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夜渡长江缴枪记

作者:未知

   故事发生在1944年秋。
   随着安徽和县新四军七师江北游击队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枪支弹药严重不足。为此,他们四处打听,设法从日伪军手里缴获枪支弹药,用以武装自己,打击敌人。
   农历十月初的一天,江北游击队获悉,在江南芜湖市保安总队队长陆庆华手下当内勤的孙家巷人孙重华,从芜湖回到江北和县老家探亲。还通过内线了解到:孙重华虽然当伪军,但并没有做多少坏事,且有弃暗投明之心。
   为此,和县沈家巷白渡区委组织委员何林等人,利用孙重华探亲的机会,找其谈话,做争取工作。他们向孙重华宣传抗日救国人人有责的道理,宣传新四军游击队对日伪人员相关政策。继而又一针见血地指出:芜湖市保安总队实属汉奸组织,你要和我们合作,积极投身抗日,力争将功补过!
   孙重华一开始还有些紧张,经过一番开导后逐渐平静下来。他问何林:“怎样才能与你们合作?”何林试探道:“能不能帮我们搞些枪支弹药?”一听说要搞枪支弹药,孙重华又有些紧张了。何林因势利导说:“枪支弹药并不是要你直接去搞,你可以利用工作关系,经常到碉堡里走一走,看一看,比如碉堡里驻扎多少人,配备了些什么武器,指挥官是谁,他们日常的活动规律等等,然后把情况转告我们。”
   经过何林等人的启发开导,孙重华表示:“我回到芜湖以后,先摸清情况,一定及时回来报告!”何林关照他一定要谨慎,切不可麻痹大意。
   孙重华回到芜湖后,经常借公事之名到四褐山杨灯碉堡。每次办完事后,总要和伪军们摆会“龙门阵”。日子久了,人混熟了,情况也摸透了。两个月后,孙重华回到沈家巷向何林作了汇报:“杨灯碉堡常驻伪军一个班10个人。他们中不少人一到晚上就到周边农村赌钱、抽大烟、干坏事。”
   区委领导听取了何林的情况汇报后,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后,认为孙重华提供的情况基本可信。区委向江北游击队队长郭正道通报了情况。郭队长当机立断:夜渡长江,突袭四褐山楊灯碉堡。并周密制定了作战方案:郭队长带领名叫项振邦的游击队员,区委派孙国顺、孙国学两个民兵,连同孙重华一行5人执行此项任务。
   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郭队长派孙国学去张湾村找我税务所长,让其事先准备好一条小船在江边待命。夜幕一降临,郭队长率领小分队出发了。只见郭队长腰插一支驳壳枪,手握一把磨得亮闪闪的大板斧;项振邦、孙国顺各背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孙重华作向导。晚上8点多,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上船后,郭队长又对每个人的任务作了分工。
   小船经过一个多小时破浪前进,顺利地抵达了长江南岸四褐山的江堤边。为了保证归途的安全,郭队长令孙国学留守小船在江边等候,自己领着另外3人,沿着江堤下的小路,急行军10多里,于11时左右赶到了杨灯碉堡。随即按预定的作战方案,郭队长和民兵孙国顺从碉堡大门进去,孙重华领着游击队员项振邦从碉堡后门切入。
   郭队长来到碉堡前门,见一个值勤的伪军背着长枪,在门前没精打采地转来转去。说时迟那时快,趁其一转身的刹那间,郭队长似猛虎扑食,一斧头砍到值勤伪军脊背上,伪军“扑通”一声倒地。郭队长一脚踏在他的脊背上,轻声而又威严地说:“不许作声,缴枪饶命!”值勤伪军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乖乖地缴了枪。
   郭队长和孙国顺两人一转身,冲进了碉堡里。几乎就在同时,从碉堡后门切入的孙重华和项振邦也相继冲了进来。此时,正在熟睡中的伪军们被一声“不许动!”喊声惊醒,抬头一看,只见昏暗的油灯下,一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站在碉堡的前门口,一手握着驳壳枪,一手握着亮闪闪的大板斧,威风凛凛;另一个手握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守在碉堡后门口,两人虎视眈眈地注视着碉堡里伪军们的一举一动。孙重华、项振邦两人忙着从枪架上取枪,从弹药库里搬弹药。
   这突如其来的神兵天降,吓得伪军们呆若木鸡,魂飞魄散……。只听那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厉声喝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一个不准动,老子们是从江北过江的新四军。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地缴枪,一个不杀。要是哪个敢动一动,老子手上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伪军们一听说是江北过来的“新四军”三个字,谁还敢讲一个“不”字。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伙人从枪架上取下四支“三八”大盖,一支马拐子和两箱子弹。可惜的是当天晚上伪军小队长和几个伪军到周边农村赌钱去了,还有几枝枪未缴到。
   撤离时,郭正道为了进一步迷惑伪军们,故意对着孙国顺下令:“传我的命令,一连警戒芜湖方向,二连监视四褐山动静,三连把船只集中好,随时准备过江!”
   郭正道带着小分队队员们背着缴获的六支枪,扛着两箱子弹,怀着胜利的喜悦,迅即撤出了四褐山杨灯碉堡,健步如飞赶到了江边等候的小船上。
   天亮后,区委的负责同志得知小分队胜利归来的消息,特地组织江北游击队和民兵们在五显集街道上敲锣打鼓、燃放鞭炮,以示欢迎。
论文来源:《铁军》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33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