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管风琴改编乐曲《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演奏宏观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庞渤的改编曲《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是一首国内外电子管风琴重大赛事与音乐会中经常演奏的经典曲目。这首作品柔美与激情并存,技术性与音乐性并重,是研究电子管风琴乐队型作品的上乘选择,本文取材这首乐曲的原因正是如此。文章以乐曲本身为基点,展开配器、奏法等多维度的研究,将笔者的客观心得记录下来,以资读者参考。
  关键词:电子管风琴   《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
  中图分类号:J6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09-0009-02
   在电子管风琴乐曲中,协奏性质的大型器乐曲并不多见。庞渤改编的电子管风琴乐曲《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正是这类难得的乐曲之一,其改编自拉赫玛尼诺夫根据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改编的一首协奏曲,在钢琴作品的家庭中,这已经是一首具有相当难度的乐曲,改编为电子管风琴乐曲后,其演奏难度大为增强,如何演奏好这首乐曲即是以下部分需要讨论的问题。
  一、宏观乐谱分析
   (一)表情发挥空间极大
   纵观谱面,第一印象就是《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全谱表情记号较为稀少。长达16页的乐谱中,文字形式的表情记号共出现40次,平均每页表情记号密度不到3个,分别是:sf出现2次,ff记号出现6次,f出现5次,mf出现3次,mp出现7次,p出现2次,pp出现1次,sfp出现2次,cresc出现4次,rit出现3次,poco a poco dim出现1次,poco a poco cresc出现2次,dolce出现2次。符号形式的表情记号共出现7次,其中渐强4次,渐弱3次。
   表情记号密度越高则乐谱的表演效果一致性越高,同样对演奏者的限制程度也越高;表情记号密度越低则乐谱的表演效果更呈多样化,对演奏者限制程度越低。依照这种规律,该乐曲在演奏表情设计的过程中为演奏者预留了极大地发挥空间。
   (二)演奏技术难度极高
   从乐曲开始,Allegro vivace的速度下,右手以每分钟约130-160拍的频率奏响一连串的十六分音符,自33小节开始,这种高速演奏的十六分音符移至左手演奏,对左手手指机能带来严格的考验,而下一次变奏开始,难度逐渐增加,双手演奏快速十六分音符音型,最高的演奏难度出现在72小节处,演奏者需要使用脚键盘演奏出同样的十六分音符主题旋律,对于大多数演奏者来说,这种难度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而在87小節开始,左、右手开始在上、下键盘上交替快速演奏和弦,这样的演奏不仅会使观看者产生“眼花缭乱”之感,大范围的前臂移动对演奏者的键盘熟悉程度也将产生极高的要求。
  二、演奏设计的把握
   对于这首乐曲而言,电子管风琴这种演奏形式的变化并不妨碍其与原作在风格上的继承关系。原因是经改编后的作品,虽然结构有所变化,但配器、表情、织体方面几乎完全沿袭了原作,更类似于原作的“电子管风琴精编”版本,因此电子管风琴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的演奏风格依然是协奏曲版本原作的顺延。
   (一)紧扣浪漫主义风格
   《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原作创作于1934年,这个时代是作曲界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无调性、新古典、十二音等新的作曲技法层出不穷,传统作曲技法被大多数作曲家遗弃,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拉赫玛尼诺夫依然使用浪漫时期的技法完成了这首作品,因此虽然按照创作年代而言这首作品不应算作浪漫时期作品,但其音乐风格却又是货真价实的浪漫主义作品。这种“浪漫主义”特质在传统和声技法、配器上追求音色的传统价值观、虽然复杂但却不失传统思维的曲式结构方面皆有体现。因此,在对作品进行编配时,庞渤首先注意到这个特点,在配器等方面尊重了浪漫时期应有的音色特征,演奏者在演奏时也应在表演中注意尺度的把握。
   (二)民族主义痕迹的发掘
   虽然《24首小提琴随想曲》的作者帕格尼尼是一位意大利作曲家,但拉赫玛尼诺夫在创作《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时仅仅借用了原曲的主题,在旋律的发展、和声配器曲式等手段的使用上并无明显顺延,因此二者在风格的传承上并无明显的关系。拉赫玛尼诺夫毕竟是一位俄罗斯作曲家,个人的民族属性也被作曲家嵌入了音乐之中。如作品最广为人知的第十八变奏处,旋律饱含浓郁的俄罗斯式忧郁情绪,庞渤在改编的作品中完整地对这种情绪进行了保留,自126小节开始,这一经典的第十八变奏得以完整重现,编曲者不仅顾全了旋律,对原始配器层次也予以保留,而演奏者在此处的处理亦应注意俄罗斯式忧郁情绪及电子琴音色的控制,才能真正重现作品的民族主义特征。
   (三)技术性与艺术性的统一
   由于特殊的手指条件,拉赫玛尼诺夫就是世界当时首屈一指的炫技演奏大师,由其创作的作品亦然带有明显的炫技性特征,虽然其最具炫技性的巅峰作品是《第三钢琴协奏曲》,但《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依然是一部具有高级演奏难度的钢琴作品,不得不提到的是这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子管风琴作品后,演奏难度不难没有降低,却出现了提高。
   如:自乐曲开始的第10小节,主题以Allegro vivace的速度在右手快速展开,发展至34小节时,主题的速度毫不减慢却移至左手演奏,这是原作者拉赫玛尼诺夫对该曲的第一次演奏难度提升,而值得一提的是75小节处,改编者庞渤将同样快速的变奏移至脚键盘演奏,这是一种演奏难度质的飞跃,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首乐曲的改编在某一个层面将电子管风琴作品的演奏难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但这个难度记录并未停止攀升,79小节处,上、下键盘被填充了织体内容,且双手在上下键盘间不停交换演奏不同音色的音程,这种极高难度的改编又刷新了该曲刚刚创造的演奏技术记录。    但从另一种层面出发,艺术与技术性永远是一对矛盾。演奏过程中过分强调技术性势必会影响音乐“表情”的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极高的技术性却能极大增强音乐表演的可观赏性,但从这首作品作为庞渤电子管风琴比赛的参赛作品這一角度而言,一定程度上突出技术表现也可以说是无可厚非的。
   出于炫技的需要,高难度的快速段落几乎成为必须具备的要素,而快速演奏势必压缩交代每个音符所需的时间,而这种时间上的压缩其结果必然是每个音符所包含信息量的减少。这种理论的两个出发点其一是对于听众而言,即便演奏者的技术驾驭能力处于完全的理想状态,但单位时间内有效接受的信息量是有限的,音乐欣赏是瞬时记忆叠加的结果,而大量瞬时记忆的叠加必然使得听众不能完全记得每个演奏部分的细节,仅能对每一个瞬时片段留下感想与印象,因此过分的强调“炫技”对听众而言,听众在接受过程中丢失的信息量极多,也许会对演奏者的技术产生满足感,也就是俗称的“过瘾”,但却不能积累足够的材料使意蕴在脑中成功的凝结出足够的美感。
   因此,在演奏时演奏者必须在仔细权衡技术与音乐性的平衡之前提下,进行有效地演奏设计,方能实现技术性与艺术性的高度统一。
  三、结语
   对于电子琴管风琴演奏的研究,因视角的不同其着眼点必然多种多样,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对于庞渤改编电子管风琴乐曲《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的演奏研究从宏观乐谱出发,对谱面的表情记号分布、演奏的整体风格、民族主义创作思想、炫技与音乐性的对立统一等几方面展开鸟瞰式的讨论,并未从微观处对作品进行细致的分析,但这并不影响此文以一篇演奏参考性质文章的面貌出现。
   宽泛的表情规定给了演奏者空阔的二度创作空间,但这并不等同于演奏者可任意处理音乐的表情,表情的二度创作与音乐创作的时代、民族、作曲家等背景息息相关,如此文讨论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的表情处理若脱离了浪漫主义风格、俄罗斯民族音乐气质和拉赫玛尼诺夫晚年的生活背景进行凭空的、离经叛道式的处理,其结果是很难成功的。民族属性与时代风格赋予每部作品自身独特的气质,可以说民族性与时代性二者都是音乐本身的文化符号,脱离了文化基因的音乐之美是不存在的,因此本文才以这二者作为关于音乐处理的讨论基点。
  参考文献:
  [1]庞渤.庞渤双排键电子琴比赛经典演奏曲集1[M].北京:海洋出版社,200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896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