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江湖儿女》:从此山河皆路人

作者:未知

  摘要:贾樟柯的新作《江湖儿女》秉承了贾樟柯一贯的电影表现风格,在人物设计和故事内容上都有“江湖文化”的闪现,凭借“江湖”的躯壳,贾樟柯又一次把自己重塑的“江湖故事”讲述给观众,从黑帮、两性、底层人物、女性解放等多角度呈现出一部耐人寻味的电影。本文透过贾樟柯的电影《江湖儿女》解读电影中的江湖与儿女。
  关键词:贾樟柯;《江湖儿女》;叙事策略
  事与愿违的江湖故事
  贾樟柯的电影故事总在重复着事与愿违的主题,廖凡饰演的斌哥在《江湖儿女》中将尊崇道义给演活了,他的理想是在人前人后“混得好、吃得开、有面子”,这或许也是每一个男人对名利双收的终极盼望,斌哥十分敬畏江湖里的秩序和规则,他偏执于他生存所在的江湖,享受着江湖里的“里打外开”;赵涛饰演的巧巧呢,她并不在意斌哥所谓的“人在江湖”,她渴望与家人、爱人相守在一起,哪怕是去荒凉的边疆大漠,哪怕要她告别曾经拥有的生活,有种“有情饮水饱”的味道。偏偏一幕造化弄人被搬上了荧幕,斌哥背信弃义,痛失一切,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残疾人;巧巧则红颜一怒为情郎,为了坚守爱情不惜顶罪入狱,出狱后,她又千里寻爱,在去找斌哥的这一路上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她勇斗贼人、投机谋财,与开小卖部的新疆老板在火车上萍水相逢,而后决绝地分别,巧巧终于还是守住了内心的江湖。对望初心,无论是显达还是落魄,二人的人生旅途早已南辕北辙,注定了《江湖儿女》是一个事与愿违的江湖故事。
  斌哥的江湖里有什么
  江湖人士注重的是“情怀”两字,而斌哥就是一个自诩为“江湖人”的代表,他有一个爱好洋气的二哥,这个二哥虽然是一个十分土气的人,但是他喜欢国标舞,还喜欢在地下夜店里向别人展示他的境外关系,就连二哥论资排辈的习惯也同斌哥一样。
  从整部影片的场景布置和物件细节来看,斌哥的江湖设计感很隆重,这是贾樟柯电影的特色,他非常善于将时代感烘托至淋漓尽致,山西大同村镇上青年人浮夸又时尚的打扮,土洋结合的地下夜店,还有那些陌生人具有疏离感的镜头,一一在展现那个时代的故事风情。斌哥的江湖世界里存在着太多的人与物,既有港币和国标舞者,又有流行歌曲和申奥成功的报纸,既有工厂外迁的纷争也有三峡工程的庞大。总而言之,那个时代有的,斌哥的江湖里都有,那样一个充塞丰富、五光十色的江湖世界,是贾樟柯想要我们看到的。
  巧巧的江湖里有什么
  相对于斌哥来说,巧巧似乎是被动参与到江湖故事中来的,她作为斌哥的女朋友,一直毫无保留地对待这个男人,甚至在危急关头为了保护爱人对天鸣枪,她没有所谓的江湖信念感,她只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许她余生、护她周全。而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拉扯,巧巧成为了整个江湖故事中最具有道义的一个人,与其说是一部《江湖儿女》,不如说是巧巧的成长史。
  巧巧的江湖世界更是天花乱坠,其中不仅有信耶稣的女贼还有不着边际的新疆小卖部老板,口中念叨着“降福”的女贼竟把“降”字读成了二声,带有期许意义的“降福”在听觉上混淆为“降服”,实际上也与新疆小卖部老板口中的“UFO”形成了前后呼应,内心困顿的人们对神迹的超现实存在深信不疑,他们以此来稳定自己的内心,来证明命运的蹉跎是不可违抗的。
  十七年的摄影素材堆砌
  贾樟柯在知乎上说,他要以十七年摄影素材来进行缓慢过渡,在无数时代细节的堆砌下,等到某一天人们抬起头来,惊觉江湖已经不再是那个江湖。确实,贾樟柯做到了,十七年打磨一把剑,这把剑并不锋利却很坚韧,直抵观众的心房,有柔情、有江湖气。在陌生的公共场所,贾樟柯用粗糙另类的影像凝视无名无姓的陌生面孔,这些面孔虽然与你我毫无关联,可却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有影片中“狮虎同笼”的不伦不类,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从未历经彩排,时而处于一种尴尬境地,只需一次,就足够刻骨铭心了。
  一首老歌《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勾起了万千人的回忆,世界上有千万种爱,可是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巧巧孤身一人前去寻找爱人,而此时的斌哥早已变化许多,不仅有了新的女友,更对江湖的事充耳不闻,甚至排斥回忆这段感情。這不禁使观众联想到贾樟柯的上一部作品《山河故人》,“一入江湖深似海,从此山河皆路人”,《江湖儿女》像是更接地气儿的《山河故人》,曾经我们深爱的、深信不疑的,到最后却不是想象中的殊途同归。
  匆匆过往,皆是山河路人
  《江湖儿女》实际上在讲述一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的故事,这个故事看似雾里观花,实际上清晰无比,直击人心。江湖就是中国社会缩影的全部视角,基于此我们看到了小县城的日常生活、县城青年的爱恨纠葛,随着影片中人物的聚散离合,我们看到了整个时代的变迁,看到底层生活的骤变,看到黑帮势力的瓦解,看到了女性力量的崛起,甚至看到了转型期的中国处于一种疼痛中。
  很多人说《江湖儿女》的故事意味着江湖道义的崩溃和虚无,可是这个所谓的“道义”究竟是谁掌控呢?当然不是斌哥和巧巧这样的县城青年,他们只是时代棋局上的一颗棋子,他们在江湖的爱恨聚散中试图自我救赎。贾樟柯一直用一种接近克制的冷静镜头,平视这个时代的悲欢起落,并不作情绪化的评价。江湖儿女泛指那一类有情有义的人,可随着岁月流逝,江湖翻天覆地,儿女也各自变化离散,斌哥一开始的有情有义只是虚伪的装腔作势,后来的逃避暴躁才是真性情的流露,而巧巧一开始对江湖的态度是半信半疑的,可后来的她历练成了一个“老江湖”,这种鲜明的变化值得人深思。
  《江湖儿女》讲述的不是儿女情长,而是儿女离散于江湖,而后各自演绎自己的江湖观。匆匆一眼,到底还是成为了彼此的江湖过客;匆匆过往,终究成为了山河变迁之中的故人。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379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