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派二胡”的艺术特点与发展探析

作者:未知

  摘要:20世纪60年代以来,在油达民、鲁日融、关铭等前辈的努力下,极具陕西地方音乐特色的“秦派二胡”实现了不断发展。与此同时,这一音乐风格凭借其规模性演奏、创作团队等特征,在民族乐派中令人眼前一亮,并赢得了国内外音乐艺术爱好者的广泛青睐。本文通过阐述“秦派二胡”的艺术特点,对“秦派二胡”的发展提出作品创作创新发展、建设专业演奏队伍、重视专业教育开展等建议。
  关键词:“秦派二胡”   艺术特征   发展
  中图分类号:J632.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0-0009-02
   二胡是我国民族乐器的重要代表,有着十分悠久的发展历史。新世纪以来,“秦派二胡”处在稳定发展阶段,不管是创作及演奏,均呈现出传承、发展、创新的态势,在教育、理论研究等方面,也收获了长足发展[1]。伴随我国二胡理论研究的不断发展,“秦派二胡”艺术越来越为广大专家学者所关注,由此必然可推动“秦派二胡”艺术整体的发展。由此可见,对“秦派二胡”的艺术特点与发展进行研究探讨,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一、“秦派二胡”的艺术特点
   (一)“秦派二胡”的创作特点
   对于“秦派二胡”的创作特点而言,可结合其结构和调式音阶特点两方面内容展开分析。其中,在“秦派二胡”结构方面,结合众多“秦派二胡”作品的结构特点而言,主要包括有三段体、奏鸣曲以及变奏曲式等类型。三段体指的是由三个乐段组成,且各乐段均展示着不同音乐间起承转合的变化。常见的三段体“秦派二胡”作品包括有《渭河畔》《红军哥哥回来了》《迷胡调》等。奏鸣曲式主要特点在于呈示部中的两大主题要构成对比性。常见的奏鸣曲式“秦派二胡”作品包括有《渭北叙事》《秦中吟》《曲江随想》等。变奏曲式指的是在追求全面统一音乐思想理念的引领下,对主题音乐进行反复变化处理,其通常可分成两段式或者多段式。常见的变奏曲式“秦派二胡”作品包括有《采花》等。在“秦派二胡”调式音阶特点方面,“秦派二胡”作品的创作是以秦地地方戏曲、民俗音乐等为主要元素依据的,以地方戏曲为元素的“秦派二胡”作品中主要采用的是宫调式、徵调式,以民俗音乐为元素的“秦派二胡”作品中主要采用的是商调式、微调式。其中的微调式包括两种较为独特的音阶,即为“欢音”音阶和“苦音”音阶,它们通常表达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外感情。
   (二)“秦派二胡”的演奏特点
   “秦派二胡”的艺术魅力主要在于其充分扎根于地方文化土壤中,覆盖面广地吸收入了该片土地上各式各样极具代表性的艺术精华,并转化成自身的创作源泉,使其作品呈现出慷慨激昂、刚柔并济、洒脱含蓄的艺术特点。“秦派二胡”借鉴、汲取了陕西戏曲、唱腔音乐的风格,形成了其独特的演奏技术特点,包括有滑音、搂弦、揉弦及运弓等。其中,滑音可划分成回滑音、上滑音、下滑音等,这些形式滑音的快慢及幅度受乐曲实际需求所影响,可表现出多样丰富的效果。搂弦作为“秦派二胡”的一种重要演奏技法,其可划分成二度搂弦、三度搂弦及四度搂弦,这一技法源自对板胡演奏的借鉴,可演绎出风格鲜明、色彩浓郁的特点。揉弦是“秦派二胡”中极具魅力的一种演奏技法,其可发挥调节音律、彰显乐曲韵味及美化音色的作用。运弓可表现刚韧、厚实的发音,为了突出“秦派二胡”作品的豪迈洒脱、高亢委婉,由此要求在演奏时要尤为注重提高擦弦的力度,要将力量有效沉下来,从而做到刚柔并济。
   二、“秦派二胡”的发展
   (一)作品创作创新发展
   不论是何种音乐形式要想实现发展,均离不开创新,“秦派二胡”亦不例外。因而,必须要推进“秦派二胡”作品创新的创新发展。首先,“秦派二胡”在音乐元素选择方面,在民歌、戏曲基础上,还可引入其他各式各样形式的音乐类型。就好比,“西安古乐”中所涉及的对应古琴曲、音律,它们的演奏技法与“秦派二胡”尤为近似,并且旋律如同人声,这些元素尤为契合现代音乐发展趋于民族传统性的目标,可供“秦派二胡”作品创作进行学习借鉴。其次,近些年,在二胡作品创作领域,涌向了大量的协奏曲作品、狂想曲作品,一方面这些作品引入了民族音乐的元素,另一方面又不同于二胡作品的传统创作形式,在调性曲式上进行了有效创新,由此可推动了二胡作品创作的创新发展[2]。而结合“秦派二胡”发展历程而言,众多作品在创作阶段无不进行了有效创新。所以,不可故步自封地认为“秦派”一词便彰显了自身音乐形式的独特性。“秦派二胡”的发展,不可被狭窄的空间所束缚,必须要不断开展改革创新。
   (二)建设专业演奏队伍
   “秦派二胡”的发展,离不开专业演奏人才的有力支持,因而必须要加强建设专业演奏队伍。在“秦派二胡”专业演奏中,可将其演奏能力划分成独奏、合奏、重奏、协奏等各项内容。其中,合奏、重奏、协奏等演奏能力与演奏实践有序紧密联系,高校可通过设置弓弦乐合奏课程,并采用室内乐的表演形式进行适时考核,除此之外,还可通过组织民族管弦乐队的大型演奏活动,为演奏人员提供演奏实践平台,进而促进培养演奏人员的团队协作能力。而对于独奏能力的培养,高校可结合不同层次的演奏人才开展有效针对的训练,诸如培养他们学生各种阶段各种风格的二胡乐曲及曲种,提高他们对各式各样剧种民族弓弦乐器演奏的能力,等等。更需要予以重视的是,应当加强对秦地演奏人才對极具地方特色的“秦派二胡”作品演绎的培养,“秦派二胡”是历经长期历史文化积淀所形成的极具陕西民族民间音乐特色的一种音乐形式,专业演奏人才的培养更应当有效发挥现有文化、艺术、人才资源等方面的有效优势[3]。另外,还可邀请“秦派二胡”有代表性的人物开展学术性讲座,适时组织听现场版陕西民族民间音乐,诸如戏曲中的秦腔、陕北民歌等,感受纯正的陕西民族民间音乐。再者,还可将陕西民族民间音乐学习纳入进必修课,并与陕西民族民间音乐家、艺术等开展系统交流学习,使专业演奏队伍可从艺术层面来演奏“秦派二胡”作品。    (三)重视专业教育开展
   为了推进“秦派二胡”的发展,还要提高对专业教育开展的有效重视。推进“秦派二胡”专业教育开展,首先,可将二胡教材划分成多种不同类型,包括传统性乐曲、现代乐曲、风格技能型乐曲等,并引导学生全面系统地选择学习该种类型的乐曲。对于“秦派二胡”乐曲的学习而言,应当引导学生加强对风格技巧练习曲、风格乐曲等的学习训练,并确保取得良好的学习效果。其次,注重培养学生的演奏能力、视奏能力。在实际教学过程中,提高对视奏训练的有效重视,使学习民族音乐的学生不再只是单纯看简谱,转而可形成良好的线谱视奏能力,并不断提高学生的学习效果。与此同时,调动起学生学习京胡、板护等拉弦乐器的主观能动性,由此有助于开拓学生专业面,发挥拓宽思维及提高演奏技能的作用,并且还有助于学生就业。最后,注重培养学生为艺术服务的意识。引导学生在不断提高自身演奏技巧的同时,还应当加强对音乐内涵及其艺术性的深入领会。不论是哪一首“秦派二胡”乐曲,均表现出一定的风格性,这是理论与技法的有机融合,不仅彰显了二胡的旋律性,还彰显了二胡的韵味。而演奏者必须要追求做到将这些旋律性、韵味有效融入进每个音符、乐句中[4]。学生必须要学习好这些音乐理论,方可更好地对“秦派二胡”乐曲进行演绎。
   三、结語
   综上所述,现代社会的不断发展,离不开一系列互补有价值文化的有力支撑,“秦派二胡”有着独特的艺术特点,其艺术文化内涵值得传承和发展。因此,“秦派二胡”相关人员必须要不断钻研研究、总结经验,提高对“秦派二胡”艺术特点认识,加强对“秦派二胡”发展面临相关问题的深入分析,推进作品创作创新发展,建设专业演奏队伍,重视专业教育开展,积极促进“秦派二胡”的健康稳定发展。
  
  参考文献:
  [1]张明.浅谈秦派二胡音乐的艺术特点及其发展趋势[J].乐府新声,2016,(02):222-223.
  [2]顾晓莹.浅析“秦派二胡”的艺术特色——评《秦派二胡艺术研究文论(精)》[J].新闻爱好者,2017,(08):105.
  [3]徐婷婷.浅谈“秦派二胡”的艺术特色[J].音乐时空,2015,(14):85.
  [4]高维骏.浅析秦派二胡的创作风格——以乐曲《秦风》为例[J].黄河之声,2018,(05):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706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