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幸福感,谁给?

作者:未知

  我想谈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师的幸福感,谁给?也许很多老师会觉得答案是,学生给,但我今天想说,不是,我们老师的幸福感,自己给。
  从心理学上讲,人对很多事情的反应来源于自己对事件的认知,而并非结果。正如情绪ABC理论:人不是为事情困扰着,而是被对这件事的看法困扰着。
  从毕业到現在入职近两年的时间里,我刷新了对“老师”这个职业的很多认识,也学习到了很多在象牙塔里面从未学会的技能。两年来角色的转变,虽然坎坷但意义十足。
  刚来到学校时,我憧憬着在这个美丽的学校里面一定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我向往教师角色的“神圣使命”,当我拿到学期课表时,顿时傻眼了,一个小科目,除了要带6个班以外,每天还有3节晚自习,一星期12节晚自习,一时间真心有点扭转不过来。刚开始,总是忙里忙慌,从一个班上完课就赶紧跑下一个班去。一个月过去了,自己整天忙忙碌碌,但感觉没有成果,更没有幸福感。我决心改变这个局面,我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作业面批、当堂背诵、看晚自习第三节时阅读书籍或备课等等。经过这样一改变,我居然发现自己的工作效率明显提高了,对学生的反馈也及时了,这比之前整天毫无头绪的忙碌感觉要幸福踏实多了。
  虽然在教学上规划了时间,但作为一个班的副班,有时面对正班外出学习,自己又是一团乱麻。每当这时,同事总是送来拥抱,并热心地问是否需要帮忙。他们还夸我是他们的精神动力,每当累的时候想到我,就又满血复活了,我也总是大笑说:我同寝室的李老师和赵老师是我的精神动力,他们几乎没有12点之前入睡过。每当我们周末聚餐时,两位却随时要加班。想想她们的辛苦,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我们这一群刚入职的年轻人,面对苦和累,我们相互鼓励、互相支持。每当想到我们虽然年轻,就担任着孩子们的守护者、学校的铸就者的角色,心里总会无形地感到幸福。
  也许大家会认为我在寻求自我安慰,但我还是认为,人活着一定要想得明白。艾里斯的情绪ABC理论就是把中国的俗语“想得开”上升到一个科学理论的高度。如果我们作为老师,自己都想不明白又怎样让我们的学生信服。有一次,12班的学生跟我开玩笑说:老师,你一个月工资就两千块钱,还不如搬砖的。顿时,班里哄堂大笑。等学生们安静下来,我笑着回答说:感谢这名同学善意的提醒和对我“格外”的关注,教师的收入确实微薄,但我想问问同学们,这课我讲我的工资也是两千,不讲也是两千,那这课咱是讲还是不讲?结果学生却异口同声地回答:讲。我继续问:那为什么要讲?学生窃窃私语,我严肃了表情。正好本书最后一单元讲的都是探索生命的意义,干脆我就直奔主题:“如果说生命的意义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话,请问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你愿意拿多少钱换取?我想谁都不愿意活在一身铜臭里面吧?俗话说:千金难买我开心。你们学习,因为你们想上大学,你们希望将来可以活得高雅一些,你们愿意让自己的灵魂更高贵些,让自己变得更有思想。而我教书,因为我希望在我的指导下,你们都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我教书的意义,也是我个人生命价值的体现。如果只瞅着那点钱,你不努力,他不奋斗,这样的中国早晚有一天会不攻自破。咱们曾经上百年的屈辱历史,估计又要重蹈覆辙吧!”听完我的话,那名同学低下了头,同时带头鼓起了掌。
  说实话,对于学生上课挑战老师,我确实措手不及,但并没有怨言,孩子是无知和无心的,正因为如此,才是我们教师存在的意义。
  很多时候, 你想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你觉得身边的人都是天使,你就活在天堂里;你觉得周边的人都可恨,你身边就是一群恶魔。孩子是可爱的,他们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成年人总在用金钱衡量一切,他们只不过是耳濡目染罢了。因此,只有当我们成年人重新定义自己的使命,生活的色彩才会更加绚丽。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03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