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让动画电影音乐的创作特点与启示

作者:未知

  摘要:久石让的音乐不仅仅能在日本家喻户晓,在我国也深受喜爱,主要在于久石让将具有浓厚日本情节的传统音乐元素渗透贯穿于整个体系之中,使东西方文化在其音乐中完美融合,呈现出简约而不简单的流行音乐风格。总结其音乐创作特点:简约主义的作曲技法、天人合一的音乐蕴含以及东西合璧的民族情怀。
  关键词:动画电影   久石让   简约主义   天人合一   民族情怀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7-0153-02
  一、久石让动画音乐概述
  电影配乐是为了衬托电影影像的呈现而存在,与影像共存才是电影配乐应追寻的目标。
  ——久石讓[1]
   久石让是出色的动画电影配乐师,他与宫崎骏的第一次合作是动画电影《风之谷》。在此之后,他们就成为了彼此默契的合作伙伴。[2]从1984年到2013年,他们一共合作了数十部影片,其中《千与千寻》获得了美国国际电影动画学会“最佳原著音乐奖”和第30届安妮奖最佳动画音乐奖;《哈尔的移动城堡》获得了第31届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优秀音乐奖和美国洛杉矶影评人协会的“最佳原创音乐奖;《悬崖上的金鱼公主》获得了第23届日本金唱片大奖年度最佳原声带奖和第32届日本电影金像奖最优秀音乐奖。
  二、久石让动画音乐的创作特点
   (一)简约主义的创作技法
  简约主义音乐源于20世纪初期的西方现代主义,又被称为复奏音乐、原声音乐或冥想音乐。简约主义的音乐家们在音乐上一般是使用以模进、回旋等作曲手法来展开音乐,强调韵律和节奏的发展。
   久石让在《感动,如此创造》中提到:“我当时创作的音乐属于极简音乐(minimal music),这类音乐将简短的乐句或节奏稍作变化,接着不断地重复。极简音乐有着古典音乐所丧失的节奏,也具备充满迷人调性的和声。第一次听到时,身体受到的冲击犹如电流通过,我立刻为之着迷”[3]。
  久石让的动画音乐作品,是通过动画片的定位来确定音乐表现的情感因素或时代性的主题,并且通过不同的方式或者是不同的风格来渲染或者是表现这个主题旋律,并使用不同的乐器进行配合,使音乐的形式多种多样。但是整个音乐也不会杂乱无章,在音乐中都是有着不同的联系的,体现了其“简约音乐”的特点。
   (二)天人合一的音乐蕴含
   1.纯净的童声歌唱
   久石让善于运用天籁般的童声,在多部作品中都运用了童声演唱主题歌曲。《龙猫》中的《风之甬道》运用了童声合唱的形式;《风之谷》中的《娜乌西卡安魂曲》运用了童声独唱的形式;《悬崖上的金鱼公主》主题曲运用男女童声二重唱的形式。
   《风之谷》唯美画面的背后带给人们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深深思考和对自然的敬畏之情,由久石让四岁的女儿演唱的《娜乌西卡安魂曲》更是轻易击碎了人们的内心防线。小女孩的歌唱声,仿佛来自大海的深处,又仿佛来自头顶的天空,轻柔却具有穿透力,清亮动人。没有任何华丽的歌词,没有繁复的伴奏,就是这样简单的哼唱,干净的童音,轻易就把听者带进了美好的幻想世界。[4]
   2.和谐的自然之音
   (1)合成器模拟的自然之音
   久石让将传统器乐与电声、合成器互相结合,形成了古典与现代共存的经典之作。[5]例如,动画电影《天空之城》中的主题音乐《从天而降的少女》,运用充满梦幻色彩的合成器声音,描绘希达从天而降的场景;《悬崖上的金鱼公主》海洋主题,采用位于高音区的合成器音乐,表现海洋世界的奇幻色彩。电器合成器制作的音乐,不仅可以创造了一种神秘的自然之声,还可以对传统乐器无法演奏的声音进行补充。
   (2)和弦模拟的自然之音
   在久石让创作的音乐中,和弦材料的使用范围很广。从传统的三度叠置和弦到复杂化的三度叠置和弦,具有现代和声特色的非三度叠置和弦都被囊括其中,他常采用高叠和弦和附加音作为旋律音,追求和弦色彩的效果与画面场景融合。[6]
   (三)东西合璧的民族情怀
   1.传统乐器的使用
   久石让的配乐有浓郁的日本风格,这是由于久石让善于把主题旋律用日本民族乐器演奏,但更重要的是在创作中引用日本民族调式。
   日本传统乐器的音色富有个性,如果放到由西洋乐器构成的音乐中,能够制造出有趣的效果。[7]久石让擅长在自己的音乐中使用古代日本民歌或民族乐器,例如,他在管弦乐队中加入日本民族乐器鼓与尺八,让交响乐演奏出了东方民族色彩。[8]久石让经常根据电影的不同情节来创作不同民族风情的音乐,并用不同的民族乐器来呈现民族特色的效果。
   在录制《幽灵公主》的音乐时,由于背景设定在古代日本,因此久石让试着大量使用日本自古以来的传统乐器。[9]《千与千寻》的配乐,为了表现富有日本民族的庙宇建筑油屋里的热闹场面,久石让加入了太鼓、三弦等日本民族器乐,使整个画面散发出浓郁的日本民族特性。[10]
   但是,利用民族乐器呈现主题时,则最好不要过度频繁使用这种方式。民族乐器的声音能够给人强烈的冲击,因此在重点时刻使用效果比较显著。针对构成配乐核心的主题,该采取何种使用方式,往往也受到乐器音色的影响。
   2.民族调式的运用
   久石让的音乐总是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使用民族调式。《天空之城》讲述的是工业革命时期英国的故事,他在音乐创作中吸收了爱尔兰民谣元素,给画面制造了一种欧洲韵味。[11]    《千与千寻》中的插曲《Kamigamisama》,久石让运用琉球調式创作的主题旋律,透露出鲜明的日式风格。影片《千与千寻》中的《The Return》《Procession of the God》都是以琉球调式创作,营造出极具民族味道的音乐和东方的神秘感。
   《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的主题音乐《藤本先生的主题歌》,久石让运用都节调式创作的主题旋律,刻画了藤本先生的人物形象。
   3.东西合璧的技法融合
   久石让的音乐不仅有充满古典色彩的,也有充满民族色彩的。他善于运用钢琴、管弦乐队以及日本民族特色的乐器,不仅将东西方的乐器完美融合,而且又运用了现代电子乐,使音乐添加了现代的流行元素,更具时尚感。
   久石让的音乐中和声素材也同样是多种多样的,除了西方传统的和声素材之外,还运用了东方风情的五声综合性和弦。久石让在和声的选择上,将东西方和声运用得淋漓尽致。
  三、久石让动画音乐的创作特点对中国动画音乐的启示
   第一,久石让别具一格的音乐风格进行了深刻的解析,其创作的音乐有效的结合了传统和现代工具的优点。音乐与电影的故事情节相互结合而创作出的音乐使电影在表现上如虎添翼,还将电影推向新的高潮或者融合了电影的主题。
   第二,中国的动画电影音乐在创作上如果可以将“国际化”和“民族化”二者相互融合的过程中,不要仅仅是模仿与拼凑,应该思考的是怎样把别的国家优点可以真正吸收,然后转化成属于自己的东西,从而改变把别人的东西和自己的东西拼凑在一块的状况,就能够形成拥有本民族特色的动画电影音乐风格。
   第三,中国目前动画电影的配乐不能给人以深刻、感人的印象,这个问题的存在并不单是音乐这方面造成的。发达的电子音乐合成器技术提供了丰富的音效选择,在配乐的创作中,应该学习久石让是怎样运用音乐来刻画剧情、人物内心活动,而不是单纯的运用音效。
  
  参考文献:
  [1][3][7]久石让,何启弘.感动,如此创造[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2.
  [2]林深.久石让动画电影音乐研究[D].株洲:湖南工业大学,2015年.
  [4]杨帆.为动画插上音乐的翅膀[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5.
  [5]吕林烨.久石让音乐作品研究——以9部电影音乐中的钢琴作品为例[D].成都:四川师范大学,2013年.
  [6]王龙.久石让动画电影音乐和声技法研究——以宫崎骏八部动画电影代表作的音乐为例[D].济南:山东师范大学,2014年.
  [8]徐强.久石让电影音乐的艺术美[J].北方音乐,2016,36(13):44.
  [9]闫志伟.久石让电影音乐的特点[J].北方音乐,2014,(05):18.
  [10]陶奕霖.论久石让的动画音乐创作特点——以《天空之城》的配乐为例[J].电影评介,2013,(04):7-8.
  [11]马昌伟.中美日动画电影音乐之比较[J].艺术评鉴,2016,(19):146-14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20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