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才可以评职称

作者:未知

  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四十年来,仿佛人到中年,近几年出现了很多问题,引入深思。主要问题有四个:高职称指标过少的问题,就是高级职称所占比例的问题;基层教师,即乡镇及其以下学校一线教师晋级困难的问题;教育教学研究及其成果为代表的晋级条件性的问题;晋升高级教师之后脱离直接教学岗位的问题。这四个问题,是中小学职称改革中必须面对的直接性问题,概括起来,教师高级教师占比合情化问题,一线教师晋级难问题,晋级条件合理化问题,高级教师脱岗化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困难重重,绝非易事,但是在这四个问题之前,还存在着一个先置性问题,即解决这些问题之前,必须首先解决中小学中到底谁可以评职称的问题。
  那么,中小学中到底什么人可以评职称呢?当然是教师,才可以评;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其实问题非常大,非常严重。什么叫“教师”,在学校的人,除了学生,都是教师吗?不是,只有教书育人的人,才是真正的教师。《中小学教师水平评价基本标准条件》第二条明确规定:“具备相应的教师资格及专业知识和教育教学能力,在教育教学一线任教,切实履行教师岗位职责和义务”的人可以评审职称。据此,只是具备教师资格,具有教育教学能力,未在教育教学一线,未切实履行教师岗位职责的人,是不可以参加职称评审和聘任的。结合中小学实际情况,下列在学校工作的所谓“教师”,因为并没有真实的履行教师岗位职责,是不应该被评聘教师职称岗位的。
  1.并没有实际担任教育教学工作,没有面对学生真正实施班级授课的校长、副校长、书记、副书记、工会主席等所谓校级领导干部。我们经常看到,一个规模不算大的学校,常常有不止五六个不安排任何实际科目的校长们,职称很高,但是并没有任课,我们不想对这种现象做出评价,但是仅仅从教师职称评聘来看,这些领导们并不是职称评聘的对象。
  2.虽然已经安排了教育教学工作,可能也做了一定教育教学准备工作,或者个别的也面对学生真正地实施过班级授课,但是并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课时标准,这些中层领导干部们,没有忠实地履行职务,单单从教师职称评聘来看,也不是职称评聘地对象。
  3.不再从事教育教学工作,也没有在教育教学岗位上,长期脱离教育教学岗位,虽然按照学校统一安排,已经到教育教学辅助岗位等非教育教学岗位,因为没有直接从事教育教学工作,也不能参加职称评聘。特殊情况除外,如个别教师,教龄比较长,年龄接近退休,常年多病等,出于对这些年长教师对年对教育教学工作所作出地支持和贡献,可以另外对待。
  4.已经多年不在学校工作,借调出教育教学工作岗位之外,因为根本没有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应该根据实际情况,不得参与教师的职称评聘。
  5.虽然在教师岗位工作,实际面向班级学生实施班级授课,工作量也符合国家要求,但是在履行职务过程中,严重违反师德,严重违反党纪国法,造成严重后果的,因为没有忠实履行岗位职责,在一定年度内,也不应该参加职称评聘。
  上述五种人,虽然都是“教师”身份,但是并没有实事求是地履行岗位职责,并不具备《中小学教师水平评价基本标准条件》的规定,当然不具备真实的教师岗位和性质,所以不应该参加教师的职称评聘工作。如此一来,教师中谁可以评聘职称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也就便于解决了。
  先说高级教师占比问题,据我们实地调查,一所百名教师编制的学校,高级教师大致在18名左右,表面看18%的比例是少了点,但是国家对高级教师的占比已经从12%,先是提高到了15%,最近又提高到了18%,已经不低了。同样根据调查,这18%的教师,大约只有不到4位真正在岗忠实履行教师岗位职责。如果把这不履行教师岗位職责的大约14位的高级职称去掉,就空出了14个高级教师名额,又可以增加14位高级教师,如此一来,高级教师就达到了32位,占比高达32%了。这就解决了高级教师占比少的问题。如果没有履行教师岗位职责的14位高级教师,回到教师岗位上来,那就解决了第四个问题,即高级教师脱离教育教学岗位的问题。
  再说一线教师晋级困难的问题,既然上述五种“教师”都没有参与教师职称评聘的资格,空缺出来的中级教师和高级教师名额就相应增加了,一线教师晋级的难度相应地就降低了。一线教师晋级困难还难在晋级条件上,这就牵扯到开头提到的第三个问题,即晋级条件的合理化问题。不可否认,《中小学教师水平评价基本标准条件》虽然规定了一些刚性条件,但是在正高级教师、高级教师、一级教师、二级教师、三级教师的水平标准中,除了一些年限规定外,并没有做出刚性的规定,所以并不好执行,也就给全国各地的职称评聘工作带来了柔性变动,满足了不同的需求,明确地讲就是条件不一样。比如发表论文,到底赋多少分是合理的,很难统一执行。教师岗位要不要科研成果,我们认为,比较合理的是,高级教师评聘必须要科研成果,中级教师适当降低要求,初级教师不作要求,正高级教师提高对科研成果的要求。还有各地对综合荣誉的赋分,也存在不少问题。每年教师节表彰所谓优秀教师,普通的一线教师大都没有机会,所以,在教师职称评聘中,应该区别对待:初级教师评聘,提高教龄赋分,淡化综合荣誉的赋分;中级教师评聘,强化教龄赋分,综合荣誉赋分适当;高级教师评聘,强化业务荣誉赋分,综合荣誉适当即可;正高级教师评聘,主要看业务荣誉、科研成果,降低综合荣誉赋分。附带明确一个问题——教龄要真实,没有教书育人的年份(学年),教龄要从中减除,这要成为一项纪律,站在党纪国法的政治角度去执行,为每一位教师的教龄“验明正身”,不断提高教龄的含金量,不断提高教龄在职称评聘中的分量,让教龄成为衡量一个人民教师为党的教育事业所作贡献大小的标志。
  如果,我们始终站在人民的角度,站在为党国和人民负责的态度,能够时时刻刻忠心执教,严格按照法律,实事求是地从事教育教学工作,教师职称的评聘问题,也许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13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