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如何创作具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文艺作品

作者:未知

  摘要:文艺是时代前沿的风向标,最能体现一个时代的风貌。从一定层面上看来,文艺工作者的一言一行对广大受众群体所产生的影响不可小觑。创作是文艺工作者的重要任务,作品是文艺工作者的艺术体现。本文以舞蹈作品编创的视角,分析中国当代文艺创作的现状与问题,对于在作品编创中如何紧扣思想性、体现艺术性、提升观赏性进行阐述,提出见解,浅析如何精益求精地创作具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舞蹈作品。
  關键词:舞蹈作品   创作   思想性   艺术性   观赏性
  中图分类号:J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6-0167-02
  一、中国当代文艺创作的现状与问题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中指出,中国当代文艺的创作有着高数量,低质量的趋势,以及文艺创作被市场走向所牵制等问题。习总书记提出的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对广大文艺工作者提出批评,也是对我国文艺发展现状提出质疑。在这个飞速发展、不断革新的时代,文艺作品当中绝大多数都充斥着“娱乐化”“快餐化”以及“市场化”的现象,相比以往,人们似乎渐渐淡去了精益求精的态度以及十年磨一剑的热诚,文艺作品逐渐沦为市场的奴隶,被腐朽铜臭所包裹而丧失了作品原本的精神内核。以舞蹈编创的视角看来,在当下的文艺创作环境中,虽然有一部分将“三性”统一结合的优秀作品,但在创作的总体趋势上仍然存在不少问题。
   首先第一点,对主旋律的追风。近些年来,编创者在题材的选择上对于主旋律的追捧达到了空前的高度,虽然选择主旋律题材以及各种重大宏伟叙事题材来进行编创本身并不存在问题,但是由于编创过程中对题材的把握没有进行准确的拿捏,以至于无法将作品的本质内核传达展现出来,导致作品大同小异、千篇一律。第二点,高投入,低质量。现如今舞蹈作品的舞台呈现越来越丰富,如果能够将外在的硬件设施运用得当,无疑能够将作品突显得更加制作精良、美轮美奂。但一些当代作品却在还未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运用奢华的舞台舞美、造型灯光以及浮夸的人海战术来试图填补作品的不足,非但没有锦上添花的效果,反而埋没了作品本身的艺术魅力,并且形成铺张浪费的不良风气。第三点,作品的模式化。机械化生产是当代文艺作品创作中的常见问题,不少舞蹈作品在编创中没有跳出固定的模式,导致缺乏个性化创造,作品内涵单薄。第四点,作品的市场化。当代市场风向对于文艺创作影响至深,将创作与利益挂钩对作品的呈现增添了浮躁与轻飘,最终只能将作品推向庸俗化。
   中国当代文艺创作虽然在不断进步不断前行,但其中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和弊病,那么如何创作具有“三性”统一的文艺作品,这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
  二、如何紧扣作品的思想性
   所有文艺作品的中心内核都应具备思想性的体现,而作品的思想性主要取决于创作者的世界观和表现艺术形象的能力。那么如何在舞蹈编创中紧扣作品的思想性,下面以民族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为例来进行三个方面的分析。第一,深入群众,扎根于生活。《红色娘子军》是一部中国革命题材芭蕾舞剧,在当时,为了能够从芭蕾的模式化中跳出来,更好的扮演剧中的革命人物,该剧的编导和演员亲自赴身前往海南,深入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为了表现“战斗”题材,实现芭蕾艺术的“革命化”,编导细心观察部队的操练与实战并且从中提取元素进行舞蹈动作的编排,极大的丰富了动作语汇。第二,为人民创作,具有社会意义。《红色娘子军》被封为革命样板戏,由于其特殊的革命题材和独特的民族芭蕾表现形式,在当时掀起了全民学习芭蕾的热潮,正是因为舞剧成功的编排,成就了这属于人民的艺术,丰富了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第三,紧扣具有中国精神的思想内核。《红色娘子军》从选材到编排直至演出,虽然带有强烈的政治目的,但丝毫不能否认其深厚的思想内核。剧中主人公琼花作为一个穷苦大众的典型形象,她打破囚禁的枷锁,冲出牢笼,反抗欺压,有着敢于斗争、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舞剧的编排始终紧扣着中国精神的思想内核,充满了正能量,弘扬了历史的时代精神。总而言之,作品的编创不能脱离人民脱离生活,在创作过程中应深入挖掘体现其思想内核,并且从一而终牢牢紧扣。
  三、如何体现作品的艺术性
   艺术性分为深与浅、高与低,有着雅俗之别,充分体现作品中的艺术性也是所有编创者所面临的难题。
   下面以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编导的大型歌舞集锦《云南印象》为例,谈谈作品中体现艺术性的方法。首先第一点,在生活中提炼。艺术创作不能脱离生活,舞蹈编创更是如此,在生活中激发编创灵感,提炼动作元素,将生活融入艺术是体现艺术性的根本渠道。《云南映象》是一台将云南本土歌舞重新编排整合的舞剧,其中参与演出的人员绝大多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少数民族,演员的造型设计也是民族服饰原型。编导为了艺术创作事先在云南进行采风,观察原生态的少数民族生活习性与舞蹈,将当中的动作元素进行记录用于编排,最终完成了这一具有传统之美,又有现代之力的舞台新作。第二点,在原始素材上创新。《云南印象》的表现形式是中国民族舞剧的一大突破,将原生态的素材进行创新,在舞台上使之得到了完美呈现。舞剧使用了少数民族生活中的服装道具,表现了未经修饰的唱腔和原生态的舞蹈动作,将传统的民族民间歌舞与现代舞元素完美融合,在现实的基础上再创了云南本土的民族风情。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文化也会随之不断改变,将原始素材进行加工,合理创新将是提升作品艺术性的有效途径。第三点,用艺术反映生活。艺术作品是编创者对于生活的一个更高层次的再现。在舞剧《云南印象》中,表现的便是云南少数民族的人民日常生活和自然万物瞬息万变的景象,对此编导解释道,作品中的歌舞是为了表达淳朴的人民对自然的感情,因为他们相信万物皆有灵性,需要用肢体和歌声去与天空对话,与大地共舞,这也是她坚持起用这些本土演员的原因。将人们的生活、精神、信仰经过选取、浓缩、编创,直至用艺术的形式在舞台上呈现,体现的不仅仅是作品的艺术性,还有生活的艺术性。
  四、如何提升作品的观赏性
  一个优秀的文艺作品经过选材、编创、排练等一系列的打磨加工,最终目的是最后的舞台呈现。作品能够被大众所接受甚至能够被时代所铭记,往往离不开其出众的观赏性。提升作品的观赏性是对编创者艺术修养、素材积累以及编创能力的极大考验。
   以舞蹈作品编创的角度看来,可以从音乐的选取、创新的编排方式以及对观赏性的正确认识这三个方面谈谈有效科学提升作品观赏性的途径。首先是音乐的选取。音乐是舞蹈作品的灵魂,精美的舞蹈编排配合上恰到好处的音乐旋律才能有效提升作品的观赏性。如民族芭蕾《茉莉花》,这是一个中国元素与芭蕾相结合的舞蹈作品,舞蹈音乐选取了我国家喻户晓的传统民歌《茉莉花》,并且除去了当中的唱词,采用了琵琶演奏的慢节奏形式,营造了鲜明的中国传统文化色彩,非常符合我国民众的艺术欣赏水平。民族音乐配合着民族特色的芭蕾将其中的情感内涵、意境氛围丝毫不差的传达给了观众,可见音乐的选取对于作品的表达功能和观赏性能起着关键的作用。然后是创新的编排。舞蹈作品《茉莉花》是根据古典的芭蕾舞技法与中国传统元素相融合,并且借用了中国民间舞蹈的道具,进行了民族芭蕾化的舞台呈现。《茉莉花》在编创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形式上与动作上的创新,舞蹈中扇子的巧妙运用,再加上芭蕾与民间舞刚柔并济的完美融合,给予了观众全新的视觉体验。编排上的创新,打破了一成不变的模式化套路和千篇一律的创作思维,可以说,只有敢于创新的创作思维才能编创出高水平观赏性的作品。最后,是对观赏性的正确认识。观赏性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变的,并不需要编创者去盲目追求,如果只一味的创作能被大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消极地迎合市场,那便只能生产机械化、庸俗化以及品味底下的作品。追求高质量的观赏性还需明确作品的受众对象,掌握作品的艺术定位以及确立作品的思想内核。
  五、结语
  在中国当代的文艺创作环境中,如何创作具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舞蹈作品,是所有文艺工作者共同思考的难题。创作者在编创过程中还需深入群众,扎根于生活,不忘初心,坚持以人民为创作导向,不断积累、不断沉淀,在作品形式上勇于创新,在作品内容中精雕细琢,以创作具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且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为最终的奋斗目标。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080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