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清风 健笔如龙

作者:未知

  认识健龙兄不觉十余年了。恍惚记得是在合肥的一次书法展览上,遇到两位面容俊朗的青年书友。大家相谈甚欢,互报姓名,乃江健龙与郭刚举也。自此订交,并且健龙兄成为我在合肥联系最多的朋友。
  合肥古称庐州,今亦有二庐:介庐与结庐。介庐是卢红星兄的斋号,现在是许多书友在合肥的“据点”;健龙是“介庐拾古”之一,我也是介庐常客了。结庐即结庐书社,许多社员与我都是好友。每次去合肥,健龙都约我跟大家聚聚,喝酒或是喝茶,谈书法也聊些其他。坦白说,对于长年蜗居一隅的我,省城这帮兄弟的礼遇是很有温度的。时间久了,我似乎对去合肥有了某些期待,还觉着打扰一下他们不仅心安理得,而且必不可少。
  与健龙还有一次相聚了数日。这次不是在省城了,地点居然换作了首都北京。2014年8月,健龙和我一起被北京水墨公益基金会提名为“安徽十大青年书法家”并赴京参展。这次活动见到了在京的众多书画名家,尤其是安徽籍书画同道。也借此机会,以更高的眼光审视一下自己的创作,健龙和我都深觉受益匪浅。活动结束后,健龙一家应邀去大草原游玩,他热情地邀请我和夫人同往。我们因事要赶回蚌埠,也错失了一个深入交流的机会。不过,今年的安徽省青年书协换届,我們一起当选副主席,今后的交集肯定越来越多。
  文艺如人生,能引为同道并交往、砥砺的朋友不外两种:一为物以类聚型,一为优势互补型。前者称良友,后者称畏友。我与健龙兄属于前者,大家对书法对文化,乃至做人做事的态度都颇多相近。
  以我的了解,江健龙堪称安徽当代青年书家中书风最为雅正的一位。“雅正”一词初用于文学,有“典雅”“纯正”“规范”之意,后被引入书画艺术。明人项穆《书法雅言》则专论书法之雅正精神,他将雅正书风与儒家文化审美价值相结合,强调书法“成教化”“ 助人伦”的文化价值。这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及书法艺术最主流的价值标准。
  健龙兄的雅正之气浸透于其人、其言、其行,更贯于其书。他接受过中国美院规范的书法学科化教育,后来执教于高校。这些经历与其天性相合,对其书法风格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健龙兼擅各体,楷行草皆一承王系帖学。观其作品,笔法严谨,气息渊静,格调古雅,迥异时人。
  如此人书合一的健龙,常常给人以面对古人之感。若是在古时,健龙本可以这样自然生成以待人书俱老了。可今天的书法生态已然发生了巨大变化,书法的日常书写退位于艺术展示,这或许给健龙带来了些许苦恼。当然,也可能是他觉得自己需要补充某些“不安分”的元素,因此近年来他的笔下呈现出了一些变化。如原本取法“二王”、赵孟的小楷加入隋唐写经,行草书转学更加激越和变化的黄庭坚。健龙是亳州利辛人,那里是道家先贤老子修真传道的地方,则生长于斯的健龙其实理应融合儒道文化。所以这种书法上的变化肯定是有益的、必然的。
  我始终认为,“人”在文艺中居于首要地位。才情、学养、道德绝对不是“字外功”,而更应视为我们书法修炼的必由之路和终极目标。当书法教育日益普及,资源信息海量流通,青年才俊一茬茬涌现,展览和媒体上充斥着各种“网红脸”作品,江健龙如一股书坛清流,从容地书写着属于他的那份古意和平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29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