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虐童事件透视学前教育监管的缺失

作者:未知

  摘 要:近日,接二连三的虐童事件,接连刺痛公众神经,10月份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陆续发现园区存在虐打幼儿事件,延续时间长达一年,受害幼儿众多;11月初,网上曝光了上海携程亲子园老师灌芥末、推搡幼儿等虐童事件。
  关键词:虐童事件 学前教育
  11月22日,北京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幼儿被老师用针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事件更是将幼儿教育推上了风口浪尖,引起全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一南一北两大中心城市先后发生幼儿园内伤害儿童的事件,在全国和网络世界掀起对幼教师德和幼儿园管理的强烈质疑。这决不能用媒体时代的曝光效应进行解释,更不能简单归因于肇事幼儿教师道德问题。针对虐童事件,除了要查明真相,追究肇事者法律责任之外,我们还应该反思当前我国幼儿教育的深层次问题。虐童事件接连曝出,绝不能理解为偶然事件,它的严重性在于已不是个案,家长们的悲愤,已演化为忧虑、不满和无助。虐童事件涉及对幼教行业的整体性反思,以及对社会综合治理此类事件能力的反省,我们要从学前教育易被忽略、管理最薄弱的环节来找出诱发幼儿教师“虐童”的原因,寻求解决方 法。
  作为一名基层学前教育管理工作者,我觉得充分肯定当前绝大多数一线幼儿教师辛劳工作和付出,是我们讨论虐童事件的大前提,虐童事件更多的是折射出当前学前教育监管上的缺失问题。
  首先是政府投入不足,学前教育数量质量堪忧。长期以来,政府对幼儿教育的“欠账”是导致虐童现象产生的原因之一。我国的依法治校、依法治教还没有形成,学前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法范畴,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不足,在办学条件、师资力量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政府在公办幼儿园建设上明显投入不足,幼儿教育资源远远无法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幼有所育,这是十九大报告在民生建设方面提出的新目标,而当前学前教育发展面临着数量和质量两方面的结构性矛盾。从数量方面来看,主要表现为幼儿园和专业幼儿教师数量不足。以安徽省为例,自2011年以来,全省先后实施了学前教育第一期(2011-2013年)、第二期(2014-2016年)三年行动计划,按照“广覆盖、保基本”的要求增加财政投入,扩大学前教育资源,努力构建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截至2016年底,全省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为84.3%,共有幼儿园7895所(公办园2982所,民办园4913所),在园幼儿192.6万人(公办园74.1万人,民办园118.5万人),专任教师75743人(公办园21919人,民办园53824人),虽然取得了快速的发展,比2010年入园率增加了35.8%,园所增加了3877所,但仍不能完全满足适龄幼儿入园需求,加上“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未来几年入园幼儿数激增,给学前教育发展带来极大的挑战。从质量方面来看,主要表现为幼儿家长的多元需求和幼儿教育专业性不充分和不平衡之间的矛盾。一方面,家长的目标已经从“幼有所管”向“幼有所育”轉变,渴望孩子在知识、能力、心理、情感等方面全面发展。另一方面,这种普遍性的需求,又因为家长经济能力的差异而形成不同的支付能力,优质的幼儿教育资源更多向城市、向城市中的少数幼儿园集中,入好园难问题普遍存在;农村地区、城市低收入群体和流动人口所面临的幼儿教育专业性问题,甚至比少数幼儿园的虐童问题更为紧迫和突出,这些家庭面临的“虐童”风险可能更高,更应该引起重视,不能在讨论幼儿教育时被屏蔽或忽视。政府部门必须加大投入,把学前教育纳入政府规划,合理规划布局建设更多合格幼儿园,扩大公办幼儿园覆盖率,扩大优质学前教育资源,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虐童事件的发生。
  其次是教师专业发展滞后,幼儿园管理制度缺失。根据2015年底教育部发布的《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显示:有幼教资格证的教师占比为50%,师幼比平均为1:22。这表明,接近5成的幼儿教师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幼儿教育专业培养,持证比例低问题堪忧,但更为突出的是幼儿园专业教师数量严重不足,缺口较大,不能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当前师幼比过低问题普遍存在,师幼比越低,教师的工作压力越大,日常教学中就越容易从以教育为中心变成以管理为中心。即便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三个老师(两个教师一个保育员)管四五十个孩子的情况是常态,更别提普通城市甚至农村幼儿园。比如我们芜湖市,就经济发展水平和学前教育发展状况而言全省乃至全国并不算差,除了公办园以外,很多民办园为了节约成本,超班额现象普遍存在,“兩教一保”无法配足配齐,带班老师的压力可想而知。相比较而言,师幼比过低导致的管理难题,更容易滋生教师违规行为。在幼儿教师总量严重不足、全国各地迅速扩大学前教育资源的大背景下,一些非专业幼教教师甚至没有教师资格证的人必然要进入幼教队伍。缺少了专业性保障,在日常实施教育行为中就隐藏着风险,非专业教师容易把传统的管教、惩罚方式运用到教育环节中。针刺、抹芥末等极端行为被曝光后引起大家广泛议论和关注,其实,诸多非专业的教育方式在日常管理中更频繁地发生,尤其是在规模不大的民办幼儿园中表现得更为突出。上海携程公司创办亲子中心,目标就是为员工提供便捷、优质、低价的托幼服务。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曾撰文分析当前我国幼托、幼教领域的困境,表达了公司创办亲子中心的初衷,现在看来,梁建章的初心,输给了当前中国幼儿教育的专业性总体不足。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有上市公司的投资和经营,依然存在严重违规事件。这意味着,即便幼教领域有大资本支撑,但同样不能弥补专业性短板问题,即便可以解决,但也只是个别解决、部分解决,无法在短期内总体改观。我国学前教育正处于起步和发展阶段,各级各类幼儿园良莠不齐,整个学前教育存在公办园“稀缺化”,民办园“两极化”问题。很多民办幼儿园管理水平相对低下,幼儿教师社会地位不高,工资待遇低,教师队伍流失量大,稳定性差等问题困扰着幼儿园举办者和管理者。很多幼儿园管理者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而选聘一些不合格的幼儿教师,在教师专业化发展过程中,只注重教师课程组织实施能力发展,忽视教师心理专业化发展,甚至在处理家长反映的问题时,为了附和家长及维护幼儿园利益而忽视事情的真相,导致一些幼儿教师心理失衡而把怒气发泄到无辜的孩子
  身上。
  幼儿园在对教师管理上没有没有构建一个没有暴力的教育环境,疏忽了对幼儿教师专业素养与师德考核,专业素养提升局限在技能方面,师德考核浮于表面,大部分以听讲座写心得等形式完成师德培训,没有形成一套比较完善的监督与管理体制,让个别教师不能、不敢虐待孩子。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学前教育管理和业务指导力量单薄,难以适应由于幼儿园快速发展带来的日益繁重的管理和指导任务。只有综合解决这些各方面的问题,才能有效解决幼儿园监管缺失的问题。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356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