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韶青《五部二胡随想曲》的艺术特色与音乐价值

作者:未知

  摘要:二胡艺术是我国独特的民族性艺术,在我国二胡发展的历程中,笔者认为有三个重要发展节点。首先是从伴奏乐器变为独奏乐器而且还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其次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们的努力,如阿炳、刘天华、吕文成、储师竹等,使二胡在中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与认同,不仅流行于国内,而且也使二胡走向了世界;最后是以高韶青为代表的新一代青年演奏家们,他们通过以我国的民族音乐为根并且吸收了西方音乐的一些艺术特色,从而增强了二胡的表现力与表现方法,将二胡推向了又一层次。
  关键词:高韶青   艺术特色   二胡
  中图分类号:J6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7-0009-02
  一、《五部随想曲》的概述
  高韶青的二胡作品二胡随想曲:一号为思乡,二号为蒙风,三号为炫动,四号为戈壁,五号为纳西。在这些曲子中,不仅立足于传统而且极富有创新,在不失传统神韵的基础上加入西方音乐元素,是当之无愧的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高韶青的《五部随想曲 》可以说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乐曲不失传统的韵味和顺应时代潮流的创新,在各种比赛中都是作为指定曲目同时也是作为二胡水平衡量的一种标志。
   第一号二胡随想曲《思乡》,2002年第二届龙音杯中国民族乐器国际比赛二胡决赛的委约作品,全曲的创作旋律美轮美奂,而且极富有诗意,韵味悠长。整首乐曲像一幅美丽的画卷,有感伤有回忆,而且乐句逐步发展,层层深入,逐渐地勾起听者思乡的情感最终给人以温暖的感觉。
  第二号随想曲《蒙风》是高韶青2008年为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特邀的比赛作品。这是一首采用蒙古歌旋律为主题的曲子,富有浓厚的民族色彩,是在民族腔调性的基础上研究发展的,它把蒙古族的民族风情与交响乐多层次化表现得淋漓尽致。
   第三号随想曲《炫动》,创作于2009年,受王永德二胡工作室委约创作,乐谱于2010年八月由上海音乐学院出版发行。整首乐曲是富有现代派的手法,通过二胡的音色变化和节奏型的跳跃,赋予听者动感的音乐,仿佛听着音乐就想随着旋律的进行跳动起来,而且这种跳动是极富有欢快的感情。高韶青通过简单的中国的五声音阶加上动感的节奏型,融入了二胡的音色变化和现代派的写法,使得乐曲既炫动而且具有韵味。
  第四号随想曲《戈壁》,漫漫戈壁西北魂,巍巍秦岭峡谷深。千年苦难酒来冲,一把胡琴扯乾坤。乐声声慰破碎心,老腔腔振精气神。马踏飞燕腾空起,彩虹当桥日作灯。这是戈壁的整首曲意。乐曲的开始用声腔化的旋律慢慢的展现了戈壁的景象,表达作曲者戈壁上的一种心境。
   第五号随想曲《纳西》这是高韶青为陆轶文而作,于2013年5月20日完稿于上海。纳西族住在地处云南西北四川南的喜马拉雅山脚,虽然纳西这个名字没有容纳四方的意思,但是这个无意中的巧合成为作曲家的灵感。乐曲用地道的纳西风格加花变奏與美洲大陆的爵士乐风格交融,在整个过程中融入了许多现有的以及高韶青新发明的二胡炫技演奏技巧,而且华尔兹的节奏型再加上优美的旋律让乐曲具有外国的些许情调。
  二、五部随想曲的艺术特色与价值
   (一)艺术创作特色
   1.创作与演奏的互融
   高韶青不仅是乐曲的演奏者,更是乐曲的创作者,从这点上来说是非常难得的。将一度创作和二度创作有机的融为一体也是许多艺术家的追求所在,也正因为这样,所以高韶青的演奏更具有创作性,在创作中发展,在演奏中领悟。在二胡独立的登上历史的舞台时,刘天华、阿炳都是集演奏与作曲为一体的本领,这是中国民族乐器发展的高旗帜。高韶青学习作曲指挥专业,并且对各地域的风土人情深入了解,对各民族的音乐风格把握得恰到好处,在留学时又学习了声乐与钢琴,又把西洋乐的精髓贯通到二胡的创作演奏中,因此,他的创作与演奏是无人能比的。再者,高韶青的演奏水平足以把曲子中的高难度技巧表现出来,并且把他心中的旋律用他的灵感与技艺进行二度创作,通过演奏表现出来令他满意的二胡语言。
   2.别具一格的创作窗口
   五部随想曲中,不仅有非常高超的演奏技巧,而且有非常先进的创作理念。高韶青在一次讲座中谈到,他不局限于一种演奏风格而是追求多变与创新,总是用一种风格那就是来回重复,失去了灵气与意义。坦白的说,二胡本身就是多元化的,它有宽广的胸怀兼容其它的技巧与风格,所以,在作品与表现形式中也体现了这一特性。五部随想曲各有特色风格,一号《思乡》顾名思义,首先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此乐章是通过旋律的表达来表现情感的,高韶青不仅仅局限于中国的旋律表达而且还加入了西方的和声织体,使乐曲既有中国的旋律表达又有西方的织体框架,整首乐曲首先是在浓浓的思乡的情感中展开的。一开始由淡淡的诉说渐渐酝酿情绪的起伏,最终使情绪推向高潮,进行宣泄,期间通过调性的转换以及力度速度上的变化,再加上织体的渲染与烘托,最终使乐曲出现了框架性的画面,引人入胜。从乐曲的技法上来说,为了表达不同的音乐语言,乐曲中的揉弦、弓法以及拨弦都是灵活运用。拿柔弦来说,当诉说的情绪和宣泄的情绪时,所用的力度速度频率都是需要慢慢领会和掌握的,只有这样才能把思乡的韵味活灵活现的体现出来。二号《蒙风》是复三部曲式,它是由快板、中段、连接段、再现段组成。在长调段落,高韶青巧妙运用小三度穿梭于几个乐句,滑音用得惟妙惟肖,仿佛骑在马上畅游草原,乐句起伏有规律,由强到弱再到强,高音演奏结实有弹性,回滑音极具蒙古风格特色,好似蒙古长辈诉说历史的沧桑,瞬间将人带入美丽又神秘的大草原。    (二)音乐价值
   高韶青的二胡作品二胡随想曲:一号为思乡,二号为蒙风,三号为炫动,四号为戈壁,五号为纳西在音乐作品中是独一无二的。五部随想曲是划时代的创新,其时而优美时而高扬时而低调时而动感的节奏无不刺激到人的大脑中枢,作品中高难度的技巧让人目瞪口呆。他的传统音乐与西方音乐的完美结合,将西方音乐玩得团团转,无论是少年、青年、老年都深深的爱着高韶青的作品。所以高韶青的这首乐曲在二胡乐曲中具有举足轻重的音乐价值。
   1.走群众路线不失高雅
   高韶青的作品由于立足在传统的根基上,所以普通的老百姓也都喜爱,常人在高速上也会放他的作品。在演奏风格与技巧上把二胡发挥到极致,是众多大型比赛的特邀作品。他低调做人高姿态做事真正走了群众路线而且不失高雅。
  2.走在民族音乐的前端
   在这个多样性评价的年代,各路评价人锋露避芒,本文看来,该音乐是具有潮流又不失本质的,换句话说,有味又有神的音乐是值得人们去追随的。在高韶青的作品中,淋漓尽致地表现出音乐的潮流前线。作品中大量运用传统的五声音阶又不失民族风采,他的作品给现代民族音乐发展奠定了一个夯实的基础。高韶青虽出身学院派,但他并没有限制在学院派的围笼里,他勇于跳出来,在不断的尝试磨练中寻找不同寻常的音乐线路。他在加拿大留学过程中,学习了各种西洋音乐,因此把民间音乐与西洋音乐有机结合,形成了世界的音乐,因此在他的艺术实践里把赶牲灵加上了爵士的元素,这样的民间音乐受广大群众所喜爱。又有五部随想曲这种专业的二胡曲子,他可以在让人敬仰的音樂厅里的演奏也可以在灯光绚丽下尽情放飞,所以他的二胡作品受到了国内外的一致好评,多姿多彩的音乐表现走在了民族音乐的前端。
   二胡是各民族乐器的领军乐器,二胡用二根丝弦演奏比钢琴还要丰富的音乐,二胡不受限制的把位,能演奏各种乐器的音符,跳跃性极强,二胡能演奏各种流派风格地域的曲子,其他任何乐器无法相媲美,所以二胡受到了广大群众的喜爱,也发挥了二胡适用于任何流派的喜爱。当今民族乐坛不仅需要五部随想曲这样的大型作品,也需要绣荷包赶牲灵这样具有民族特色的小调。在评价的标准上不能单一权衡二胡的表现形式,要从二胡的多样性的演奏将二胡发展成世界的音乐。所以,站在多样性多元化的角度来发展二胡,将二胡发展成世界的音乐,世界的文化,不能将二胡锁在中国的土地上。但是,在我们学习西方的音乐文化时,必须将中国音乐文化作为神。在演奏中,创作中,神不能丢,味可以多样化,使中西音乐文化相互交融,汇集成新的音乐文化。作曲者应了解世界各国的民族风情,让二胡的表现发扬光大。
  参考文献:
  [1]李晓妍.流行音乐中的民族音乐因素[J].音乐研究,2009,(06).
  [2]冯光钮.20世纪的中国二胡艺术[J].黄钟,1998,(0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350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