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周霞:你和自己之间隔着一个沙盘

作者:未知

  希腊圣城德尔菲神殿上有一句这样的箴言:“认识你自己。”苏格拉底认为,认识你自己是最困难的事。但一个沙盘,可以让认识自己成为一件相对简单而直观的事情,如同镜照一般。
  沙盘治疗是一种表达性及投射性的心理治疗方法,透过运用特殊的沙盘媒材作为非口语媒介 ,来发现及处理内在及人际的议题。近年来,被广泛运用到心理咨询、心理治疗、身心疾病的治疗等方面,还在人力资源开发、团队锻炼等诸多领域发挥作用。
  在沙盘师周霞看来:沙盘,就是给与你一个被全然接纳可以自由表达和投射的空间,治愈、成长水到渠成。
  几节沙盘课后,自闭症儿童居然把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塞到了沙盘师手中
  一年来,作为淄博自闭症公益援助中心会员,朴方智达家庭教育机构沙盘治疗师周霞每个周都要从济南到淄博给自闭症儿童进行沙盘治疗。
  5月末,在一次沙盘导师的研讨会上,周霞提到了一位自闭症儿童的变化:在开始的几次课上,这个孩子扬沙子、随地小便,做的沙盘都是破坏性,车辆是倒的、碗是反扣的、人在沙子里埋着没有了头;几节课后,孩子开始能做出完整的沙盘,旗子和树终于在沙盘中站立了起来,和家人的交流也有了进步。另一位沙盘师则谈到,一位自闭症儿童刚开始时各种哭闹破坏,但几节课后,这个孩子居然把自己一直随身携带不停抚摸的小玩具悄悄塞到了沙盘师手中,这意味着他对她的接受。在自闭症儿童中,这种接受意味着他与外部世界的连接。
  沙盘疗愈的原理是通过图像来激活记忆。在沙盘游戏中,自闭症儿童通过构建图像、调整图像、表达图像,让左右脑不断沟通,形成治疗。一个6岁的自闭症儿童在做第三次沙盘治疗时,不知道哪个玩具触动了什么,开始哭泣。第四次他开始和周霞进行眼神交流,开始说话。另一位12岁的自闭症儿童在1年的沙盘治疗后,攻击性动作、抽动性动作开始减少。在周霞看来,每次做沙盘治疗,就是给了孩子一个无条件的充分关注,孩子感受到滋养,感觉到安全,才会呈现自己。家长们往往觉得很神奇,好像治疗师什么也没干,孩子就好转了。其实所谓的什么都没干是一种无条件的接纳和关注。当然,治疗师并非真正的无为,在和孩子建立关系后还是会用发问、停止等手段进行干预。
  自闭症儿童往往表现为不同程度的社会交往能力缺陷、语言发育阻碍、刻板的行为方式以及狭隘的兴趣等等,其突出的障碍就是缺乏情感和与人沟通的能力。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要求,不能理解他人的语言和非语言的信号。而沙盘治疗室是用沙子和玩具来表达来访者的内心世界,不使用口语表达,仅通过肢体语言、触摸和各种场景造型投射出心理需要表达的内容,这对于自闭症儿童而言,是一种更为方便和直接的表达与投射。
  在沙盘治疗的过程中,周霞发现,几乎所有的自闭症儿童一开始都无法理解并执行沙盘师的要求。他们一开始会在沙盘室内乱扔沙子和玩具,不能按照要求做完整的沙盘,缺乏在沙盘中构造场景的能力,而且会对家人表现出极度的依恋。但渐渐地,家人离开沙盘室他们也不哭闹了,知道把玩具放到沙盘里进行摆放,接受了“规则”并和外部世界开始连接。
  在《突破象征的困惑——沙盘心理治疗新探索》一书中,作者常承生认为,目前心理学界普遍认同沙盘治疗对自闭症儿童有特别的疗效,原因也在于自闭症儿童能够用沙盘媒介把自己的情绪、情感发泄出来,把封闭的心灵内部世界以图像的形式表现出来。
  表现就意味着看见、意味着疗愈。所以,“全国高等医学院应用心理学教材”《心理治疗》一书有言:沙游戏有两大主要应用方向——临床诊断性研究、临床治疗。在这一点上,周霞等自闭症公益援助会员,感受尤其深刻。自闭症儿童一开始是我行我素不理不睬,渐渐地开始和治疗师有了肢体接触、眼神碰撞,甚至肯把自己心爱的东西分享,这种变化是显而易见的。
  游戏是所有儿童的天性,也是儿童主要的活动形式和探索世界的桥梁,因此游戏很容易被儿童接受,儿童的投入与合作程度是任何其他形式的治疗无法达到的,自闭症的儿童也是一样的。对于自闭症,国内医学界长期以来都是进行改善性的康复治疗训练。但感觉统合的训练和ABA行为训练等都是属于物理性的反复感官刺激训练。著名的小儿科医生及精神分析师东纳·温尼科特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能够恢复游戏能力,那么他的心理困扰就开始走向痊愈了。
  经常做沙盘游戏,自闭症儿童的想象力会逐渐增多,动手能力日渐长进,言语能力也会逐步提高。在游戏中体会到欢乐后,他们才能逐渐消除对他人的胆怯和恐惧,从而把游戏中的快乐迁移到日常生活中。
  周霞在给自闭症儿童做沙盘治疗中,特别注重耐心、不催促不要求,这种最大限度的“允许”给了自闭症孩子极大的安全感,也给了孩子极大的支持。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认为:我不相信任何人在不被接纳的环境之下,能够轻易茁壮成长,我们都想要被理解和接纳。和一个懂我的人在一起,对我来说是多么轻松,而我似乎常有相反的经验,如果其他人不是真诚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去信任他人。
  自闭症儿童是这样,所有的儿童、乃至成年人都是如此。而沙盘,就是给与你一个被全然接纳可以自由表达和投射的空间,治愈、成长水到渠成。
  沙盘里没有说教,不会形成二次伤害
  关于沙盘治疗,不同流派有不同的认识,但所有流派的共识是:沙盘适用于所有的人群。沙盘可以帮助有心理问题的人进行心理治疗,也可以帮助正常人心灵成长,缓解压力,看到自己的情感和思维模式,从而更改自己的内在模板。当然,对于语言尚不熟练的儿童、语言表达有障碍或患有失语症的成年人、经历过创伤的人、对艺术表达敏感的群体以及部分精神病患者有特别的效果。
  在周霞的沙盘治疗中,她发现这一治疗对中小学生有着特别的优势和效果。家长和孩子、老师和学生,就角色而言,是不可能平等的。当孩子心里的情绪和挫折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心理问题,表现为学习上的不专心、沟通上的各种障碍。因为没有被看到这些现象背后的真实原因,孩子往往不接受说教,被认为是不听话、不乖。孩子对权威型父母或老师的畏惧,又让他们不能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真實情绪。这样的沟通往往无效甚至引发矛盾。   而孩子在面对沙盘的时候,怎么放玩具、怎样构建场景都是可以的,游戏中也没有评价和判断、没有目的性、没有压力,完全是自由的;他面对的不是老师、家长,只是沙子和玩具;他投射和表达内心是通过沙盘而不是咨询师,如何表达、表达到什么程度都是由自己控制的。即使无意识地呈现出自己的内心世界,也是在治疗师的催化促进下的自我觉察。这和家长、老师自上而下的说教是完全不同的。
  譬如一个孩子的沙盘出现了一条凶恶的狗。在陈述这条狗的时候,孩子说:狗很厉害,它一出现,别人都不敢说话了。咨询师问他:为什么不敢说话了。这个孩子想了想说:老师就是这样的。
  这样的孩子,如果他不能表达和投射出对老师的畏惧,你就无法对症下药,是不可能让他爱上学习的。
  另一个孩子所做的“旅游”沙盘里,没有人,全是破坏性的东西。不用说,他的人际关系出现了问题。周霞问:你看到这个盘,有什么不舒服的。孩子自己想了想,发现没有人。他自己在添加了游客和朋友后,感觉舒服多了。这样的自我觉察和调整显然比来自长者的指责和说教更有价值,也不会形成二次伤害。
  周霞在学校给孩子们做团体沙盘时,有个孩子总是喜欢把别人放上的玩具更换位置、藏到沙里。在讨论环节,其他孩子就会客观地谈到这一举止给自己带来的不舒服。由于游戏环节的设置,这个孩子只能等到其他孩子发表完意见才可以表达自己。对孩子而言,这是一场游戏,所以都能真实地表达自己的看法,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的情绪模式展露无疑。而这个把玩具藏到沙子里的孩子,也因为游戏环节的设置,有机会听到客观、直接的他人评价。因为这是一个游戏,他可能不会像平时在班级和同学发生冲突时一样激动,也不会怀疑治疗师和游戏伙伴像自己的师友一样对自己有偏见,反而能够静下心来看到自己和他人的关系,从而成长自己。即便当时不接受大家的意见,但他看到自己和别人的模式,会在以后的生活中逐渐觉悟。 比如,和同学相处时,别人的哪些行为最容易引起自己强烈的情绪反应?这些触动和自身以往的经历有何联系?怎么接纳不喜欢的人和意见?而沙盘治疗师一样可以通过观察这些孩子对玩具的选择和放置、对自己和表达、对别人的态度,来看到这个孩子的情绪和创伤,从而形成比较中肯的认识。
  不管是做个人沙盘还是团体沙盘,持续几次之后,孩子的行为和精神状态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改变。有的开始懂得遵守秩序,有的会主动拿起书本。
  也许,他们不懂得自己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也不懂得为什么自己在做完后感觉这么舒畅,但在制作沙盘时,他们受本能的驱使,无意识地创造出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机会或无法展现的世界,从而让自己压抑的心理能量得以释放。他们也通过自己营造的场景,看到自己的人格模式并自行调整。所以,做过沙盘游戏的孩子,会越来越会游戏,越来越快乐,想象力丰富并更有礼貌和秩序。
  团体沙盘治疗在成员互动中把内在和人际议题投射表达出来,在治疗师的催化促进下,启动个体对自己内在和人际的觉察,并在团体能量和成员智慧的帮助下发展,促进个体成长和团队凝聚力的增强,常常被用于团队建设和人力资源管理开发。不止一次地,周霞在团体沙盘中看到冲突升级,有的人甚至摔门而去、跳上桌子,充分展示自己的模式之后,带着这份觉知回到现实,人就会发生很明显的变化。
  发现你的情绪按钮
  沙盘,能够帮助我们与自己、与他人、与外界建起一座沟通的桥梁。
  一位来访者做了一个名为《回家之路》的沙盘。沙盘中,有国外景点、城市文化场馆、寺庙、饭店,最后是老家的院落。在来访者的描述中,这是她和孩子的暑假行程。比较特别的是,这个沙盘中,有她和现在的孩子,而在老家的院子里,却有来访者已经去世的奶奶和幼年的自己。本来是休闲,但在来访者的描述中,渐渐透露出一种疲惫的情绪,要带孩子去这么多地方,她其实感觉到非常疲惫。而在同一场景中出现了生者和死者,也出现了来访者幼年和现在的自己。周霞问来访者,如果拿掉其中的一个自己,会怎样?来访者犹豫半天不肯拿走,说:如果没有自己童年的美好记忆,老家的房子就非常衰败了,这个童年的自己代表的是一段美好的无忧无虑的记忆。斟酌再三,来访者还是认为现在更重要,就拿掉了幼年的自己。在和周霞的交流中,来访者逐渐拿掉了国外的景点、寺庙和饭店,当沙盘中只剩下城市文化场馆和老家时,来访者终于感到舒服了。她自己就自然说出这样的话:没必要做个事事周全的妈妈,太累了。不如少去几个,开心点,好好休息。这个想法一直隐藏在她的潜意识深处,被做个好妈妈的要求所覆盖。这也让她不胜重负,甚至想回到童年。如果不是这个沙盘,她可能不会看到自己真实的想法,也不会下定决心砍掉行程。
  另一位来访者在《温暖的家》中,其他家人的形象都很写实,唯有她和女儿的形象是天使造型。在描述完自己的沙盘后,在和咨询师的交流中,她自己就不知不觉地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帮助的人太多了,亲戚朋友都需要我的帮助。咨询师问:为什么太多了。来访者沉吟后说了一些需要自己帮助的对象,越说声音越小。后来,咨询师问她怎样才能感觉舒服,她把自己的形象由天使换成了裙装现代人。尽管她没有再说什么,但这是一个颇有象征意味的调整,意味着她认识到自己现实生活中,用了太多能量去关注他人,忽略自己,潜意识里已经不堪重负。而我们并非天使。
  一位男士来访者的沙盘中,妻子是坐在吧椅上休闲地品酒,而儿子则坐在自己的肩上,父子俱欢颜。在和咨询师交流后,他成为一个背着画架的站立者,孩子只是欢快地跟在一边。他一边更换一边说:原来感觉妻子高高在上,我自己带孩子很累。替换后两人关系平等,孩子也不再是一个人的重负。
  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协会主席茹斯·安曼在她的《沙盘游戏中的治愈转化:创造过程的原理》一书中说:当我们意识到一种情绪之前,我们的身体就已经做出反应了,而不管这种情绪是什么,是由什么引起的。我们的手在特别的场景遇到特别的玩具时,身体记忆迅速反应,我们选择的任何玩具和场景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和我们的某个情绪或某个场景或某个模式有关 。沙盘中所表现的意象,会营造出来访者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的对话,从而激发治愈过程和人格发展。在这个意义上,制作沙盘、调整沙盘、描述场景、讨论和探索,就是催化来访者觉察和改变的过程。
  周霞在给他人做沙盘治疗过程中,无数次遭遇来访者的自我觉察,或者是自言自语,或者是图形调整。每个人都会在这一过程后感到舒服许多。令人满意的心理治疗是“关于在生命中你所渴求的一切事物,以及你如何不经意地让自己更努力地达成这些目标。在帮助之下进而看到,你所寻求的改变早已在你内心,并且去確认与欣赏永恒事物的闪亮,那就是你的核心。”
论文来源:《齐鲁周刊》 2019年2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825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