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愉(六首)

作者:未知

  一封信
  一封简短的信
  她读了又读
  在电饼铛冷却的黄昏
  紫跖草低垂的厨窗边
  我能感到这个女人
  正陷入忧伤
  在一封信里她经历了什么
  而当她又自一个日子里忙活开
  我找到这封安放在
  盒子里的信
  只有简短有力的笔触
  只有相安无事的告别
  在一封信中
  给父亲的呜
  我的兒,当初他凝视这一湾水面
  还不会说出任何一个字
  我知道他心里会有一个字,有数千个
  但他只说出了“呜”
  对日落和那边的香樟丛说“呜”
  向窜出水面抖动着尾羽的野凫说“呜”
  我的儿
  如果那时水上映着的不是一片夜空
  星星会燃烧殆尽。
  我的儿,后来他长大成人
  粗枝大叶越过了我
  当我们同眠在单薄的行军床上
  透过旧防所的窗台,
  当我也凝视这一湾水面。
  欢 愉
   ——读吕德安
  虫鸣伴随星光
  很快在屋后草坡中
  形成了一道声墙
  仿佛星光是它们带来的
  是为了迫切陈述
  逝去的光辉
  而在阴沉抵临时
  才压低声音
  这或许意味着秘密
  抬升了夜的一角
  当我回来并为此
  感到愉悦时
  想到星光出现的地方
  原是乱石累累
  只用虫鸣
  做了一间偏屋
  秋 日
  秋日,有着乌苏啤酒陌生的清冽
  和草地上狐狸一晃而过的枯黄
  在一个早产儿的眼中
  秋日是哭泣,是信手拈来的温柔
  尺蠖蛾
  是时下突然的阴暗令你打开
  屋里的灯。
  而当我感到哪里不对劲
  你已惊叫起来——到处是
  白蚁,在桌布和地板上
  (刚掉落的翅翼似乎还动弹着)
  它们一定以为这是个避难所,
  一定是猝不及防时  又弄错了光源。
  但一只尺蠖蛾并不这样
  它学会了在光亮的边缘一次次
  拍动着,像学会了等待——
  在旧衣柜镜前收拢好翅膀
  (尽管还有些许颤抖)
  当我用一块破布抵住玻璃门下
  的缝隙,起身时看到  外面
  柠檬桉正经受住一次狂风。
  雨 靴
  在失而复得的照片中
  我辨认着这个至亲的人
  斑斓穿透的窗台,
  竹林鸟漫长的叫唤。
  那时他站在墙院里
  像是孤寂的一瞥。
  有几次我梦见
  从屋后杉林下来的人
  胳膊里挽着一捆甘草
  穿着棕色雨靴。
  在他离开后的多年里
  我没再坐过那张摇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413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