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虚幻盏盏灯(散文)

作者:未知

  被裹挟在寒风料峭的浓稠夜色里,我跟随涌动的人群,朝着五光十色的一束束光奔去,仿佛要冲破黑暗抵达心的方向。举头远望,一轮明月与千盏彩灯相映成辉,身旁一张张笑脸变得格外生动祥和,暖意不由得从心底徐徐升腾,仿佛清泉里游动的小鱼儿。路边冬眠的柳,一副刚刚苏醒的样子,慵懒地摇摆着柔软的身姿,低眉顺眼地打着哈欠。走近了,借着明亮的灯光,才蓦然发现婀娜的柳条已探出戋戋嫩芽。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已经不远。迎春千盏灯,就在眼前,它们仿佛是光的精灵,既凝结浸润着民间艺术大师的智慧,也象征吉祥团圆,牵引着一双双惊喜的眼睛,步入奢侈的华美,更似点亮了儿时梦境,有一种如云若仙的虚幻缥缈。
  一盏一匠心,一灯一华年。气势恢弘的“鯉鱼跃龙门”超大型互动灯组,似有缔造吉尼斯纪录的态势,夺人眼球的四条黄河之鲤威风凛凛地从水面腾空而起,幻化成逆流奋进的腾飞之龙,势不可挡。借势而造的鸳鸯荷花灯安闲一侧,耳边仿佛传来一曲温婉动听的《荷塘月色》。游走在密集的祈福树和各种植物勾勒出的千亩“梦幻森林”,恍若置身于一个童话世界,误入了一片神秘璀璨的生态时空。转身走出森林,迎面相逢的大胆表白“我爱你”灯组,闪烁着温馨雅致的光,LED灯闪烁的心形之下的造型,更是惹人遐想,英俊少年单腿跪下,手捧鲜花,正向心爱的少女吐露心声,诉说衷肠……
  “你看,传说中说的炫彩宫灯!听说,这是十几位非遗传承人历时60天,手工扎制而成的呢。”行走在前的一位眼镜男手指不远处的彩灯,对携手的红衣女子低语。
  “真是慢工出巧活儿,盛世宫灯,美轮美奂!”红衣女子发出由衷的敬意。
  我不禁跟随他们的言语,放眼望去。那一盏盏炫彩宫灯全部由特色瓷器组成,古老的彩灯艺术在声、光、电、气、动的新科技新理念的巧妙运用下,焕发青春之美,绚丽多彩。
  千盏彩灯,置于水中;灯组造型,覆于地面。动静结合,灯中有景,景中有灯,河水清且涟漪,曲径通幽,与富丽秀美的彩灯融为一体。一盏盏彩灯像神祇种植在人间的一个个秘密,也像遗落红尘的一束束夜来香。也许,此时此刻,那神秘的神祇正躲在暗处,嘴角浮上一缕淡淡的笑意,凝望着这场用心设计的喧嚣热闹。心想至此,我不禁信口诌来一首《观灯》:飞龙腾空斗地寒,水映五色荡柳烟。树海楼蜃幻如梦,奇形异影醉似仙。金銮空中凌云起,宝殿月上落尘寰。玉骨雅器更炫彩,童叟笑颜乐喧阗。
  倏然间,一片如云似霞的紫色天空闯入眼帘,仿佛春天从天而降。我怔怔地看着,忍不住抛弃了往日的矜持,脚步轻盈地奔向前方,仿佛奔向一个久别的梦。仿真紫藤花配合LED漫天星及追光灯带,让人分不清哪一串是悬垂的紫藤,哪一串是幸运的重逢,哪一串是旖旎的美梦。哪个追梦人不是虚幻一场的人生呢?从呱呱坠地到繁华落尽,每个人都演绎着生死起伏的不同落幕。心灵追梦的历程,也是从出发到归来的荆棘之路。沉醉思忖间,不禁想起苏轼的词: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全能的绝世才子何尝不是咏人生之短促,叹壮志之难酬,悲人生之寥落,发出人生虚幻的深沉喟叹呢?
  记得曾读过一则《盲人挑灯》的小故事。有位盲人夜行时,总是持灯一盏。路人百思不得其解,好奇问他,为何眼盲而挑灯?盲人答,为行人,也为己。怎讲?夜路没有灯照明,行人就如我等盲人一样走在黑暗里。这盏灯,既给别人照亮了路,也让别人看到了我而不会误撞我。
  手持一盏灯,心中便有情。
  盏盏彩灯簇拥着纷至沓来,如同一个个音符,我每走一步都会发出会心的吟唱。华灯耀世界,璀璨梦光影。走在缥缈梦幻的彩灯长廊,如行走在天上的街市。不知哪盏彩灯曾被神仙幸运地手提云游,哪盏灯笼会照亮万里鹏程。琳琅满目的彩灯使人眼花缭乱,混迹于喧嚣的人群,我独自边走边想,这盏盏彩灯也许是复制的天界宝物,或是便于各路神仙视察人间献上的一场活色生香的视觉盛宴;儿时记忆里那些会说话的老柳树、下凡人间的花仙子、王母蟠桃宴上腾云驾雾的英雄神仙大聚会等神话,似乎被一个个唤醒,复活起来。
  灯笼闹春是儿时最美好的记忆。我曾好奇地问母亲:“挂灯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母亲笑着告诉我:“灯笼始于何朝何代,早已不知。每逢过年,咱家门前总要悬挂两盏灯笼,居右的叫‘进家灯’,迎接先人回家;居左的叫‘出路灯’,照亮子孙似锦前程。”我听了以后,常常天真地眼望着相映成趣的两盏灯笼发呆。长大后,我独自站在月亮之下,每每想起两盏灯笼,就默默地想:这一盏叫爸爸,那一盏叫妈妈;这一盏叫恩师,那一盏叫学生;这一盏叫兄弟姐妹,那一盏叫知音好友……如今,我终于渐渐明白两盏灯的更多含义,一盏叫耕耘,一盏叫收获;一盏叫快乐,一盏叫烦恼;一盏叫责任,一盏叫义务……门前灯笼拥有的丰富禅意,蕴含无穷。
  如梦似幻的童年早已渐行渐远,今晚恍若又重返梦境。梦,是幻觉。无论是《红楼梦》还是《西游记》都似一场虚幻之梦,只是梦境内容不同,有的梦是独有伊甸园土崩瓦解地破灭,子孙离散,落花流水,最终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有的梦则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方脱胎换骨,取得真经,梦想成真。唯有爱,能导航,让梦飞翔,舞得欢畅。
  沉浸在自我世界里,我边走边想。夜空骤明,抬头仰望,礼花满天。
  “快看,多漂亮的烟花!”
  “啊,焰火秀开始了!”
  身边传来的欢呼声把我从自我世界里惊醒。有时,能够点亮眼睛和心灵的不是最亮的星星,而是在黑暗里呐喊的人。仰望着一束束如日如灯如闪电如雷鸣的烟花,时而如流星雨漫天洒下,时而如银蛇出洞四处流窜,时而如梅花绽放夜空……这一簇簇升起的焰火,是兴致浓烈的仙女在天上散花,还是她们洒下的欢笑变成的温馨的祝福,馈赠给无言之美的大地?我痴痴地仰望如海的夜空,任想象泛舟遨游。
  缥缈的夜空犹如历史长河,绽放着无数憧憬的遐想,我寻觅着哪一束在“为天地立心”,哪一束在“为生民立命”,哪一束在“为往圣继绝学”,哪一束在“为万世开太平”。在幽幽夜空里,我仿佛又看到了百日维新的“戊戌六君子”,看到了“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看到了“岁寒松柏,至老弥坚”的孙中山,看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他们都是中国历史长河里最明亮的灯,最永恒的星,用热血抒写变革变奏曲的先驱,身体力行地为后人指路。   一切都会过去。无论荣辱成败都会过去。波涛汹涌的大海潮起潮落,最终你会看到沙滩的宁静;狂风大作尘沙飞扬之后,舔舐累累伤痕的依旧是削平棱角的时间。黎明到来,再华美的彩灯也会随之黯然失色,一弯新月随之淹没在阳光里,唯有白昼轮回。无论拥有踏实简朴的一捧泥土,还是云海明空华美的海市蜃楼,无论拥有骄傲成功的荣光,还是沮丧失败的阴影,每个人都是滚滚红尘里的一个匆匆的过客。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也是一种自由之境,牵挂繁多反成累赘,拽住了飞翔的羽翼;简约素净,或许能长途跋涉走得更远。即使探索了宇宙一辈子的霍金,最终还是回归至时间深处。我们在有生之年有限时间里,品尝过酸甜苦辣,周游过生命最大的疆域,若能做一盏有情有义的明灯,倔强地照亮自己,也呵护照亮过别人,便是优雅的知足,便是对这个世界的深情。
  “为了不断向前走,我得相信那不是蜃楼。”周云蓬在歌曲《幻觉支撑我们活下去》里这样唱道。正如清醒冷静的人做不了艺术,幻觉是支撑我们活下去的力量。我们用幻觉支撑了许多苦难的日子。痛苦里,希冀阳光的灿烂;苦闷时,凝望青草上的露珠。虚幻是黑暗里生出的一束光,照出心灵迷失的方向。虚幻似乎也有别名,如錯觉、梦想、憧憬、希望……它给我们提供各种各样的暗示,热爱生活,甚至像夸父追日般执着。文字何尝不是“虚极静笃”里思想境界的空灵呢?我们把负重的人生移交给虚幻的文字,乘着想象的翅膀遨游,沉浸文字游戏之中,偷偷地过一把隐秘的瘾。茫茫人海里的每个人何尝不是凡尘里的一束光呢?虚幻盏盏灯,像极了一场人生大梦,也恰似散落在红尘中的浪漫谎言,天一亮,梦醒十分,谎言也会不攻自破,湮灭消失。
  走出迎春灯展现场,身处阑珊夜色之中,远眺万家灯火,忆起梦幻般的华彩灼灼,一种身体的漂浮感油然而生。人有时需要像神话里的美丽公主,重新活一次,不管明天是否还要继续。今夜,我逃离了现实的束缚,名利的诱惑,陶醉在华美的彩灯世界,流连在心中的世外桃源,如一个任性的孩子,追寻短暂的欢乐时光,让生锈迟钝的心灵遇见春光,邂逅那个似曾相识的自己。原来,内心还有童心不泯,欢喜自在,还有一对想飞的翅膀,只要遇见了光,便会一直向上飞翔,飞翔!
  作者简介:
  傅彩霞,山东平度人。自199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在全国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评论等近2000篇。有多篇作品入选全国文学年度选本。著有散文集《芸窗漫笔》《彩霞正满天》,小说集《方向》等。改编出版世界文学名著六部。
论文来源:《大观·东京文学》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90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