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旅游收入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旅游收入是衡量旅游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本研究通过使用Eviews软件对2004-2017年广西历年的旅游收入相关因素的统计数据进行回归分析,得知广西旅游总收入受国内游客人数和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影响明显,这也与人们的认知一致,但其他因素由于存在多重共线性,在模型修正时予以剔除。建议加强旅游目的地形象营造,吸引更多国内游客,采取各种措施提升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提升广西旅游的接待业规模和可进入性。今后进一步的研究可考虑广西旅游总收入与交通运输业发展的关系、广西旅游总收入与对第三产业和交通运输业的投资的关系等。
  [关键词] 广西;旅游收入;影响因素
  [中图分类号] F74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04-0040-04
  Abstract: Tourism income is an important index to measure the level of tourism development. This study used Eviews software to analyze the statistical data of tourism income related factors in Guangxi from 2004 to 2017. It was found that the total tourism income in Guangxi was significantly affected by the number of domestic tourists and the disposable income of domestic residents, which was also consistent with people's understanding. However, other factors were eliminated when the model was revised due to multiple collinearities. It is suggested to strengthen the image building of tourist destinations, attract more domestic tourists, take various measures to enhance the disposable income of domestic residents, and enhance the scale of hospitality industry and accessibility of tourism in Guangxi. Further research in the future can conside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otal tourism incom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ransportation industry in Guangxi,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otal tourism income and the investment in tertiary industry and transportation industry in Guangxi, etc.
  Key words: Guangxi, tourist income, influence factor
  隨着国家全域旅游的发展,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行,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的融合,旅游业的发展呈现出全民参与、实现形式多样化、全域旅游消费需求拉动供给的面貌,旅游人次、旅游收入不断攀升,我国旅游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广西作为我国沿边沿江沿海的少数民族地区,既有“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和“南方北戴河”的北海,又有以壮族为首的各类少数民族风情和中越边关风情,旅游资源丰富,旅游吸引力独特。广西旅游业自2002年非典影响后,2003年调整,2004年恢复蓬勃发展的局面。2004年至今十四年间,随着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发展,广西旅游总收入、国内旅游人次、入境旅游人次、住宿业床位数、对交通运输业的固定资产投资等逐年递增,广西旅游呈现出日新月异的发展局面。因此,研究影响广西旅游收入的影响因素,对于进一步落实政府的旅游政策,提升广西旅游业的活力和竞争力,保持广西旅游高速发展的态势有重要作用。本研究采用多元回归的方法,选取2004年-2017年广西旅游业发展相关因素,构建时间序列进行回归分析,明确影响广西旅游收入的重要因素并解读其回归模型的经济含义,并对进一步提升广西旅游收入提出意见和建议。
  一、文献回顾
  国内对于旅游业发展的效果影响因素的研究较多,但采取定性分析的研究占比非常大,这类研究在国家层面、各省市层面都有涉及。由于研究方法不同,此处不做详细分析。
  采用计量方法研究旅游业发展的文献中,在研究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关系方面,卓全娇(2017)采用面板模型研究了广西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在分析广西14个地级市旅游总收入与生产总值数据的基础上,运用协整分析、Granger因果检验以及变系数随机效应模型对各地级市旅游经济效应进行了研究[1];陈文捷和高雪(2018)用VAR模型研究广西旅游业与区域经济发展动态关系,用广西2000年至2016年旅游业的时间序列数据,建立由广西国内游客数、国内旅游收入和生产总值组建而成的VAR模型对三者间的动态影响关系进行考察[2];刘梦莹和巫朝霞(2018)用VAR模型研究新疆旅游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将1978-2016历年的新疆GDP及旅游收入作为研究对象,发现新疆经济增长(GDP)与旅游收入(TRA)两者之间存在双向的因果关系[3]。   在研究旅游收入的影响因素方面,杨丕仁和王建芹(2017)对广西第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旅游业从业者人数和科技创新投入与旅游总收入进行回归分析,发现第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旅游从业者人数和科技创新对旅游收入增长具有显著影响[4];林霞等(2017)用多元回归分析上海市旅游收入影响因素[5],张乔和田婧(2013)用计量经济分析山西省旅游收入影响因素[6]。
  现有文献中,对于旅游业的发展的计量研究多注重于旅游收入与GDP的关系,对于旅游收入的影响因素多集中于中东部地区,对于广西旅游收入的影响因素研究多选取小部分因素进行分析。对于广西旅游收入的多影响因素研究并不多见。
  二、变量选择与模型建立
  在旅游业的发展当中,旅游总收入是衡量旅游业发展的重要指标,将广西旅游总收入作为被解释变量,记为Y。影响旅游总收入的因素较多,参考林霞等、张乔和田婧的指标体系及结合统计数据的可取得性,选择广西国内游客人数(X1)、广西入境游客人数(X2)、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X3)、广西住宿业床位数(X4)、广西铁路里程(X5)、广西公路里程(X6)作为解释变量。由于各变量的单位不同,对其解读经济含义易产生偏差,对其处理取自然对数,其经济含义为被解释变量改变1%,导致解释变量变动系数的百分比。其中由于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X3)为影响消费的重要指标,对其取价格指数处理后的统计值以凸显其对广西旅游总收入的影响。广西旅游总收入与广西游客消费总额相等,是反映广西旅游业发展的重要指标。广西国内游客人数和广西入境游客人数反映了广西在客源地的吸引力,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反映了国内游客的消费能力,广西住宿业床位数反映广西旅游接待业的接待能力,广西铁路里程和广西公路里程反映广西内部旅游目的地的可进入性。
  通过查找《中国统计年鉴》、《中国旅游统计年鉴》、《广西年鉴》获得2004-2017年的相关数据,见表1。选择2004年之后的数据,原因在于2002年非典爆发对旅游业造成了严重的冲击,经过2003年的调整,2004年我国旅游业恢复了健康向上的正常态势。
  (一)平稳性检验
  被解释变量和解释变量都为时间序列。在对时间序列进行分析时,为排除时间序列不平稳所带来的统计检验有效性问题,需要先对时间序列进行平稳性检验。本研究用ADF检验对时间序列进行单位根检验,检验结果表2。
  (二)协整检验
  经过单位根检验,时间序列为不平稳时间序列,经二阶差分后为平稳时间序列。为排除伪回归,对其进行协整检验,将变量做回归后得到残差序列,并对残差做AEG检验,得AEG统计量为-4.437,查AEG临界值表得知显著性1%的检验临界值為-3.78。根据检验结果,残差序列不存在单位根,时间序列为同阶单整序列。
  (三)建立模型
  三、模型的修正
  (一)多重共线性
  回归模型的t值均不显著,R2=0.999258非常接近1,lnX4、lnX6的系数与现实情况相反,表明回归模型较大可能存在多重共线性。
  利用Eviews软件进行逐步回归,剔除P值检验大于0.05的变量,得到修正多重共线性的含变量C、lnX1、X3的回归模型:
  (二)自相关
  若时间序列的随机误差项存在自相关,会给普通最小二乘法估计带来问题,使得最小二乘估计出来的回归模型存在偏误。本研究采用拉格朗日乘数检验(LM检验),对式3的残差值做辅助回归,可以发现辅助回归的P值为0.984904,大于5%的显著水平,即接受不存在自相关的原假设,说明式3不存在自相关。
  (三)异方差
  回归模型如存在异方差,参数的最小二乘估计量不再具有最小方差,也会夸大用于参数显著性检验的t统计量,故需进行异方差检验。本研究对式3使用怀特检验,得到n×Obs*R2=27.23,查卡方统计表得知α=0.05的统计量为5.991,大于检验水平,则接受原假设,式3不存在异方差。
  (四)模型统计量分析及经济意义解读
  查表可知式3回归模型t统计量显著,调整后的R2较接近1,F统计量比较大,说明模型拟合得较好。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广西国内游客每增加1%,广西旅游总收入平均增加0.63%;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每增加1元,广西旅游总收入平均增加0.0001%。
  模型在修正多重共线性时剔除了广西入境游客人数、广西住宿业床位数、广西铁路里程、广西公路里程,这说明对于广西旅游总收入影响最大的因素为国内游客人数和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其他因素虽有影响,但影响效果并不显著。
  四、广西提升旅游收入的相关建议
  广西旅游业如何积极提升旅游总收入,实现旅游业健康、持续、有活力发展呢?根据模型拟合结果,笔者提出几点建议:
  (一)加强旅游目的地形象营造,吸引更多国内游客
  近期,广西为庆祝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对区内各城市、各类基础设施、旅游景区进行了形象美化和卫生提升,并对旅游业从业人员加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在此基础上,重新拍摄了广西旅游形象宣传片,并以桂林、北海、南宁为龙头开展旅游宣传,形成了桂林山水游、北海海滨游、中越边境游、少数民族风情游等为主线的旅游目的地形象。但目前旅游目的地的形象营造仍存在一定问题。例如桂林市城市建设偏慢,城市的整体形象提升与国际旅游城市的知名度不够匹配,导致许多国内游客初到桂林时感觉到城市的形象与自身期望有差距。又如对于旅游行业的违规和宰客现象的监管仍存在漏洞,导致部分游客在进行旅游消费时有被欺诈感,游客的不良感受通过互联网和新媒体的传播影响了广西作为旅游目的地的吸引力。
  对于政府部门而言,首先,应加大对于龙头旅游城市如桂林、北海的财政拨款和投资,加大对于火车站周边和旅游景区的旅游秩序的整顿和形象美化,对于旅游城市的亮化、美化、规划加大力度,以充分发挥龙头旅游城市的带动作用,吸引更多的国内游客。其次,应借助各类节事活动积极开展旅游形象宣传(如2017年桂林象山景区作为春晚分会场),提升广西旅游目的地在国内游客的熟悉度,进而带来更多的国内客源。再次,应结合全域旅游和乡村振兴计划,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和乡村旅游,扶持农村居民创办和经营小微旅游企业如民宿、农家乐等,吸引更多的2-3天的周边游。最后,应结合少数民族地区特点,营造少数民族民俗和节事活动氛围,加强对国内游客的吸引力。如在南宁、崇左、百色等地加强对于壮族民风民俗的保护和旅游商业营造;在柳州三江地区加强侗族传统建筑和民风民俗在旅游业的应用等。   (二)采取各种措施提升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間的矛盾,党和国家也采取各种措施切实提升国内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如现在已经上调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和由个人申报的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减免,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农村困难群众进行扶贫精准帮扶等。
  就广西而言,提升广西居民的可支配收入,首先应大力发展工业,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实现民族自治地区的经济实力。目前广西工业较发达的城市有柳州、南宁,但其他城市工业发展相对滞后,应积极引进投资,加大其余城市工业发展的程度。其次应切实提升农村居民的收入,通过农产品电商、乡村旅游小微旅游企业来提升农村居民的收入。如桂林阳朔地区通过互联网进行特产金桔的销售,实现了农民增收。广西农作物特产丰富,品质优良的龙眼、荔枝、沙田柚、柿饼、砂糖橘、脐橙、罗汉果都可以通过电商渠道进行销售。目前桂林阳朔民宿发展兴旺,解决了农村居民就业、创业和农产品销售的带动。广西各地农村居民可结合自身特色发展农家乐等餐饮、住宿、采摘体验等旅游形式来提升收入。最后,应提升广西居民的受教育程度,切实提升大中专毕业生的就业层次和薪资水平。
  (三)提升广西旅游的接待业规模和可进入性
  由于存在多重共线性剔除掉的变量包含广西接待业床位数、铁路里程和公路里程。这些因素虽不能对广西旅游总收入造成明显影响,但一定程度上对于广西旅游总收入有影响。广西接待业规模的扩大可通过民宿的创办、经济型连锁酒店和高星级饭店的发展来实现。除此之外,广西旅游景区的数量增加和A级的提升也会促进旅游业的发展。近年来,高铁的迅猛发展促进了“5小时旅游圈”的实现。随着高铁里程的发展,广西周边的广东、湖南、湖北、重庆、云南、贵州游客到桂旅游的便捷性大为提升。高速公路的发展,自驾游的游客有了更便捷更自由的选择。广西应加大对于交通运输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以提升旅游目的地内部的通达性。
  五、结语
  通过回归模型的拟合显示,广西旅游总收入受国内游客人数和国内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影响明显。这也与人们的认知一致。但其他因素由于存在多重共线性,在模型修正时予以剔除。今后进一步的研究可考虑广西旅游总收入与交通运输业发展的关系、广西旅游总收入与对第三产业和交通运输业的投资的关系等。
  总之,近年来广西旅游发展趋势良好,应抓住这一历史机遇,促进旅游收入、游客人数、产业发展进一步提升,从而实现区域经济持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
  [参考文献]
  [1]卓全娇.基于面板模型的广西旅游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研究[J].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7,29(1):80-85,92.
  [2]陈文捷,高雪.基于VAR模型的旅游业与区域经济发展动态关系研究[J].广西社会科学,2018,272(2):38-44.
  [3]刘梦莹,巫朝霞.基于VAR模型的新疆旅游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实证分析[J].襄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17(4):82-87.
  [4]杨丕仁,王建芹.基于Stata对旅游投入与旅游经济增长的关系研究[J].现代经济信息,2017:470-472.
  [5]林霞,庞佑,俞海滨.基于多元回归分析的上海市旅游收入影响因素研究[J].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17(3):53-58.
  [6]张乔,田婧.山西省旅游收入影响因素研究[J].经济师,2013,136(11):230-231.
  [7]李占风.经济计量学[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0.
  [责任编辑:潘洪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32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