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真相”时代新闻价值的变与不变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以“后真相”时代为背景,探讨新闻价值在真相滞后、情绪先行的社会环境中经历的变与不变。本文认为新闻价值的变化体现在:判断者由传播者向受众过渡,及时性向实时性过渡,突显情感因素,兴趣的小众化趋势明显。而新闻价值的不变则体现在真实性、减少受众不确定性、重要性的事实依然是新闻选择的重要标准。
  关键词:后真相;新闻价值;变与不变
  一、关于新闻价值
  新闻价值的产生是西方新闻商业化的结果。19世纪30年代,美国开始由政党报刊向商业报刊转变,在此社会背景下,新闻价值理念应运而生。从理论上较早研究新闻价值概念的是美国新闻学者李普曼,后来,希伯特和麦克道格尔提出新闻价值“五要素”说。
  在我国,最早对新闻价值进行研究的是徐宝璜,他在《新闻学》中专门论述了有关新闻价值的问题。之后,我国学者对于新闻价值也提出了许多不同的见解与认识。学者刘建明认为,价值是客体能够满足主体需要的效益关系,因此新闻价值强调新闻对于受众的效用。丁柏铨认为新闻价值是某些事实所固有的在满足受众新闻需要方面所具有的显在或潜在的作用。陈力丹认为,新闻价值是新闻传播者选择事实,予以报道时必须使用的衡量事实是否值得报道的标准。刘建明则认为这种“标准说”应归于新闻价值判断范畴,即记者基于此来评估新闻事实的效益,从而选择新闻进行报道。郝雨则综合了陈刘二人的观点,提出新闻价值应从两个方面理解,既包括尺度性新闻价值即强调新闻选择的标准;也包括功能性新闻标准即新闻传播活动和事业对整个人类与社会的作用。学者们各抒己见,赋予新闻价值多元的内涵,也折射出新闻价值的包容性与多面性。
  新闻价值的内涵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生变化,尤其在当今真相滞后,情绪先行的“后真相”时代下,什么样的事实可以成为新闻、什么样的事实应该成为新闻,这些问题同样值得我们去思考。
  二、“后真相”时代新闻价值之变
  在当今媒体环境下,新闻价值的改变包括新闻价值的判断者与核心要素两个方面。从前者来讲,新闻价值的判断者经历了由传播者向受众的过渡。在传统媒体阶段,事实中新闻价值的大小由传播者进行判断,而在当下媒体环境中,受众本身就已经成为新闻价值的判断亦或是定义者。尤其是社交媒体的分享性与互动性也在某种程度上赋予了受众进行新闻选择的权力。从核心要素来说,传统的新闻价值“五要素”也在改变。
  首先,及时性向实时性过渡。“快”始终是新闻工作者所追求的目标。到了网络时代,新闻对时效的追求已然超越及时、甚至是全时而達到实时的状态,尤其是在谣言先于事实、情绪先于理智的年代里,实时性不仅可以满足受众急切的知晓欲、安抚受众躁动的情绪,还可以压缩谣言产生的空间。
  其次,突显情感因素。在“后真相”时代,受众对情感的关注与认同往往高于对事实、真相的关注。于传播者来说,利用好事实中的情感因素,并通过“打感情牌”的手段往往能够获得更多的关注度。而于受众来说,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也提到了情感与归属的需求。因此,追求情感信息、满足个体基本情感需求也就成为受众进行新闻选择的标准。
  再次,兴趣的小众化趋势明显。传统媒体阶段,传播者从普遍化的大众兴趣出发进行新闻选择,尽量保证新闻满足多数人口味与需求。如今,伴随着自媒体、社交媒体的发展,受众分化趋势明显,新闻垂直领域增多。个性化定制信息成为可能,每个人都能拥有独一无二的“我的日报”。
  三、“后真相”时代新闻价值的不变
  “后真相”时代新闻价值在经历着变化的同时也在经历着不变,一些核心要素的重要性依旧明显。
  首先,新闻价值中保持不变的便是真实性。现今,媒体总能够提供丰富多彩的新闻,但假新闻、失实报道现象却越发严重。因此,在进行新闻选择时首先确保的就是事实的真实性,这是新闻生产所有环节中最为重要的一节。新闻价值由事实本身说话,事实由真实性统领,只有真实、准确的事实才能够成为新闻,才可以实现新闻的意义与价值。
  其次,能够减少受众不确定性的事实在当今“后真相”时代依然重要。当新闻事件发生后,由于时间短暂、事件复杂,多数媒体发布的新闻并不能减少受众的不确定性,反而助长了谣言的流动。基于此,新闻媒体一定要增强自身的专业性与权威性,解开事实之谜,减少受众的不确定性,提高他们对周围世界的应对与把握能力。
  最后,重要性也成为保持不变的重要因素。这里的重要性不仅包括那些对人们有用、有益的实用性信息,还包括那些与人们切身利益相关的事实,以及公众应知的公共性事实。这些信息能够为人们的日常行动提供指导。因此,在新闻价值的各要素中,重要性依然会保持不变,继续发挥着它的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郝雨.回归本义的“新闻价值”研究[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06):69-74.
  [2]胡翼青,李子超.重塑新闻价值:基于技术哲学的思考[J].青年记者,2017(04):11-13.
  [3]丁柏铨.论新闻的双重价值标准[J].新闻界,2000(04):28-29.
  [4]张华.“后真相”时代的中国新闻业[J].新闻学,2017(03):28-33+61+147-148.
  [5]郑保卫,刘新利.论不同文化语境下的新闻价值观[J].今传媒,2010(08):32-3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380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