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邓亚军:新中国第一代DNA女鉴定师

作者:未知

   “6年的公安现场法医,16年的DNA亲权鉴定,看尽人间冷暖悲欢。”“中国第一代DNA鉴定师”邓亚军的微博上,写着这句高度概括她人生经历的签名。“纵横”人性考场十余年,她是最公正的判卷老师。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遇不到”
   “我们要做加急。”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内,一个外地男人语气平静地提出需求。在他身边的是扎着马尾辫儿、同样平静的妻子,还有他们一脸懵懂的孩子。作为该鉴定所所长邓亚军的助理,赵佳悦了解这位客户的情况:之前带孩子做过一次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并非亲生,这次带上妻子一起,是为了再次确认,也是让“死不承认”的对方现场见证。鉴定结果仍为“不支持”。
   不发一言的妻子拿着报告离开了鉴定所,赵佳悦跟了出去。站在高处,她看见她出门后点了一支烟,边哭边扶着栏杆下楼,脚步异常飘忽。
   在赵佳悦的印象中,大部分客户都像这位妻子一样,在鉴定所时平静如常,出门后开始崩溃痛哭。当然也有特殊案例:当场动手的、拿到否定结果把孩子扔到一边的……只是这位所长助理见到的,远不如所长邓亚军报告里的多。
   有十多年DNA亲子鉴定经验、做过的鉴定有十几万例,邓亚军早已对婚姻的破碎见怪不怪。面对来猎奇的网友和媒体,她可以讲出各种令人惊掉下巴的故事。结尾时,她习惯淡定地补上一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遇不到”。
  从种马名犬覆盖到牛羊肉片
   事实上,DNA亲子鉴定的客户类型很广泛,怀疑妻子出轨的丈夫们只是冰山一角。经常拿出陈年旧案委托的公安机关、怀着孕想知道孩子父親是谁的年轻女孩、甚至还有猫狗牛羊的主人,都是行业的难题制造者。
   要解决这些客户的问题,就必须在追踪到新技术时立刻实践。在最不熟悉的哺乳动物亲子鉴定领域,邓亚军曾带领团队“从牛做起”,完成了公牛和小牛的亲子鉴定。而之前的技术只能鉴定母牛和小牛的亲子关系。
   打开动物类的口子后,邓亚军的团队收到了千奇百怪的鉴定需求,鉴定对象从种马名犬覆盖到牛羊肉片。“最离奇的是,陕西省的交警曾来鉴定一只被车轧死的兔子,他们排查出两辆嫌疑车辆,让我们通过车上沾的兔子肌肉组织确定肇事者。”如今说起这件案子,邓亚军依旧兴趣盎然。
   有位丈夫和妻子个子都不高,儿子长得高,被邻居拿来开几次玩笑,丈夫就走了心,带着孩子来鉴定;有位丈夫和好朋友过年喝酒,朋友酒醉说一句“你儿子是我的”,丈夫揍了朋友一顿,却还是因为心里别扭来做鉴定。几句打趣,就能埋下怀疑的种子。而生命力顽强的种子,一篇报告完全拦不住。
   曾有一位穿着体面的老绅士来做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面对这个好结果,老人翻了脸:“我没有生育能力,怎么会有孩子!”
   “他去上海、南京、浙江的亲子鉴定所,结果都和我们一样”,邓亚军说:“可他还是不信,说我们机构间彼此认识,我们有可能串通结果。”
   几年前,在湖北卫视的真情帮扶类节目《大王小王》中,邓亚军帮助草根明星山楂妹寻母,当在场所有人都坚信台上的老妇就是山楂妹的母亲时,邓亚军给出了“不支持”的鉴定结果。节目现场哭成一片,一向情绪稳定的邓亚军也推开眼镜抹起泪来。
   经这一电视节目寻亲的人中,很多人最后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家人。在邓亚军看来,这是一种遗憾,但她同时抱有希望,“我总觉得他们还有希望”。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微信公众号)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50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