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两天百公里,他们为什么坚持

作者:未知

   每年春秋两季,数以万计的大学生从长沙出发,用双脚丈量土地、穿越城市。“大学期间一定要走一次湖南百公里”这句有魔性的话,一届一届地往下传承着。不设名次,没有奖金,没有加分,一茬又一茬的人,愿意自掏腰包去“受虐”。今年4月20日、21日是第19次湖南百公里徒步活动,1.9万余人要在两天时间内,穿越长沙、湘潭、株洲3座城市。年輕人放下手机、放下娇气,就算走到一瘸一拐,也要朝终点推进……
  一个带一个 一届“坑”一届
   湖南百公里,每年分春秋两季。每次报名参与的毅行者,九成都是在校大学生。
   9年前,大二学生邓灏第一次参加湖南百公里时,队伍中大多数还是湖南各地的户外爱好者。报名的5000多人里,最终只有1000多人到达了终点。第二年,在邓灏的组织下,他所在的长沙理工大学有1000人报名参加百公里;2013年,突破2000人,占总人数的五分之一。
   邓灏早已毕业去了广州,但“不走一次百公里,大学就不完整”成了湖南高校中流传度很广的一句“咒语”,它的魔力,将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拽入这支行进的队伍中。
   杨唯祎在大一军训时无意拿到了一张湖南百公里的宣传单,她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走100公里到底是什么感觉?记者认识杨唯祎时,她正在准备第4次参加百公里。“没有人愿意跟我去走第二次,但每一次都有新的人想要去试试。”今年,她拖上了交往不久的男朋友。一个带一个,一届“坑”一届,这是百公里在大学生中生长的方式。
   青春是无敌的。2012年毅行者首次突破1万人。组委会从当年起每年增设秋季百公里,但参与人数每一次都有增无减。今年,原定的1.5万个名额全部报满,追加的4000个线下名额也很快被抢光。
  “大致若驴”
   江岸说,百公里是一棵野草。
   多年前开始玩户外时,江岸给自己取名“大致若驴”,后来很多人都觉得这无比贴切:江岸行事总是做个“大致”,但他有股驴劲,不撞南墙不回头。就是这样一个人,在2010年创办了湖南百公里。
   大概也只有这种人,会去接下一个烫手山芋。2007年,华声在线网站旗下华声论坛的120多名驴友,从长沙市南郊公园出发,连续徒步24小时抵达韶山。经过两年发展,活动规模突破千人,有关部门随即要求华声在线出面接手并规范活动。
   江岸当时在网站做杂志主编,公司上下都知道他喜欢户外运动。于是,一道选择题摆到江岸面前。接手的话,没钱、没人,盈亏自己承担;不接手的话,活动直接取消了事。江岸选了前者,他将活动正式命名为“湖南百公里”并重新设计了路线,沿湘江而上,途经长沙、湘潭、株洲三地,总路程84公里。
   熬过没钱没人的头几年,2014年,江岸牵头成立了华声户外运动有限公司。长势迅猛的百公里依然保持着野草的本色,“不发文,不投钱,不封路”,10年下来,湖南百公里走成了全国最持久、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主题徒步运动。
   今年,江岸的顶头上司——55岁的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龚定名也“报名”了。4月19日夜里,辗转不眠中,他在百公里志愿者群里发了一条微信:“注重细节。每一个细节都是我们成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原来坚持往前走,没那么可怕”
   4月20日,湖南百公里启程的日子。早上7点多,57岁的王兴银走在通往长沙市中盈广场的路上。这是他的第5次百公里之旅。
   2017年之前,王兴银曾经三次报名参加百公里,又全在临行前因畏惧而放弃。2017年的春节,从大年初一到初四,他每天从家出发,分别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直走,走到精疲力竭,“原来坚持往前走,没那么可怕。”
   高声宣布“出发”后,龚定名跟王兴银一起,走进了浩浩荡荡的毅行队伍。他们统一穿着蓝色T恤衫,上面写着:新青年,新梦想,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时光交织,一代又一代的青年,都想要走得更远。       (摘自《工人日报》)
论文来源:《文萃报·周五版》 2019年1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55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