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克罗威尼礼拜堂湿壁画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乔托在斯克罗威尼礼拜堂中栩栩如生讲述圣经故事和圣徒传说,并把他们描绘成生动的、令人信服的故事。其湿壁画将细节置于自然环境中呈现在我们面前,就好像确实发生过一样,有着过去绘画中无法表达的温柔与感伤的情绪。
  关键词:乔托   湿壁画   圣经故事   生活化
  中图分类号:J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0-0020-02
   斯克罗威尼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現位于意大利境内帕多瓦市(Padua) ,古罗马帝国竞技场 (Arena) 的遗迹旁,因此世人也称其为竞技场礼拜堂。始建于1303年,银行家斯克罗威尼命人建造该教堂作为他父亲的安葬之地,由于他父亲曾有放债行为,不能举行耶稣教葬礼。1305年乔托完成佛罗伦萨圣母大教堂的钟楼设计,移居帕多瓦期间受雇用圣母和耶稣的生平故事为斯克罗威尼礼拜堂的墙壁绘制壁画。
   在这组湿壁画①(fresco)中充分展现了乔托的叙事天赋,从地板到天花板,分布着始于祭坛所在端的《圣母领报》,终于礼拜堂最西端《末日审判》的三十九幅壁画。建筑拱顶处绘有蓝底金星象征着天堂,南北两侧的墙壁分别被分为三条水平带,由上往下分别记录了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及其父亲早年的生活,耶稣在人间布道、感化众人、传播上帝思想的事迹,最底部则描绘的是其受难、死亡、复活的过程。拱顶及四周墙壁整体以蓝色天空为底,人物及衣着则偏向黄色系,辅以红黑色稳定画面,而叙事壁画下方的墙壁看起来像是装饰着雕像的白色大理石镶嵌版,但事实上也是乔托所绘湿壁画的一部分,这些状似雕塑的壁画则是七宗罪②与七美德③,可见其短缩法如火纯青的理解和运用。
   对于乔托来说,这一发现使他得以改变了整个绘画的概念。他能够造成错觉,仿佛宗教故事就在我们眼前发生,因此再像以前那样,看看以往所画的相同的场面,把那些有悠久历史的样板修改一下另派他处,就不能获得满足了。他采用的很像是方济各教修道士推荐的做法,修道士在传道时规劝人们在读《圣经》和圣徒传奇时要在心里想像一下:木匠一家逃到埃及时,或者主被钉在十字架上时,那个景象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他不把那一切都很新颖地设想出来决不罢休:如果一个人参与了这样一件事,那么他怎样站立?怎样举动?怎样走动?而那样一个姿势或运动在我们眼睛中应该是什么样子?
   他摒弃了当时流行的传统惯例,比如采用头部和身体的四分之三的视角来绘画人物,于此相反的是他根据故事情节需要,用人物的身后,侧面或者人物转身的方式来表现人物,大量运用背影侧面像丰富画面结构。通过对人物自然状态的表现取代以大量的金粉颜料和复杂的装饰,给观赏者留下强烈印象,让观赏者感觉到戏剧性的张力。在这些壁画中开始看见透视法的运用,开始可以看见不同人物的不同表情,这些都是在14世纪初期几乎从未见过的绘画技巧。他巧妙地运用不同的颜色来区分不同人物的特征,就像是天使们身上代表神性的白色,人间耶稣布道时常披的蓝色意味着智慧,而在圣经故事中亲吻耶稣的犹大身着代表着背叛的黄色。
   《犹大之吻》取自圣经故事④,画家用戏剧性手法,将矛盾尖锐对立的双方耶稣与犹大置于画面的视觉中心,其余人物分列两旁,作对称式向着中心主体人物,画家以众多人物的复杂场面展开,显然是要借这一题材来表现生活的黑暗与光明面,以期体现正义与邪恶之间尖锐的冲突。作品选取的正是犹大吻耶稣的瞬间,画面上的人物众多,人物表情各异,耶稣疑虑以至厌恶的心理,犹大虚伪且带着一丝胆怯的神色都被表现得十分生动。罗马军人举起武器,一片紧张嘈杂的气氛,富有戏剧性效果,不像中世纪的作品那样冷漠、严峻而毫无生气。
   在周围复杂的人群中,犹大的黄色大氅明亮而醒目,犹大抬手紧紧抱住耶稣,要与之亲吻,使斗篷形成扇面形的褶纹由疏到密向上集中,将人们的视线引向耶稣和犹大对立的面孔上。在耶稣身后的使徒彼得⑤,抽刀割掉了敌人的耳朵,更增添了这场斗争的紧张气氛。为了使群像人物有主次,画家在用心探索明暗表现和物体的体积感,上部深蓝,下部褐色,造成一种沉重的黑暗感,以渲染这种斗争的紧张气氛。乔托在这幅壁画上开始摆脱了中世纪宗教、神学的控制,那种僵直、教条的神化形象被富有生活气息的世俗人所代替。
   而从《哀悼耶稣》中我们则可以领略到乔托将构图与意义的完美结合。这一层同《犹大之吻》相同,位于礼拜堂壁画的最后一层,恰巧与观众视线等高,这样的布置显然是为了让观众能够更加清晰、贴近的感受耶稣从受难到复生的过程,由此宣传教义使信徒更加虔诚。《哀悼耶稣》这幅作品表现的是人间耶稣与圣母、门徒永别的场景,虽然这个事件未在福音书中提及,但到了中世纪末,已经在拜占庭艺术与中世纪艺术中出现了多个版本。
   乔托的这幅《哀悼耶稣》具有该事件典型的悲剧性气氛,不仅是从人物姿态与表情可以看出,一定程度上画面构图与形式也发挥着作用。⑥画面整体基调分为两个部分,上半部为在环绕着天使的蓝色天空,下半部分是画面的焦点所在,围绕着耶稣遗体的众人,二者之间有从画面右上方三分之一处斜下的山坡连接。位于下方中央位置处,有一蓝绿色衣着弯下腰的人物,他与斜伸向下方的山坡一同,将人们的视线,聚集在了耶稣与圣母的脸上,耶稣苍白赤裸的身体同圣母悲戚的表情、深色的衣着形成强烈的对比⑦。简洁的背景、淡漠的色彩与毫无遮蔽的天空都传达着阴郁的情调。乔托将表情哀痛凝固的哀悼者同云朵间自由飞舞的小天使并置在同一空间中,给人以巨大的对比反差。然而天使狂乱的飞动轨迹却透露出强烈的不安,山坡上光秃的树则暗示世间万物都为耶稣的死感到悲伤。    正如我们在斯克罗威尼礼拜堂中所见,乔托他对于空间课题的掌握令人感到惊奇。这可能是第一次在画面上出现以一个视点构建舞台,按照几何计算来安排空间布局。一反从12世纪开始便崇尚的苦修与禁欲,他并不认为信仰耶稣就必须使普通信徒深刻的体会到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痛苦,他致力于画面的栩栩如生,描述的故事成为经验在人们的记忆中,他关心人类的生活,讲述圣经故事和圣徒传说并把他们描绘成生动的、令人信服的故事。⑧他准确地抓住事件的本质,把细节置于自然环境中呈现在我们面前,好像他确实发生过一样。
   在斯克罗威尼礼拜堂东端唱诗班席拱门上方的《上帝圣父⑨》并不是壁画,而是一幅嵌板画。一圈天使围绕着上帝圣父的宝座,旁边的小天使正演奏欢快的天乐。上帝圣父是幅嵌入墙壁的板画,被用作一扇门,因为这座小教堂每年圣母领报节(三月二十五日)上演《圣母领报》奇迹剧,到时候可以打开,让圣灵之鸽从里面飞出来。
   1306年乔托完成对于礼拜堂内部的湿壁画装饰,因为湿壁画是由石灰泥为底,加以彩色矿物颜料着色,整体直接曝露在空气中,容易受到空气湿度、温度的影响而发生改变,再加上礼拜堂在历史上一度曾被废弃又经历多次战火的洗礼,内部壁画遭到严重的损坏,后经长时间大量惊人的修复才呈现出如今的面貌,参观时还是能看出有些部分已经无法复原,但就其现存恢复过后的礼拜堂湿壁画,还是令前来的观赏者瞠目结舌,可见其原貌的精美。
  注释:
  ①湿壁画:这样称呼是由于必须趁着灰泥还是湿的时候,把它们画在墙上。
  ②七宗罪:天主教教义中提出“按若望格西安和教宗格里高利一世分辨出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恶行”。罪行按严重程度递减依次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和暴食。
  ③七美德:天主教位列出的七种世人值得称赞的总结,与七宗罪相对立的人类所拥有的7种美好的情感,如下:忠诚、希望、慷慨、正义、坚韧、节制、节俭。
  ④耶稣门徒中的犹大把耶稣出卖给罗马总督,并与罗马总督定下暗号,即他主动与耶稣接吻,罗马军人见到这一暗号,便立即逮捕耶稣。
  ⑤彼得:原来是加利利海边的渔夫,成为耶稣最初的门徒之一。在耶稣死后,彼得成为使徒中的领导,使徒彼得、约翰与主的兄弟雅各,被称为教会的三大柱石。
  ⑥[美]H·W詹森:《詹森艺术史》,艺术史组合翻译实验小组译,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3年,第440,442页。
  ⑦[美]H·W詹森:《詹森艺术史》,第451,452页。
  ⑧[瑞典]海因里希·沃尔夫林:《古典艺术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导论》,潘耀昌、陈平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5,177页。
  ⑨上帝圣父:基督教基本信条三位一體中的第一位。
  
  参考文献:
  [1][英]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M].范景中译.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4.
  [2][瑞典]海因里希·沃尔夫林.古典艺术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导论[M].潘耀昌、陈平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3]秦颂.世界上下五千年[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6.
  [4]傅雷.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7.
  [5][美]H·W詹森.詹森艺术史[M].艺术史组合翻译实验小组译.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70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