持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指导经济社会发展的依据,“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中必须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2]福斯特的资本主义生态批判理论,为坚定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促进我国经济发展和保护自然生态环境,实现全面可持续的发展具有积极的启发意义。
  1.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走绿色发展道路
  要大力发展生态循环经济,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通过加强政府宏观调控能力,积极给予企业政策上的帮助和扶持,鼓励企业自主创新,加快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粗放型经济发展模式。加大科研力度,积极研发出可以改善生态环境的新技术,使科学技术成为建设生态文明的有益工具和强大手段。加快生态科学技术的研究与推广,把技术成果转化成为有效保护环境恢复生态的生产力,降低对环境的污染,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可持续发展。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并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指导,实现经济、社会和生态的可持续发展,做到人与自然能够和谐地相处,保护自然生态环境。
  2.完善生态管理体系,建立环境保护机制
  在生态文明的建设中,要积极构建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并不断完善生态环境法律法规制度。用加强生态政治监管的方式加强生态文明的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建设,以刚性制度约束不文明的生态行为,加大对破环生态环境行为的处罚力度,另外严格落实环境责任追究制度,尤其是对于刑事责任的追究,严惩企业违法超标排放废弃物,破环生态环境的行为。企业在生产发展的过程中应该主动承担保护环境的责任,自觉履行恢复生态的义務,加快创新成果生产力的转化,不断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努力减少对资源的浪费,降低对生态环境的污染,实现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的统一。
  3.加强生态文明宣传,促进全民生态文明观的形成
  加强宣传教育,使全体公民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意识水平全面提高,让生态文明理念在社会中蔚然成风。通过各种媒介和平台,向全社会传播并普及生态知识以及保护生态环境的法律等生态环保知识,逐渐提高公民对生态文明的认识程度,不断增强公民自身的生态责任感,从而在全社会树立绿色文明的消费观念,敦促公民良好生态行为的养成。在社会范围内倡导尊重自然、保护环境的理念,把自然当成人类依赖的朋友,把保护生态环境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自觉维护生态平衡,同一切破坏生态的行为作斗争,并且通过不断促进生态环境的改善和优化。
  二、警惕发达国家的生态殖民主义,维护我国生态安全
  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态帝国主义,将本国的生态危机转嫁给广大发展中国家,使广大发展中国家成为了资本主义国家的原料来源基地和生态垃圾的蓄污池,拉大了经济上的贫富差距,使得全球的生态环境恶化愈加严重,最终导致全球性的生态危机不断蔓延。在福斯特看来,资本不断积累的逻辑本性必然会导致从它对国内资源的掠夺扩张到全球范围的资源掠夺。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不同的国家在国际劳动分工中所处的地位不同。根据不同的经济发展程度,世界被划分成了中心与外围,发达国家为了自身的利益,通过资源掠夺的手段,加速利用其中心位置的优势来剥削处于劣势的外围国家,也正因为这种不公平的掠夺手段,使得环境危机愈发严重,破坏了全球生态系统的整体性。当资本主义国家意识到经济发展给自身生态环境带来的危害时,他们便把目光放到资源丰富且价格低廉的第三世界国家,通过殖民主义把污染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实现经济利润最大化,是资本主义不断扩张的最终目的,因此不断地扩大其世界市场成为他主要手段。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凭借着本国国内所掌握的先进技术和在经济地位上的优势,疯狂地掠夺着发展中国家的资源。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为了实现快速的资本积累和不断扩张,降低生产成本与本国治污成本花费,将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全部迁到欠发达国家中去,并且利用当地廉价劳动力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获取了巨额的利润,同时却把众多生产废弃物排放到发展中国家。使广大发展中国家成为了他们排放废物的垃圾池,承担了最直接的生态破坏的恶果。   从资本主义产生的那天起,外围的生态剥削就相应而产生了,因为在资本家的眼中,外围国家的生态资源就是可以变现成为丰厚利润的生产原料。资本主义国家利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通过不断地对外围其他发展中国家资源的掠夺,来填补它们本国国内出现的新陈代谢断裂。贫穷的国家失去的不仅仅是各种原料资源,更重要的是在其国内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新陈代谢的断裂,生态环境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将污染物排放到发展中国家的这种生态帝国主义行径造成了全球范围的新陈代谢断裂,最终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都难逃生态危机的厄运。
  福斯特的资本主义生态批判理论,深刻批判了发达国家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恶意推行生态殖民主义的行径,对我国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随着经济发展,中国已逐渐成为世界“制造大国”和引进外资的第一大国,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看中我国拥有的大量劳动力人口资源和优渥的自然资源条件进行跨国投资生产。目前,改革开放进入深水期、加入WTO走上世界舞台,我国已基本实现了全方位的开放,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外资巨大的推动作用,但我们要警惕随之而来的各种形式的生态殖民主义,保障我国进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
  面对外国资本的大规模涌入,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维护好我国生态安全。我国政府应该积极调整外资政策,引进外资应该权衡利弊,通过对国外资本的严格过滤和多方面控制,避免大量外资的进入对我国生态环境造成的不良后果。首先,我们必须看清资本主义的掠夺本性,防范和及时制止生态帝国主义的殖民与入侵,维护好我国的生态环境安全。要提高环境准入规则,设置生态壁垒,实时监控污染情况,避免我国成为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排放废弃物的垃圾池。其次,目前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综合国力也显著增强,迫切需要进行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升级。所以在引进国外技术的过程中要优先选择环保节能的技术类型,从而有助于改善我国的生态环境。
  三、加强国际合作,积极推动全球生态问题的解决
  当资本主义国家意识到经济发展给自身生态环境带来的危害时,便通过殖民主义把污染转移到发展中国家,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生态危机加剧了贫富差距和全球生态危机治理的挑战。随着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态侵略的所积累的资本越来越多,相应所产生的生态危机也越来越严重,并且对整个人类的生存也产生了巨大的威胁。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为进一步积累资本,对外围欠发达的国家继续进行大肆掠夺和剥削,从而使全自然资源變得匮乏,同时也给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污染,使得全球性的生态系统的整体性遭到了破坏。
  全球生态环境是一个不可分的有机整体,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难逃生态危机的厄运,应该加强国家之间的合作共同治理全球生态危机。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关心其他国家的共同发展并致力于全球性生态问题的解决,积极在国际环境会议的对话与交流中维护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利益,在全球生态环境保护中承担着更多的责任,展现了大国形象与责任担当。我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推动全球生态问题的解决。地球是我们共同生活的家园,保护地球生态环境是世界各国共同的责任,当今世界各国从自然环境、经济社会到国防外交,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全球环境危机的性质已关系到整个星球的命运”[3]
  全球生态问题的解决需要加强国家之间的合作,凝聚共识,为治理全球生态危机做出努力,共同营造清洁美丽的世界。
  参考文献:
  [1][美]约翰·贝拉米·福斯特.耿建新、宋兴无译.《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7月版第165页
  [2]刘振华.福斯特的生态危机理论探析[D].桂林:广西师范大学,2016
  [3][美]约翰·贝拉米·福斯特.耿建新、宋兴无译.《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7月版第61页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53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