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己利他视角下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行为逻辑初探

作者:未知

  摘  要:本文采用文献资料法,以为己利他的理论视角对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行为逻辑进行研究,探究场景中体育“非遗”传承人是如何行动的,揭示体育“非遗”传承人为己利他的行为逻辑表现;他们传统体育技艺突出,具有一定的社会资源,拥有较好的村落声誉。是村落间公认的“能人”,体育“非遗”传承人为己的行为逻辑,无形中会挫败同样在进行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和发展的部分边缘人物。传承人的利他行为能使上级部门和村落参与的群体有效整合,实现互利共赢的局面。然而传承人的消极懈怠行为表现会影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本文只是以为己利他作为研究的理论视角,尚未深入,不够完善。因此,也未能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但是,在“以人为本”的指导思想下,对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行动逻辑将会是今后学术界研究的焦点,本文的研究可为今后这方面的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体育  非遗  传承人  行为逻辑
  中图分类号:G8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03(b)-0208-03
  Absrtact: Using the method of documentation, this paper studies the behavioral logic of inheritors of sport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elf-interest theory, explores how the inheritors of sport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act in the scene, reveals the behavioral logic of inheritors of sport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for self-interest; their traditional sports skills are outstanding, they have certain social resources and have better villages. Reputation. It is recognized as a "capable person" among villages. The logic of inheritance of "non-legacy" of sports will invisibly frustrate some marginal figures who are also carrying out the protection,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of sports. The inheritor's altruistic behavior can effectively integrate the superior departments and the groups involved in the villages, and realize the situation of mutual benefit and win-win situation. However, the negative slack behavior of inheritors will affect the protection and inheritance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This paper just regards self-interest as the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of research, which has not been thorough and perfect. Therefore, the corresponding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have not been put forward, but under the guiding ideology of "people-oriented", the action logic of sports "non-legacy" inheritors will be the focus of academic research in the future. This study can provide reference for future research in this area.
  Key Words: Sports; Non-legacy; Inheritor; Behavioral logic
  “中華文化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奋进的不竭动力,加强对各民族文化的挖掘和保护,重视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1]”是我们党和民族培养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的根基。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强调,“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2]”让文化遗产活起来一时成为学术界研究的热点,迄今为止研究涉及了民俗学、社会学、人类学、法学等学科领域。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体育“非遗”)作为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保护与传承发展正面临着诸多困境,诸如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认定制度不健全、社会关注度不高、物质保障力度不足、人文精神关怀欠缺等,极大地阻碍和制约着体育“非遗”保护与传承的相关工作。传承人作为非遗传承的主体,是非遗传承和保护的核心和关键要素[3],现有对体育“非遗”传承人的研究主要关注的热点在于,“非遗”传承人认定、身份认同、地位获得、保护机制、档案建设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然而在体育“非遗”传承人行为逻辑的研究领域中尚未涉及,因此,通过体育“非遗”传承人的口述,探讨场景中传承人是如何行动的,他的行为逻辑是什么?及行为表现。   1  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认定
  查阅资料得知,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认定结果中,体育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归属于传统技艺类,但在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将体育类“非遗”类项目进行了明晰细化[3]。体育“非遗”传承人多数来自民族村落,我国对传承人的认定按2008 年文化部出台《认定与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4]对符合的申报者进行认定。然而在认定过程中也关注人力资本、社会资本、政治资本的影响。官方认定体系注重的是技艺水平、传承能力,也即人力资本。对于代表性和影响力的要求,官方认定部门很难去准确评价,这就给了社会资本以运用空间[5]。因此对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认定主要考核的核心是传承人的人力资本。社会资本仅作为参考。
  从传承人认定的过程中可知,传承人具有较为突出的人力资本、社会资本,他们也算是民间传统体育方面的精英,传承人是一种群体的身份象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承载者和传递者,是上级文化管理部门与民间传统体育文化之间交流沟通和精神传达的关键纽带。是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直接负责人和有力保障者[3],传承人的身份地位直接影响着非遗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为此,国家赋予了该群体享有的权利和应履行的职责与义务,传承人得到政府文化部门以及媒体的热捧,部分非遗传承人还得到国家的资助。他们受到上级文化部门的重视和“关照”,在族群中也获得良好的村落声誉,从而为自己积累了社会资源。
  在上级文化部门和族群中被称之为“能人”。
  2  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行为逻辑分析
  2.1 传承人的为己
  朱富强(2010)认为人的本性是为己,个人需求是行为目的和活动的本质[5]。传承人如何为己,首先我国“官本位”的传统文化思想根深蒂固,因此作为普通的村民看来,被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不仅可以获得精神层面的荣誉感和实现的满足感,同时在某种程度上还可以获得攫取利益带来了机会。但凡能够在村里被认定为体育“非遗”传承人的村民,多数属于村民眼中“能人”。在调查中发现,传承人多数是村落中所公认的“能人”,首先他们有着较高的体育技艺,有着聪明的头脑,处事精明圆滑,有着一定的社会资源,有些传承人还在当地的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他们利用自己工作身份可以获取较多的资源信息,领各种机构颁发的荣誉证书,知道如何跟官员、媒体打交道。建立自己强大的社会资本网络。同时部分传承人会充分利用自己传承人的特殊身份,与上级文化管理部门做好保护宣传工作,与旅游经济联姻,发展民族传统体育与地方旅游相结合,发展当地的经济,为村民带来财富。随着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大,国家资金补助的增加,由此,可作为自己财富增长的一种方式。上级文化管理部门为了更好的开展非遗文化的保护工作,或者做些政绩工作也需要传承人的配合,因此文化管理部门也会跟传承人形成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使个人在荣誉感和获得感得到满足。上级文化部门需要传承人代为宣传和转达各项指示文件,成为了国家意识行为的政策执行者,但是无形中出现了较为不利的一面就是,挫败了同样在进行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发展的部分边缘人物,这一点是值得政府相关部门关注的。
  2.2 传承人的利他
  体育“非遗”传承人是国家政府部门给予他们特殊的身份,是传承和发展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要素,国家不仅赋予他们相应的权利,同时也要他们履行相应的义务,是一项光荣和特殊的使命。体育“非遗”传承人的利他行为中的他,可以是集合起来的整体,也可以是单独的个体,例如,上级文化部门需要相關的材料、影像、表演、宣传等工作他们会积极配合上级部门所安排,尽自己所能。虽然他们得到的补助十分的低,甚至经常要占用劳作、休息时间。同时,这给传承人在上级文化部门面前留下很好的声誉,积累了一定的社会资源,上级部门一有需要表演展示时就会及时通知传承人,这样不仅上级文化部门有政绩可出,传承人也得到相应的红利,形成了一种利益共赢的共同体。与此同时,在传承人带领下通过社会资本整合,组织召集村民进行文化商演与旅游景区合作,增长自己和同族人的财富,显然传承人不仅仅是传统体育文化的保护传承者还是地方经济创收的领导者。在族群村落间收获良好的村落声望,也可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和家族的人积累社会资源。自身的威望在村落间不断提高,为自己日后开展工作带来了诸多便利。传承人的利他行为,其中也包含着为己,形成了一个互帮互利合作共赢的统一体。
  2.3 传承人的消极懈怠
  调查发现,在民间村落体育“非遗”传承人处在十分“尴尬”境地,为何如此呢?在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申报和传承人认定的过程中,上级文化部门对“非遗”项目和传承人的认定会花较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和各种人文关怀,打破了村落间原有的平静,使村落处于“十分热闹”的氛围中,但是等到事情办好了,一阵热潮过后,村庄又归于平静。上级文化部门并未与体育“非遗”传承人形成真正至上而下的互动与交融。传承人只是成为了上级文化部门代为宣传和传达上级指示和精神文件,使传承人成为了上级部门代言的工具。就像村头的传声器存在着,传承人的主体地位和特殊身份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传承人在村落中的地位又“普通化”甚至成了村民闲暇时口中的谈资。例如,“传承人也没啥样啊,跟我们一样下地干活”,“发一次通知得多少钱啊”等。第一,根据传承人W说“:自从自己被认定为传承人后,自己在村里组织活动反而困难了,群众们没有以往的热情了,团结的程度也没有以往的高涨,不太情愿也不怎么配合,或者总是以有事为由推脱”,私下听到的传闻是这样,“他是传承人政府给他补助,我们又不得补助,干嘛帮他做,我们家这么多事都做不完,”这也反映出了村落民间眼红的心理,同时也挫败了部分同样在进行非物质文化保护传承的边缘人物。第二,根据传承人Q说:“自己被文化部门认定为传承人后,文化部门也没有与我们进行联动,自己就多了个称号和一块牌子而已,没有实际的工作要做,和往常一样,按照上级部门指示组织群众做些民族传统体育的表演,录制材料,拍摄相片。”第三,根据传承人Y说:“现在组织体育活动都要跟上级文化部门进行申报备案,程序繁琐,花费大量的时间,组织活动要拍摄相片做材料。”上述所了解的情况,直接影响着传承人在保护和传承过程中的积极性,影响着他们的行动逻辑,归纳总结得出:作为传承人,拿着很低的补助,但是要完成上级部门安排的任务,兼顾技艺传承的任务,同时他们又被族群所羡慕嫉妒,甚至挖苦嘲讽等精神压力。使他们表现得很不安,或者觉得自己花这么多精力做不好,觉得浪费时间,表现出一种消极逃避的心理。他们内心会出现不安的状态。这样会影响传承人在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行动方向。
  3  结语
  当前在我国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已经是国家政府和学术界关注的热点,研究的广度涉及了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法学等学科领域,对体育“非遗”传承人的研究也不断的深入,例如传承人的地位、身份认同、角色变化、建档机制等。对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行为逻辑研究尚未涉及。因此,本文借鉴前人关于传承人研究的相关成果,试图以为己利他作为理论视角对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行为逻辑进行分析,揭示了体育“非遗”传承人为己利他的行动逻辑表现。归根结底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行为逻辑还是以为己为主,通过为己利他,将资源有效整合,以实现互利共赢的结构状态。本文只是以为己利他作为研究的理论视角,尚未深入,不够完善。因此,也未能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但是,在“以人为本”的指导思想下,对体育“非遗”传承人的行动逻辑将会是今后学术界研究的焦点,本文的研究可为今后这方面的研究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Z].2006.
  [2] 中共中央政治局进行第十二次集体学习[Z].2006.
  [3] 汪雄,杜宁,崔家宝.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身份认同研究[J].体育文化导刊,2017(7):70-74.
  [4] 孙九霞,李怡飞.社会资本视角下非遗传承人的地位获得[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39(6):2,7-13.
  [5] 张鑫,赵鹏程.为己利他视角下的村干部行为逻辑分析[J].领导科学,2016,29(17):56-58.
  [6] 赵芳,邓水坚,王兵.从机械团结到有机团结:广西壮族“打扁担”的起源、发展与变迁[J].中国体育科技,2015,51(4):140-14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685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