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基于不同审美角度的古诗词鉴赏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中国拥有着灿烂辉煌的诗歌文化,因而是一个诗的国度。中国诗歌中融入了诗人对宇宙的思索、对生命的感悟,蕴含着诗人无尽的生命能量和全部的情感力量。本文从诗歌的审美这一视角出发,从诗歌的意境、语言和风格入手,解读其与诗歌的关系,从而多角度、多层次、多元化地对诗歌进行鉴赏,消除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对诗歌进行创造性的阅读和个性化的理解,帮助读者从审美的角度加深对诗歌的鉴赏。
  【关键词】诗歌鉴赏;语言风格;意境分析
  一、领略诗歌的语言美
  每一首诗歌都犹如一个有生命的建筑物,如同万里长城一般使人怦然心动,念念不忘;诗歌是浩瀚宇宙中一颗颗明亮的星星,不会因为其繁多而失去色彩,相反却是熠熠生辉,让每一个目睹的人心生敬畏,感恩馈赠。诗歌的精髓就体现在其语言魅力,语言是诗歌的载体,在诗歌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种重要性就体现在即使是哪怕一个字的更改,也会形成诗歌高下的悬殊和艺术魅力的大小。诗歌的语言不仅有丰富的想象力,还有明晰的概念,是诗人理性和感性的交织,那美酒夜光杯下碰撞出的是诗人的清醒和直觉,感悟的是理想和现实,也就赋予了诗歌语言一种动态的感觉。诗歌的语言犹如绚烂的星空,是绚丽多彩的,具有独一无二的美感,包括色彩美、形象美、音乐美和凝练美等。诗歌的音乐美体现在诗歌节奏的长短不一和参差有序,还包括韵脚的写意传神与句读的轻重对比。正是这种生动凝练的音乐美感成为了诗歌情感的根本。其音乐美,不会因为节奏韵律而有所局限,也不会因为诗歌的主题和内容局限,而是隐藏在深厚的语言文字背后。对音乐的描写,《琵琶行》中的“大珠小珠落玉盘”,那皎洁的月光已经浸入江水的凄凉处境可能才是对音乐美的最好诠释。而色彩美与音乐美是相互呼应、相映成趣的,诗人通过语言文字的巧妙组合,将读者的想象机能加以充分的调动,从而唤醒其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意识,进一步将作者带入极具个性化的联想体悟层面。不管是翠柳与黄鹂的错落协调,还是金鳞和黑云的强烈对比,其间都蕴含着诗人全部的力量和情感,因而其诗歌文字才得以焕发出最为强烈的生命力。詩歌语言的形象美,则是诗人把自己跳跃的思维寄托于广阔的天地,这是一种非常朴素、不露雕琢的美感。诗歌语言的形象美,寄予着作者对宇宙、对人生的思考,这是一个庞大且恒久的话题,因此其极富象征性和哲理性。语言的凝练美,则是在诗人的只言片语中品味人生百味,是“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的深明幽微,最终炼化而出的一种意蕴较为丰厚的境界。
  二、体悟诗歌的意境美
  对诗歌意象的描写和意境的创造,是诗人情感表达的途径。“无意不成诗,无境不成情”。诗歌是抒情的,诗人把自然与生活都涂上了自身的感情色彩,因此当二者在诗人的笔下相遇,彼此关照并走向契合,诗歌的意象也就随之产生。诗歌的意象是具体可感的,存在于具体的捕捉和描写,而诗歌的意境则是缥缈空灵的,它超越了具体的意象,使意象从有限上升到了无限,并启发读者展开联想,从而进入诗人所创造的广阔无垠、情感丰富的艺术空间。文学的高级形态之一便是意境,它有以下三个方面的特征。
  (一)情景交融
  这是创造意境的方式,把情和景加以有机的结合,便是创造意境的艺术,情景交融有三种不同的表现方式。一是情隐于景。诗人将强烈的情感隐藏在景色背后,仅仅借助于逼真的画面来加以表达,全诗看似与情无关,但实则情深意浓,最终形成“一切景语皆情语”。二是情中见景。诗人借助自身丰富的联想和想象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可以畅游的想象空间,似乎没有景,但景却尽在眼前,所有的文字都成为了可观、可感的画面,使读者身临其境。三是情景并茂。诗人把写景和抒情进行完美的融合,描写的景色浑然天成、不着痕迹,好似触景生情而引发感动,又似乎是因情见景而起于比兴。
  (二)虚实结合
  这是诗歌意境的一种结构特征,一部分是对景色、情感和意境的实写,另一部分则是由实写所创造的审美想象空间,也正是由于诗人将二者进行了完美的结合,才将诗歌的语言艺术推向了顶峰。
  (三)韵味无穷
  这是诗歌意境的审美特征,韵味是诗歌美感必不可少的一个因素,同时也是意境的一个突出特征。它主要是由物象、情感、语言和风格所共同构建的美感效果,从而赋予了诗歌意境一种韵味无穷、耐人寻味的审美特征,最终唤醒读者对美感的追求,把读者的思维和情感引入心灵的深处。
  三、品读诗歌的风格美
  风格指的是诗人对语言文字的驾驭和创作个性,诗人通过对文字的排列组合,在其诗作中展现出来的并被读者认可和接受的一种独创艺术的审美享受。对诗歌风格的了解和把握有助于更好地理解诗歌的语言特点和情感基调。虽然长期以来对诗歌风格的探讨有着多样的角度,比如,有的是从诗歌的表达方式、修辞技巧和语言结构等角度进行研究,还有的则是从诗人的精神气质、人格性情以及禀赋才情等内在的根源加以理解,但实质上生活个性和创作个性并不能划等号,而且诗人的创作个性也不能直接转化为文学风格,因此需要将上述两个视角结合起来,从行文的笔性和语言的格调去探究并把握诗歌和作者的风格。此外,对于诗歌风格的品读还需要从主体和客体的相对性出发进行理解,因为作品风格往往会受到作品题材和意旨的影响,只有这样才能对诗歌风格进行更好的品读和把握。
  参考文献:
  [1]杨秀文.浅析古诗词鉴赏角度[J].课程教育研究,2018(03):51.
  [2]常琤.诗词鉴赏与审美感知[J].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7(33):16~17.
  [3]吴亮.如何提高中学生对古诗词的鉴赏能力[J].语文天地(初中版),2016(8):45~46.
  [4]张媛.中学生古诗词鉴赏能力培养策略[J].人文之友,2018(13):213.
论文来源:《新智慧·下旬刊》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04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