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行吟录(组诗)

作者:未知

  谈论湖州
  ——致水田宗子
  湖州的几个关键词,是中国
  魔幻的符号。他们在一片
  东方树叶中萌芽。途经此地
  陆羽潜心地修炼。为汁液注入
  命名学的养分。在遣唐使的修辞中
  像晕开的紫笋茶片。充盈在苕溪
  碧青的神学中。身着绫罗的小姐
  成为他的信徒。牵引出背后的
  蚕花姑娘。那动物纤维的重度迷恋者
  在钱三漾的残片中,它被重度标示
  它褪去漕运的荣光。湖丝成为大运河
  新的宠妃。人们废掉口诀
  “苏湖熟,天下足”成为卡在喉咙的悼词
  为被改造成桑园的良田哀悼。稻米部落
  从对食欲的膜拜,进化成对身体的朝圣
  丝绸,成为欧洲贵族的精神图腾
  却没有像茶叶一样被英国定义为毒品
  在万国博览会,辑里湖丝和茅台
  成为桂冠,从此拥有了仙气而催生南浔富豪
  张静江,他典当的欧洲绸行而在辛亥年
  为在日本的孙逸仙挥舞革命的狼牙棒
  帝国制的斜阳被“蚕食”
  成为谶语的现代注解
  双林的绫绢,曾依附着不少亡魂
  而在帝国制中用来杀人的圣旨
  就在此地被炮制。那舞动的湖笔
  同样因附近的湖羊而造就。在笔工中
  择笔是重要工序。而如何选择
  杀人诛心的词汇,也曾困扰着皇帝
  和一些弄臣。抽掉這不完美的部分
  我们应该谈谈赵孟頫的书法,那在
  铁佛寺用心写下的大字,成为赵体
  为数不多的异类。而管道升的深情
  曾束缚住他风流的衣衫。就像莲花庄①
  曾束缚他活动的半径,让无数的汉字
  被圈禁在江南园林整饬的风雅中
  如此废寝忘食,文化的液体
  流经深秋的深圳。让地表都
  充盈在彩色的梦寐中。我们
  终于在客家古民居中,从湖州
  回到南国像你将离开此地
  在卷帙中修补经验的犄角。我们
  谈到赵佗,那迷失在南越国的棺椁
  迷茫的过往并非天真之物,他的梦
  将缠绕在杼山②之中:明月如此肥美
  喂养皎然和陆羽的相交,生出
  一座墓和一方塔,在千年后仍酬唱
  竹林图书馆
   ——给朱锦东
  1
  经过彩带式的绿道,被揭晓的是
  书中从未描述之物。巨型书墙
  从竹林中被孕育,像魏晋的风骨被嫁接进
  机车社会的藤蔓。让它拥有喘息的片刻
  巨兽获得镇静剂。柔软的目光捋直狂暴声音
  制造的倾斜:那突进的进化论瞬间坍塌
  每一本书都成为编年史上细微的标点
  细节性让翻阅者有福了:因为书桌是你们的
  在每个梦寐时刻,风成为优秀的伴读者
  省去红袖添香的陈词,你在林间获得新的启示
  深夜被静谧麻醉的窗棂,轻抚过借宿者的梦——
  我们都是世界的借宿者,学一只蜻蜓暂留低空
  2
  荒谬的标语,终将被理性主义的光芒所遮蔽
  梁木从悲哀到雀跃。加装的天窗如同开启
  美丽新世界。在可预期的未来中反智主义
  卸下沉重铠甲。休憩在纸浆和铅字
  混凝土般的建筑中。你无法再一次从怀念
  知识的运动中,获得赞美语句的密钥
  在人类经验的盛宴中,你获得比出版更充分的美
  那是对已知世界的展览。如漫游者终于找到
  途经漆黑海域时的灯塔。你从此拥有
  隶属于自己的声呐系统。在此地高举书籍的火炬
  如希腊处女从奥林匹斯采火。过往者将拥有
  新的绿道。通向莫邪干将殉道般的人文之巅
  三秋美宿观景台
  晚秋的柿子树,被穿插在灌木丛
  迷局的棋盘。我们成为缄默的人
  看着它们一次次地在风中搏杀
  保存着身体最后的红。让观景者
  决心翻越冬的峭壁。用竹叶作为
  绿色的干粮,在春季再次组装出
  缤纷的山野。我们将褪下忙碌生活
  黑白的底色。坐在此地重新思考
  一个命题:如果一日不见就能
  让生活变得这么黯淡,为何还要
  制造离别?也许在独处时能看到
  对弈的物我。在自然的调色盘中
  你将孤独兑换出金币,在山中
  练习绝句,指向无色的空谷
  雪夜过拉费尔花园
  被废弃的壁炉,装饰着雪夜的冷
  夜行的人。忍看被地暖封闭的古堡
  在持续地烘焙着爱意。你能想象
  穿着貂皮的贵妇。抖落帽檐的初雪
  用皮靴摩挲着村庄古老的敌意
  吞下红酒中溶解的情义。用斗篷
  遮住伯爵昏聩的双瞳。让欲念成为
  雾凇中被封存的虫卵。你不必在意
  明春是否仍有枯叶蝶。从叶片中飞出
  一切都将被冰封。在解冻之前
  只有这里豢养着暖意。而一切过路者
  都将在冰雪中,誊写过往那失意的爱
  法国山居
  午后,秋日暖阳消解着清爽的薄雾   侍者的衣衫,耷拉在观赏者的目光中
  在大厅中横陈旧时手绘的莫干山地图
  像袒露手工时代最后的一寸剪纸
  你无法描绘的崎岖,在半山腰中被命名
  像燕雀衔来的黄泥,封住天空的嘴唇
  在被细数的溪流中,夯土才是归宿
  筑巢的道格拉斯①,在粘贴建筑学的词条
  那厚重的墙壁,来自于法式城堡的遗书
  在万里之外的修炼,如丹炉里的药丸
  遭遇惯偷。炼丹术的痴迷者遁入房门
  无法舔舐朱漆的蚂蚁,成为食腐者的晚餐
  而在此之前,我们将重述生者的荣光
  在被冠冕的月色中,泳池里盛开着比基尼
  從恒温酒窖中被搬运的解百纳,甜度刚好
  麻醉旅途的幻觉。超出朦胧诗的封地
  翌日,如果晨曦的霉素分解掉残留的影像
  就请铭记素色主义在记忆中留下的抓痕
  这里并非猫的舞池,一杯柠檬水将代替
  牛奶动物性的输出,还你澄明的理想主义
  湖庐的树
  这些原住民没有被屠杀
  在玻璃纯白色的梦中
  它们获得更长久的安宁
  被豢养的阳光,这生命的盐
  像进入了信用良好的银行
  这被储蓄的温度,将释放出
  氧气的兵团,检阅众人的睡眠
  在房子里,人和树达成共识
  这并非互不干涉,而是构建
  神圣同盟。雨水来袭的时刻
  并没有埋怨的语言同样溢出
  承受涝灾将同时收获雨声的按摩
  像外滩的钟声一样被祝福,提醒
  倾听者时间的坐标,雨季的到来
  安眠的人手中怀抱着现代通讯工具
  全地都被无形的网捆绑在小小的屏幕
  它们用硕大的根系,延伸着自我的谱系
  在编年史中,向你伸出了巨型的缆绳
  你像穴居者一样,重新懂得野营的意义
  在油漆化学性的脸庞中,祖先的足迹
  在你身体里重新印刻,并盖上红印
  有什么事件,能比呵护一群树更为迫切?
  对自然绝育之后的自我校正。将带来
  低音部的吟唱,比起挖掘机高亢的嗓音
  它总在角落扮演配角。如果有人正好
  懂得乐理,将会从此记录下它的起伏
  像窗外被风推拿的湖水,它们正运送着
  自然的祝福,引领着后来者意念深处的唇音
  责任编辑 李倩倩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548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