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

作者:未知

  摘要:《这个杀手不太冷》是法国导演吕克·贝松转向商业电影的成功之作。影片所选择的警匪题材融入法国电影特有的影像风格,兼具市场与艺术双重性质。不管是影像风格、题材选择、人物设置,都展现了吕克·贝松在追求市场效应的同时,坚持的艺术追求。作为新巴洛克派的法国导演,吕克·贝松十分注重影片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统一。使影片在追求丰富人物的内心世界、拷问是非善恶的标准的同时,回归了人性的本来面貌。
  关键词:《这个杀手不太冷》   影像风格   题材   人性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8-0157-02
  “20世纪90年代之后,美国进入了‘后工业’时期,文化工业,特别是电影、电视、广告等视像工业的发展,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传统的价值观和影像时空概念。进入后工业社会的电影,在形象成为消费品的同时,观念也成为一种消费品。于是,种族歧视、毒品泛滥、政治腐败、暴力色情等元素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大量涌入了电影画面。观众在走出影院后,在心里留下的不再是恶人受到惩处、正义得以伸张的慰藉感,更多的却是迷惘甚至悲观。强盗片的变异是类型片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类型片维持自己生存的制片策略。但强盗片在‘观念’和‘范式’上都变得更加复杂,电影导演的个人讲述进一步形成强盗片在成规中的更多个例。”①法国导演吕克·贝松的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作为强盗片的亚类型,“在参照典型的犯罪题材影片的基础上有所超越。与常规犯罪片类型模式类似,该片同样以暴力不法分子为主人公,以现代都市为背景,表现社会边缘人群的生活状态,追求暴力美学,以悲剧结局;但在《这个杀手不太冷》中,杀手莱昂和少女玛蒂尔达不是邪恶、反社会和反人道的。他们对抗的不仅是法律,而是(腐坏的)暴力机器;‘不杀女人和小孩’的杀手莱昂对比残酷屠戮妇女儿童的‘坏警察’史丹,正义的天平必然倾向莱昂。”②
  一、影像风格
   《这个杀手不太冷》的影像格调保留了法国电影特有的手法,在具备商业价值的同时,也极具艺术性。影片一开始就将男主人公的身份告知观众,这个终日以墨镜示人的男人,是一位名杀手,并且出手干脆利落,令人胆寒。对于莱昂来说,这是一条回不了头的道路。他位于暗处,只有一盆植物沉浸在阳光下。每当换一个地方,他总要带着这盆植物,这是他唯一可以作伴的朋友,他的孤独在日常的消磨中慢慢溢出。但他是克制的,他选择坐着睡觉,一有动静,随手就能拿到枪防备。他极度敏感,听力优于常人,他的生活不容许有一分一毫的偏差,否则便是致命的。对于观众来说,这种性格极具诱惑力,人们迫切希望探究莱昂的内心,企图找到他的破绽,又格外地同情这个杀手,希望他得以幸福。
   “作为‘新巴洛克派’,吕克·贝松在《这个杀手不太冷》中十分注重形式元素的运用。全片大量使用以金色为主的暖色调和明亮的光线照明,异于其他犯罪题材影片惯有的冷峻、灰暗色调,营造了影片温馨、充满安慰感的情感氛围,彰显了‘杀手’的个性魅力。得益于音乐电视、广告片影响元素的借用,《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独特的镜头运动和场面调度完成了优秀的视觉效果;特写镜头展示人物细节,对表情、衣着、动作的微观呈现,使角色更加鲜活、丰满;广角镜头捕捉现代都市光怪陆离的影像,显得居于画面中央的主人公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塑造了其社会边缘群体疏离、孤独的形象……电影配乐与画面内容、叙事情节的有机结合,使《这个杀手不太冷》超越惯常的犯罪影片,绽放出人性和情感的光辉。”③
  二、题材选择
   当然,《这个杀手不太冷》不仅仅是犯罪题材,其中还穿插着温情的元素,这个元素就是爱。“导演更注重生活化的细节呈示,用生活化的镜头来表达人物微妙复杂的情感活动,几句对白,几个表情,就蕴含着丰富的内涵。”④当玛蒂尔达从超市返回家的走廊时,她一家人被杀的惨状映入她的眼帘,她克制着自己的愤怒、压抑着自己的恐惧走到邻居莱昂的门口,企图他能救她一命。命悬一线,莱昂心软了。为了报答莱昂,玛蒂尔达为他买牛奶,与他一同训练,甚至和他玩换装游戏,渐渐地,玛蒂尔达对莱昂衍生出了一种超乎年龄的爱,这种爱或许是其幼时情感得不到满足的转移,她会突然对莱昂说“我爱你”,让莱昂紧张到不知所措。女孩这时的爱,简单纯粹。自此,莱昂因玛蒂尔达的出现发生了改变。
   玛蒂尔达想要复仇,莱昂便教她使用枪,让她能够用枪来保护自己,却又于暗中保护着她。一个原本该冷血的杀手,变得越来越细心甚至有耐心。他的植物依旧茂盛,他的心由于玛蒂尔达的参与而变得枝繁叶茂起来。一个少女的懵懂爱情与一个大叔的恻隐之心,微妙地结合在了一起,谁都没有越界,他们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来之不易的短暂相聚。或许年少轻狂,玛蒂尔达头脑里已经被复仇填满,以为凭借莱昂的教导便能轻易杀死史丹。但位于明处却心灵肮脏的史丹拥有绝对“正义”的拥护,玛蒂尔达的复仇早已注定失败。在这里,法律武器成了史丹行兇的保护伞,他猖狂的表面下隐喻着社会天平的倾斜,是非善恶标准的混乱,公平正义的颠覆。当玛蒂尔达被困,莱昂赶到时,唯一的生口留给了玛蒂尔达,他选择浴血奋战。
   莱昂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博得一个希望,却被史丹的枪堵住了他奔向玛蒂尔达的路。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和史丹同归于尽。光明就在不远处,玛蒂尔达在等着他,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天使带给了他生的希望,同样也带给了他毁灭。他虽然不甘心,但却无悔。与其说他死在了恶势力的包围下,不如说他死在了希望中。他同样以血海为火海,获得一次灵魂重生的机会。他的生命自此终结,玛蒂尔达将带着他的影子活下去,这一次,玛蒂尔达的生活里除了思念,将不再有仇恨。而史丹也倒在了血泊中,黑暗与光明交织在一起,结束了一切。吕克·贝松将这种微妙的情愫缓缓地注入到电影中,悲凉却又温暖。   三、人性追求
   莱昂因相爱的女友被杀而走上杀手之路,爱的失去导致其永远笼罩在孤独的阴影之中,他选择走上一条边缘的道路,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玛蒂尔达是处于家庭不幸中的孩子,父亲再婚,继母冷漠,同父异母的姐姐神经质,唯有四岁的弟弟是她温暖的慰藉。当亲眼目睹了一家人被杀害,尤其是她最爱的弟弟惨死时,她崩溃了,从此埋下了仇恨的种子。这样的两个人,他们同样缺失家庭中本应有的温暖,一经给予,便一发不可收拾。导演吕克·贝松擅于挖掘人性中最本质的东西,那便是人性的复杂。莱昂的恻隐之心显得与其职业格格不入,史丹的残酷冷暴又与警察的惩恶扬善相差甚远。在这里,是非善恶的标准被颠覆,人们需要重新审视人性,拷问灵魂。导演在颠覆是非善恶标准的同时,揭示了人除了生存之外所需要的东西,那便是爱。这种爱让两个陌生人牢牢地连在一起,彼此牵挂,彼此改变。莱昂为了玛蒂尔达改变了一个职业杀手应有的原则,使本该冷酷的杀手变得“不太冷”。
   吕克·贝松擅于抓住人物情绪流变的过程以及情感的细枝末节,使之融入生活之河,缓缓流淌。莱昂以前是坐着睡觉,身边永远放着一把枪,杀手的警惕让他每天都精神紧绷,直到玛蒂尔达的出现让其渐渐恢复了一个常人该有的正常生活。莱昂对玛蒂尔达说:“你让我尝到人生的滋味。我开始想要过得快乐,睡在床上,有牵挂。你以后不会觉得孤独了,玛蒂尔达。”在复仇即将完成时,莱昂第一次对玛蒂尔达表达了自己的情感:“我爱你,玛蒂尔达。”虽然他不舍这刚刚开始的“新”生活,但是为了满足一个爱的人,他选择了最危险的付出。莱昂的转变印证了个人在满足自己生存需要的同时亟需社会认同的心理。影片最后,莱昂与史丹同归于尽,玛蒂尔达一个人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开始了她的新生活。
   《这个杀手不太冷》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都称得上是90年代的电影杰作,它所特有的法国电影的影像格调,以及吕克·贝松对影片的把握,都彰显着导演的个人风格。这部融商业与艺术于一体的影片,在警匪与爱情,人性与救赎之间来回交替,打破了以往是非善恶标准的唯一性,展示了人性的复杂,凸显了人性的温暖。
  注释:
  ①沈国芳:《观念与范式——类型电影研究》,北京:中國电影出版社,2005年版,第208-209页。
  ②孙宜君等著:《欧美经典电影解读》,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67页。
  ③孙宜君等著:《欧美经典电影解读》,第169页。
  ④沈国芳:《观念与范式——类型电影研究》,第178页。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98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