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影片《寻梦环游记》主人公的三重人格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运用弗洛伊德的三重人格理论,对影片中主人公米格尔人格塑造和转变的历程进行详细分析,并得出,米格尔正是遵循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的基本层次进行展开、塑造。大致历程包括:本我状态、超我状态与自我状态。
  关键词:《寻梦环游记》   米格尔   弗洛伊德   三重人格理论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8-0155-02
  一、影片《寻梦环游记》的基本内容
   由李·昂克里奇执导的3D动画电影《寻梦环游记》,以墨西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亡灵节为灵感,该片讲述了出生于一个墨西哥村庄的12岁男孩米格尔关于追逐梦想和人生意义的故事。米格尔自小就有音乐梦,希望自己长大以后梦想成为音乐家,然而不幸的是他生活在一个视音乐为洪水猛兽的大家庭之中。米格尔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冲破束缚逃离了家庭,去寻找已故的歌神德拉库斯。在逃离的路途中,米格尔遇到一场意外,无意间穿越到了亡灵国度之中,并且得知自己在太阳升起之前,必须得到一位亲人的祝福,否则就将会永远地留在这个世界里。就在此时,他意外地遇到了魅力十足的落魄乐手海克特,也渐渐发现了德拉库斯隐藏已久的秘密,随后二人在五彩斑斓的神秘世界开启了一段奇妙非凡的冒险旅程。
   二、影片《寻梦环游记》中米格尔的人格分析
   米格尔在经历了整个事件以后,也使得自身的人格结构完整而稳定,契合了弗洛伊德的理论价值。著名精神分析学的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认为:人的心灵拥有感情、思想和欲望的进程等,并认为这些都是都可以是无意识的[1]。后来弗洛伊德不断完善自己的学说体系,最终系统地提出并阐明了他著名的人格结构理论,即人格结构由本我、自我、超我三部分构成。
   在通常情况下,本我、自我和超我是处于协调和平衡状态的,从而保证了人格的正常发展,如果三者失调乃至破坏,就会产生危及人格的发展。[2]从本我、自我与超我三个角度对米格尔的成长过程进行分析,从三重人格角度剖析米格尔的人格成长,帮助观众可以从新的角度赏析影片。而在本次影片中导演已经把米格尔的三重人格结构处理得非常巧妙,三层已经达到平衡与和谐的地步。我们可以把影片中主人公米格尔人格塑造的环境分为两部分:第一个是现实环境,另一个便是亡灵世界。从现实世界进入到虚拟世界,再从虚拟世界到现实世界,这便是米格尔人格塑造所经历的变化,具体分析如下:
   (一)本我主导——人物最原始的愿望
   “本我”是最原始的、无意识的心理结构,它是人出生时人格的唯一成分,也是建立人格的基础。它位于人格的最底层,并且由遗传的本能和欲望构成,包括各种原始的欲望,其最大的特点是无意识的。影片中在本我的主导阶段,米格尔表现出了他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愿望——狂热的崇拜偶像、玩音乐,这种爱音乐的想法是他保持积极狂喜的生命状态的重要动力,因为“我们整个心理活动似乎都是在下决心去追求快乐而避免痛苦,而且自动地受唯乐原则的调节”。
   但是这种压抑的情绪对于米格尔而言,随时有爆发的可能。正如弗洛伊德曾经提出潜意识(也称无意识)的概念,它是指那些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能变为意识的东西,比如内心深处被压抑而无从意识到的欲望。即所谓的“冰山理论”:人的意识组成就像一座冰山,露出水面的只是一小部分(意识),但隐藏在水下的绝大部分却对其余部分产生影响(无意识)。在经历长时间的心理斗争,米格尔终于表现出原始本能的冲动,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逃离了家里,并说出此后绝不会把自己的照片放在家里桌上供奉的话语。从此,米格尔在本能欲望的促使下与家庭彻底割裂了关系。
   (二)超我主导——心灵成长的守望者
   “超我”是本我的对立面,代表的是社会道德,变现为道德化的自我,与上文“本我”相对应,它控制人的行为,使其符合社会规范的要求,是一种超道德的理想境界,它位于人格結构的最高层,既可以抑制本我的冲动又可以对自我实行监督,使得自身成为道德化的自我。[3]“本我”表现出盲目且强大,但代表社会道德以及行为规范的“超我”会一直制约与干扰它。在亡灵世界的米格尔逐渐过渡到弗洛伊德三重人格理论中本我的对立面超我的表现。在进入亡灵世界以后,他经历了漫长的痛苦和迷茫的时期。直到最后米格尔识破德拉库斯的阴谋以后,他才慢慢醒悟,原来一直以来自己热爱的偶像竟然是杀害自己亲人的凶手,这是对自己内心深处本我的践踏和否定。在经历这些事情以后,他开始褪去本我时期的不理性、丧失理智的冲动和盲目,转而开始审视自己的音乐梦想、并且对生命和及家人有了更深理解。
   在影片的中后期部分,米格尔认识到完成梦想不能光靠自己的一意孤行,还需要家人的陪伴、热爱与支持。[4]这种甘愿为理想和家人勇于奋斗的精神即是超我的表现,以及个体的理想化自我,以理想原则监督本我的行动。而这种“超我”的精神之柱,在米格尔心里就像灯塔上的守望者,指引着米格尔不断地追寻理想而纯粹的音乐梦和温情的家观。
   (三)自我主导——米格尔的能动意识
   “自我”是相对于本我而言,它位于人格结构的中间层,通常是在后天通过一系列的社会实践具备的社会责任和思想道德品质,是由于接触周围环境与自身学习而发展起来的,其功能作用是负责监管本我,调节“本我”和“超我”之间的矛盾,“自我”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本我”的要求,但并不会违反“超我”所代表的道德准则,并使得人类遵从现实原则。人类会经历三次死亡:第一次是生物学的死亡;第二次是社会宣布你死亡;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离开这个世界。对于米格尔来说,这一次的亡灵世界之旅对他内心人格和价值观来讲具有非凡的意义,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到生命、梦想、家庭的意义。因此,回到现实的米格尔,为了让自己曾祖父的灵魂免于在亡灵世界彻底消失的悲剧发生,他早已不在乎家人曾对音乐下的禁令,在自己的家人弹唱起《remember me》这首歌曲。因为有比这更高贵和崇高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完成,那就是让自己的祖母想起父亲在小时候写给她的这首歌曲,从而让亡灵世界里的曾祖父免于灵魂消失的悲剧,这也是影片中最为之动容的情节。    影片中米格尔的本我体现在不计后果、孤注一擲的崇拜哥神和音乐,超我追求的是纯粹而美好的音乐梦想并成为一代歌神,而在本我和超我之间的米格尔是面对现实,米格尔的自我能动的功能就在于平衡和满足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而在影片的结尾,他也让我们明白梦想和亲情不是永远对立的。
   “动画电影作为电影艺术形式之一,不仅需要良好的制作水平,更需要丰富的文化内涵来提升作品的感染力”[5]。本文通过弗洛伊德三重人格理论对影片《寻梦环游记》中主人公米格尔的性格形象进行深刻地分析,我们可以从中更加全面的了解这个角色,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视角的不同就有不一样的结果。在生活里, 人们通过语言传播[6]。而这个角色语言的感染力对人物的塑造无疑是成功的,因为透过米格尔三重人格的转变,我们可以领悟到回忆与遗忘的情感核心,家庭和梦想的矛盾纠缠,以及死亡与回忆的意义所在,但最终传达给我们的是爱与亲情,这是能引起任何年龄阶段的共鸣,也是人类永恒的追求。“人类自我意识和主观情感便与外在对象相一致,达到主客体协调和物我同一的境界,人便产生了审美心理活动”[7]。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米格尔人格发展的过程,从“自我”到“超我”的人格转变,是现实中我们每个人必经的一个过程,并且在现实中从两者之间找到自我的平衡,实现自我理想和梦想。
  
  参考文献:
  [1][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M].周丽译.武汉:武汉出版社,2014.
  [2]张传开,章忠民.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述评[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87.
  [3][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新讲[M].高觉敷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87.
  [4]汪瑶.生态存在论视角下的桂文化探微[J].汉字文化,2018,(13):69-71.
  [5]王全权,周碧琬.论国产动画电影中传统文化的美学价值及其影响——以动画电影《大鱼海棠》为例[J].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04):17-21.
  [6]黄慧敏,吴成晨.浅谈话剧《早餐之前》中罗兰太太的角色塑造[J].大众文艺,2018,(15):119-120.
  [7]周碧琬,王全权.论宗炳“澄怀味象”的生态美学思想[J].广西社会学,2018,(03):66-7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979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