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谈中国歌剧发展

作者:未知

  摘要:歌剧是一种历史悠久的高雅艺术形式,但在当代市场经济的浪潮和流行音乐这一传播较广的大众音乐的冲击下的发展并不尽人意。本文从中国音乐戏剧史的角度出发,结合西方歌剧特色,探讨中国歌剧的发展方向。并依据个人见解,对中国歌剧的发展提升给出一定的建议。
  关键词:歌剧发展;历史发展
  歌剧是一门源自西方的舞台表演艺术,在交代和表达剧情上主要或完全运用歌唱和音乐的形式。最早出现在17世纪的意大利,既而传播到欧洲各国。与其他戏剧不同的是,歌剧演出常需一队小乐队或一团完整的管弦乐团负责伴奏。有些歌剧中也都会穿插舞蹈表演,如法语歌剧中常带有一场芭蕾舞表演。作为一种经典音乐形式,歌剧常常被视为西方古典音乐的一部分。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歌剧艺术随新文化运动传入中国。这种在欧洲流行了三、四百年的大型艺术体裁,从编剧、音乐乃至发生的方法上都与中国的传统戏曲大相径庭。
  一、中国音乐戏剧史
  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的《礼记·乐记》中便有“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的说法,体现了古代人们对于音乐戏剧发展艺术的传统认知。宋元以来,中国戏曲的形成多达300余种,他们均具有一定的歌剧性质。
  受“五四”运动及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中国近现代出现了新的戏曲音乐形式。它既不同于传统戏曲,又有别于西洋歌剧,因此被称为"新歌剧"。其发展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探索阶段,奠基阶段和深入探索阶段。十年动乱期间,中国歌剧事业发展停滞。1976年之后,中国歌剧才有了新的突破,出现了如《伤逝》,《芳草心》,《第一百个新娘》等优秀作品。
  二、中国歌剧的发展方向
  歌剧的题材、体裁丰富多彩,表演者无法把所有的内容,观念、形式、技法等全部精准地表现出来。20世纪,歌剧事业展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百花齐放的美好局面。各大音乐院校及组织各守其阵地、发挥所长,不但为国人推介了大量国外艺术经典和名家,同时也向国外推介了大量中国艺术珍品和才俊。
  歌剧“姓歌”,但“歌”却要服从于“剧”。因此,首先要编好“剧”,才能让“歌”在剧中显得尽情尽兴而又恰到好处。留法土木工程专业博士、长安大学教授延西利先生,曾在文章《我面对西洋文化》的最后说道“热闹与模仿之后,常思学以致用,勿忘我是谁。”中国歌剧的发展理当植根于中华民族的沃土,汲取各个国家及民族的歌剧成功经验,用中国人的表达方式讲好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故事。同时由于与西方的音乐语言不同、表演形式不同、戏剧结构不同,拥有“中国思维”的歌剧在不断实现自我发展超越的同时,也可以让西方人耳目一新,扩大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三、中国歌剧的发展提升
  (一)在作词作曲上,题材的选择决定着整部作品能否成功
  漫漫历史长河,悠久的中华文化早已在潜移默化中赋予了中华儿女独特的精神面貌,也影响了慢慢形成了富有华夏特色的审美情趣及价值观念,形成了民族文化的基因。虽经漫长岁月,波澜起伏,却从未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消失,反而历久弥新。传统文化标识是中国原创歌剧题材选择的重要来源,它也许是一段历史、某个人物、或传说故事等,能够拉近广大观众与歌剧之间的距离,使其产生强烈的文化归属感和情感共鸣。
  (二)在歌剧创作及台词创编上,创作者应高度重视传统中的宝贵财富
  歌剧,究其根本是一种故事的艺术表达,而中国故事的源头就是中华传统文学作品。它们在兴起,发展及转变的过程中,相互融合影响、相互借鉴,取长补短,有着鲜明的继承性与交互性。这些主要体现在故事情节和我国传统汉字发明及演变的音韵规律中。中国歌剧若想取得良好发展,形成自己的文化品牌,应积极借鉴并应用这些传统文化标识,进行深入性的探析及实践。
  (三)在曲子的谱写上,我国传统的音乐要素在歌剧创作中有着重要意义
  即便歌剧是一种西方的音乐创作形式,在创作演出上需以西方歌剧的规范为蓝本。但中国歌剧作为本土化产物,必须注重对我国传统音乐的借鉴应用。如果能够将中国的传统音乐要素合理应用到原创歌剧当中,定会使作品产生不同文化碰撞下的奇妙视听效果,增强艺术性和感染力。
  (四)在导演技法上,创作者要体现作品时代性
  在歌剧作品结构及舞台调度上,应用世界性的眼光,以人性的角度去重构剧目。充分重视当代背景、生活节奏及历史形式,充分表达出作品的中心思想,突出当代审美情趣及理念,切实满足广大观众的实际需求。
  (五)在器乐问题上,乐队的编制、选用、调配等,应该与剧目相适应
  中国歌剧,若缺少中国印记,很难得到大众的亲近。如若在中国歌剧中采用民族乐队或酌情加入民族特色乐器,便可有效增添其民族色彩,为歌剧艺术走进大众生活增添一份力量。
  (六)在音乐形象上,作者应根据角色性格,准确地塑造形象并贯穿全剧
  作曲者在作曲时,万万不可只考虑如何在歌剧音乐中实现自我的表达,而不置身于戏中,不把精力投入在剧中人物音乐形象的塑造上,只把精力放在“设计一个有特点、有个性的主题”,不考是否符合歌剧中具体人物具体的形象要求。
  (七)在音乐结构上,歌剧中的一切要素要无条件地服从内容的需要
  歌剧不可能一成不变,更不可能千剧一面。中国的歌剧编排不能生搬硬套意大利正歌剧,将中国歌剧“镶”进宣叙調、咏叹调、合唱、重唱的模子之中。这就要求我们的歌剧作曲家,充分地消化各种作曲技术,进而达到纯熟地驾驭歌剧艺术的水平。
  四、结语
  事物是不断运动发展的,中国的歌剧艺术亦是如此。在新时社会经济发生巨大变化的条件下,歌剧在创作上也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趋势。一是雅化,即以歌剧综合美感在更高审美层次达到均衡作为主要艺术探索的主要目标,沿严肃大歌剧的发展方向继续深入挖掘。二是俗化,即以美国百老汇音乐剧为参照,探索在中国发展通俗音乐剧的途径。但无论是哪一种趋势,在中国歌剧的创编与实践当中始终需基于本民族的历史进行尝试与探索,从而达到作品民族性、时代性及历史性之间的和谐统一。
  中国歌剧人,也更应该树立文化自信,坚定以我为主的民族歌剧思维,对古今中外全部优良歌剧技术文化为我所用,使每一部既深深地烙着中国印记,又富有时代特色,让中国歌剧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
  参考文献:
  [1]范梦妮.民族情长征魂———中国原创歌剧《长征》艺术特色简析[J].黄河之声,2017(05):78.
  [2]刘丽丽.后现代主义与传统文化的冲突———中国原创歌剧的当代文化境遇[J].四川戏剧,2016(09):32-35.
  [3]魏波.论 21 世纪中国原创歌剧的多元化创作特征[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39(03):265-267.
  [4]韩万斋.“歌剧思维”的困囿与“歌剧技术”的突破[J].歌剧,2019(0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361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