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无趣则无画”

作者:未知

  摘要:近现代国画人物画的发展非常迅速,在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下,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趋势。这短短几十年的发展,可谓是百家争鸣。“85”新潮迄今的国画人物画创作构成现当代美术史最复杂、最重要的美术现象,它既是现代美术史的延续,又构成对现代美术史的超越,同时又在现代主义和后现代语境下进行着多元化的现代性探索。因此对现当代国画人物画的研究有助于对近现代多元化发展的认识,以及启发我们人物画创作思路的方向。
  关键词:人物造型   画面构成   笔墨趣味
  中图分类号:J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9-0034-02
   纵观这三十多年的发展,艺术家们在作品的内容、形式、表现手法、题材、构成等方面做出来大量的研究和创新。以近30年的代表艺术家、代表作品为研究对象,可以将他们分为两个大的体系:一个是写实人物体系;一是以趣味造型人物为体系的意象表现人物画。这两个体系中,意象表现人物体系改变了我们对人物画的审美评品标准,此文正是基于这样的现状下对当代中国画人物画图像的研究,通过画面构成、人物造型等方面来研究当代人物的发展。
  一、无趣则无画
   趣味一词是一个广泛的概念。相对于趣味而言,无趣是机械的,缺乏想象力的,缺乏洞察力而又一成不变的。在艺术作品中,指乏味的艺术作品,不能给欣赏者带来视觉或者听觉、触觉感动的作品,味同嚼蜡一般。当代的国画艺术作品,在内容形式上做了大量的创新和发展,有些作品胜于趣味的画面构成、有些胜于画面的趣味造型、有些胜于画面的趣味笔墨,更有甚者几者结合,每一张作品带给观众的艺术感受都不一样。因此无趣的作品打动不了观众,这样的艺术作品也將是乏味无意义的,无趣则无画。
  二、画面图像趣味构成
   (一)趣味的画面构成之构图
   艺术作品的画面构成是给大家呈现的最终样式,中国画作品大多都是以图像的形式呈现,当然也有立体的画面呈现方式,不同的呈现方式在当代大艺术环境下,变化多端,形式多样。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营造画面的艺术趣味。
   一件好的艺术作品必然在构图上有其精妙之处。当今时代是图像社会或视觉文化的时代,这已经成为当今一种主导性的、全面覆盖性的文化景观。当代的国画人物画,在构图形式上多借鉴了西方现当代的绘画形式,提倡形式主义、观念主义。注重画面艺术形式的绝对化和独立性,更加注重画面的视觉感受,画面的形式感比内容更为重要,在视觉上突破传统,体现一种当代意识。白璎《渡No1》作品,整张作品犹如舞台剧目一样,各个演员演绎着自己的角色,墙面在画面中起到了分割画面,营造画中的虚假空间的作用,使画面看起来更有那种观看现实空间的感受,增加了观者的视觉空间享受。画面并没有讲述画中人的具体发生的事情,在这张画中,画面中的故事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整个画面已经传达了它自己的视觉叙述。这就是形式主义对于形式重于内容的最好体现。另一幅作品,秦修平的作品《满月》。欣赏这张作品的时候,第一视觉感受便是那强烈的黑白对比、方圆对比、虚实对比、动静对比、疏密对比,引起观者的视觉感受。巧妙的构图方式一别与传统的构图方式。
   这类的构图形式依然还是平面化的,一些艺术家不满足于这样的欣赏模式,追求不同的画面感受,打破平面的束缚,使作品立体起来。这既是绘画装置艺术。
   (二)趣味的立体构成
   也为了使国画的艺术形式具有当代艺术的趣味,艺术家们在国画的创作中,吸取了装置艺术的艺术形式以及呈现方式。打破了传统的画面呈现方式,突破了传统的二维空间,使画面延伸到了平面空间之外。曾建勇的作品《门洞》,就是绘画与装置艺术的结合,他将画面里的元素提取出来,制作成实物,打破了传统的绘画作品本体的平面结构,这样的作品让观者进一步的在欣赏绘画作品的美感之外,也能走进画面里面,更加近距离地观赏作品的艺术美感。刘庆和的作品《浮现-苏州计划》则是将观者置于绘画作品本身的一部分,不同的观者走进画面,成了画面时刻变化的主体,在画面本体的意义之外形成了另外的时刻变化的观念艺术。
   这种多形式的艺术结合的方式,使当代国画艺术更具有时代的特征,丰富了绘画平面观赏的单一模式,也为我们以后的绘画创作打开了另一种方式的可能性。当代国画在画面构图形式上的改变和创新,对于画面主体之一的人物造型,当代国画人物画也创造了多种可能性。
  三、人物造型趣味
   造型,徐悲鸿当年的论断,造型是一切艺术的基础。徐悲鸿的造型论断,多指注重实物结构的造型方式,在人物画方面,就重在人物结构上。“85”新潮过后,对于造型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再仅限于结构的准确上,在结构的合理上更为注重。何为合理的造型呢?合理的造型必是与画面题材相和谐、与画面技法相和谐、与画面构成相和谐、与画面所呈现的意趣相和谐,一切造型都为画面服务。在这样的艺术理念下,人物造型产生了多种可能。
  (一)写实造型
   中国画的人物画在上个世纪初,写实造型语言即在这个时期开始出现,以徐蒋体系为代表的写实人物画造型,成为当时的主流。写实绘画由于其严谨的人物造型,生动形象的人物形象,诉说着现实的世界,受广大人民的喜爱,这种造型语言方式在当代的形式主义、观念主义大艺术环境下,依然没有丧失其光芒。国画人物画在写实造型上也更加深入。李乃蔚的作品《映月》,以极为工细的笔墨描画一位吹箫的女子,其手法近似于古典油画的细腻,造型准确生动。又譬如王冠军的《锦瑟年华系列》,依然采用的是写实的造型手法。   (二)趣味造型
   写实人物画的出现,使人物画突破了传统人物画有了新的可能,而写实人物也打开了人物画的新局面。对于当代人物画作品造型的研究,可将人物造型分为三类:抽象人物趣味造型、动漫趣味人物造型、笔墨趣味人物造型。这三类人物造型更注重画面的形式美感和作品的观念意识,但是这类创作又继承了写实人物画现实层面的人文关怀,如果说写实人物画的人文关怀有时代的责任感、历史的厚重感;这类的趣味造型人物画要轻松的多,在对社会现实的深入思考、对生存环境的深入关切,同时还带有一种反思与批判,“在嬉笑怒骂之中见真性情” ①。
  1.抽象人物趣味造型
   抽象人物趣味造型,即是不关注人物本体的造型结构,将人物结构简化,甚至抽象化,使人物造型更能贴合作品本身情感抒发的需要。如邵戈的作品《城市垃圾·人之初》之一②,作品中的人物即简化为一个人形的轮廓,人物的表现上也和画面其他的地方的处理手法一样,使人物和所表现的城市垃圾一样,融为一体,表达了一种批判精神,具有一定的哲学思考。这类抽象人物趣味造型往往直面现实而不是逃避现实,体现艺术创作的现实批判功能。
  2.动漫趣味人物造型
  刘庆和作品中的人物造型具体形象,人物往往都是简单概括化和理想化的形象,这样的人物形象表现出一种恐慌感、不确定感或游离感,人物造型那种盲目、游离、无所归属感,反映出对当代都市精神状态的一种理解。整个画面营造出一种荒诞的感觉。刘庆和的作品人物造型质拙,近似于漫画中的人物形象。另一位代表画家李津,他的作品都是表現艺术家平时的生活和个人的思考,将自己的形象通过变形夸张的处理,让人物形象更幽默风趣,更像是一幕幕的动漫剧集一样,诉说着艺术家的生活、情感。
  动漫趣味人物造型的人物形象是通过丰富的想象和归纳概括的能力将其典型的特征和个性呈现出来。根据角色形象特征和个性的需要,通过删减和强化、变形或夸张,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有趣。因而,产生了比现实更“真实”的人物形象。这样的作品幽默风趣,轻松自由的表现风格,具有无穷的艺术魅力,符合人们的心理感受和审美趣味,深受人们的喜爱。
   3.笔墨趣味造型
   在当代国画人物画中,还有另外一类作品的人物造型,关注的不再是人物形象本身,更注重笔情墨趣所呈现出来的艺术趣味,人物造型在画面中只是画面需要的一种因素而已,笔墨的趣味才是主导。这类作品对笔墨塑造能力要求更为严格。周京新的人物画,整个人物形象通过笔墨来塑造,他自己戏称自己的绘画方式是笔墨雕塑。
   总之,纵观国画人物画发展的整个历程,艺术家们都在寻找自己的艺术语言,各种形式的艺术都可以纳入进来,相对于传统人物画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多样性和包容性。我们在了解当代的艺术品时,也在为自己的艺术语言寻找方向。
  注释:
  ①张江舟:《思与境谐》,南昌:江西美术出版社,2010年,第53页。
  ②张江舟:《思与境谐》,2010年,第39页。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895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