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消费升级我的生活我做主

作者:未知

   随着人口老齡化加剧,养老服务需求日渐增多也日趋多元。虽然由于我国老年人口基数大,大部分老人仍然选择居家养老或者社区养老,但也有一部分身体健康、收入不错的新老年人开始走出去,探索自己多元化的老年生活,抱团养老、旅居养老、高端养老院养老等新的高品质休闲养老方式相继出现,为新常态下经济增长开辟了新的途径。近年来,政府及社会各界力量也积极迎接“银发”大考,推动了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旅居养老——高品质休闲养老
   “辛辛苦苦几十年,终于退休了,就走走停停,这住住那住住,慢悠悠地到处看看。”退休后的五六年时间里,北京的张阿姨和老伴住过三亚也住过哈尔滨,住过青岛威海也住过云南广西。张阿姨告诉我们:“在外面的时候经常遇见北京的,有的是养老机构组团来的,有的是几家人一起出来的,还有我们这样两口子出来的,都有。”“我们不去市中心凑热闹,也不去景点边上,就找个环境好的地方,找个短租的一居室就够住了,住上几个月,租金不贵,自己买菜也便宜,算下来生活成本比在北京贵不了多少。”说起接下来的打算,张阿姨有自己的规划:“趁现在能跑再四处看看,过三五年跑不动了,就找个山好水好空气好的地方买个房子,一年里住个大半年,过年儿子女儿过来,小孩子放寒暑假也正好可以来玩,多好。”
   现在像张阿姨一样的老年人越来越多,与其忍受大城市的嘈杂和四季交替、天气突变带来的身体不适,不如找个气候宜人、风景秀丽的地方,安享慢生活。这种符合老年人特点的“旅游+养老”模式,被称作旅居养老,是当下流行的高品质休闲养老新趋势。作为一种新型的养老方式,旅居养老融度假、休闲、养生、观光等旅游形式于一体,让老年人获得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养护。
   目前常见的旅居养老模式主要有以下几种:一种是购买房产,老人喜欢某个旅居地,就购买当地的房产,每年去居住一段时间,享受清新的空气、舒适的温度以及美好的自然环境、人文景观;第二种是通过租房的方式来实现旅居养老,现在有很多平台提供租赁服务,很多闲置的房产返租给物业公司或者某些承包异地养老的公司,由他们代为招租;第三种是机构型养老,一般是由闲置的酒店、度假村转型做适老机构。机构负责组织想要去旅居的老人一起到旅居地,在旅居地有专门接待的酒店、酒店式公寓或养老院,为组团过来的老人服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酒店或度假村把一间客房或一套旅游公寓的使用权分成若干个周次,以会员制的方式出售给客户,会员每年可以到酒店或度假村住宿若干天。
   住进高端养老院,交上新朋友
   “这几年,‘养老经济’开始成为一个高频词,养老消费人群迅速扩张。仅从目前杭州的养老市场来看,各种养老机构层出不穷,数量远不是五年前能比的。”浙江杭州金色年华金家岭退休生活中心工作人员叶亮说。
   叶亮介绍,金色年华金家岭退休生活中心成立于2008年,是杭州第一家民办拥有200张以上床位的高端养老机构。其配置的老年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休闲娱乐中心、酒店式度假公寓等硬件设施,让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75岁的杭州老人张成已经在金色年华住了6年,除了逢年过节,平时都住在这里。据张成介绍,他女儿在美国定居。2004年,女儿把他们老两口接过去住了一年半,由于生活不习惯,仅过了一年多,老两口就回到杭州生活。
   “2012年老伴去世后,一些老朋友就推荐我住养老院。一开始我还有些抵触,但熟悉了养老院的生活后,就慢慢喜欢上这里。”张成说,在养老院吃得好,觉也睡得好,还能认识很多新朋友。
  日托养老院成香饽饽
   在传统的全托养老院蓬勃发展的同时,日托养老院也广受大家的关注。据了解,日托养老院主要以身心较健康的老年人为目标群体,为其增加兴趣爱好、扩大人际交往提供了广泛的空间。老年人白天在日托养老院接受照料、参加活动,晚上再回到家中,既缓解了老人的孤独感,又可保持与家人的密切联系。
   4月初的北京已是春意盎然,北京市西城区广外怡乐园敬老院内的文化坊不时传来悠扬的曲子。不远处,老年活动室、棋牌室、书画室、舞蹈排练室、按摩室、心灵聊吧等十余个房间里,每间都有老年人活跃的身影。
   这样热闹的场面在怡乐园敬老院每天都会看到。据工作人员李达高介绍,广外怡乐园敬老院具备老年人日间照料和老年公寓的双重职能。“这附近小区多,老人也多,每天都有几十位老人来这里吃午饭、参加娱乐活动。”
   近年来,我国各地的日托养老院迎来快速发展期,这与老年人的养老观念有着密切关系。“通过对2000余位居民走访调查,我们切身体会到了老年人怀有较深的居家养老观念。”“日托养老院作为一种介于专业机构照料和家庭照料之间的新形式,对于老人以及无暇照看老人的子女来说,都不失为一种好选择。”李达高说。
  养老驿站 生活服务更贴心
   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化楼社区的小棉袄爱老居家养老服务驿站,记者老远就听到活动间内传来老人们聊天的欢笑声,周边社区的老人们正围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玩着康乐游戏。退休老人邹秋平就是其中的一员。
   邹秋平家住龙潭街道,距离养老驿站不远。由于退休后空闲时间多,平时娱乐活动较少,在养老驿站成立之后不久,她和退休的姐妹们就成了这里的“常客”。
   “我刚在驿站剪了个头发,才8块钱,比外面的理发店价钱便宜多了。”见到记者,邹秋平热情地讲起自己对养老驿站的感受:“过去,老人有一些需求或想找人帮忙,除了自己的儿女也不知该找谁,现在好了,有了这个养老驿站,不管有什么需要,大到体检、看病,小到吃饭、修脚,只要打个电话预约,就能有人来帮忙解决,还能提供上门服务,真的是非常方便,让我们老年人心里感到很安全。”
   “从2016年开始,北京市开始推行养老服务驿站。安化楼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是龙潭街道于2018年10月份建成的规模较大的养老驿站。”北京市东城区小棉袄爱老居家养老服务驿站负责人王玲力介绍说,安化楼驿站结合区位优势和硬件设施条件,为周边老人提供了居家医疗护理、居家医疗健康等方面的服务。
   不同于提供长期床位住宿服务的传统养老院,安化楼养老驿站里的老人随来随走,驿站只提供临时性的生活服务,属于居家养老的一种创新模式。驿站为社区老人提供居家养老的生活服务,成为老人与生活服务资源的链接平台。在老人的子女或保姆不能陪伴的情况下,驿站工作人员可以陪同老人出行、就医。同时,也可以满足老人个人护理方面的需求,包括理发、做饭、洗衣、修脚、小时工等。
   日前发布的《老年健康蓝皮书:中国老年健康研究报告2018》指出,健康老龄化将促进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调整升级。报告同时预测,到2050年,我国GDP的三分之一来自于老年人,“养老经济”将成为重要经济支柱,发展长期照料、健康养老服务大有可为。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76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