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地区幼儿非认知教育体系构建

作者:未知

  一、贫困地区幼儿非认知教育现状分析
  (一)非认知教育不受重视
  我国教育模式以认知教育为主,即通过应试教育得到的学习成绩判定学生是否优异。甚至从家庭到学校,从家长到教师,在贫困地区仍有大部分人认为只有认知能力(数学、语文等)可以通过教育得到提升。而非认知(性格、思维等)完全是先天的,只能顺其自然地发展。事实上,非认知不是一成不变的,具有后天可塑性。通过非认知教育将有利于提高学业成绩、交际关系、生活状态等,进而增加收入并摆脱贫困。
  (二)教育资源不足
  广义的教育资源可泛指一切旨在支持教育对象发展的整个自然环境、社会物质与精神財富等。过去,贫困地区缺乏教育资源主要体现在物质层面,包括教学基础设施环境和教学设备。如今,教育物质资源逐渐丰富了,但教师资源不足的问题愈发显著,主要包括教师短缺和高职称教师少。
  (三)家长参与幼儿非认知教育程度低
  培养孩子不仅是学校的责任,更是家庭的责任,父母参与可以促进幼儿各方面非认知能力的发展。然而,根据调查,家庭出身与父母参与的影响为负比,即农村家庭相较于城市家庭,其对子女教育的参与程度更低。一方面,较低的家庭收入可能导致父母情绪低落,间接造成父母对子女的教育缺乏耐心和参与过程缺乏自信;另一方面,严格的预算限制将迫使家长将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职业发展以赚取更多的收入,导致对子女的教育投入时间减少。而非认知能力和收入成正比,因此城乡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
  二、贫困地区幼儿非认知教育体系的构建
  (一)游戏助力幼儿非认知教育
  游戏是幼儿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在游戏中,幼儿通过一系列过程学习相关技能,如模仿、实践、交谈、实验、尝试、失败、再尝试直至成功,这种学习往往富有趣味且记忆深刻。基于“BIG FIVE”模型,我通过数十年的教学经验构建了非认知游戏测评法从而实施针对性教育。下面将对幼儿的非认知能力进行测评游戏进行举例分享。
  1.情绪稳定性游戏测评:情绪稳定性包括焦虑、自我意识、愤怒、冲动、脆弱和抑郁,可以通过幼儿舞台表演游戏测评孩子的自我意识偏向自信还是自卑。
  2.外向性游戏测评:外向性包括热情、乐群、独断、活力、寻求刺激和积极情绪,可以通过团队搭积木游戏测评幼儿是否独断。
  3.宜人性游戏测评:宜人性包括信任、坦诚、利他、顺从、谦逊和同理心,可以通过组队闭眼障碍跑比赛评测幼儿对他人的信任度。
  4.尽责性游戏测评:尽责性包括能力、条理、责任感、追求成就、自律和审慎,可以通过拼图游戏评测幼儿是否具有条理性。
  5.开放性游戏测评:开放性包括想象力、审美、感受丰富、尝新、思辨和价值观,可以通过讲故事接龙游戏测评孩子的想象力。
  上述游戏对教具资源要求低,只需要有足够的户外空间便可实施,但是通过以上游戏与幼儿的互动,观察幼儿参与游戏的表现,可以全方位考查每位学生的现有非认知能力,并根据孩子和家长的意向,针对性进行非认知能力培养、因材施教,并且让孩子们在游戏中了解生活、开发潜能,从而为孩子未来的成长奠定基础。
  (二)校内校外统筹发展
  幼儿园相比其他阶段的学校,校内教学时间最受限制的,因此结合校外有效的辅助教育才能统筹发展,形成完整的幼儿非认知教育体系。校外教育包括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对于年龄较小的幼儿,一般以家庭教育为主。
  在中国,隔代教育已成为家庭教育中重要组成部分,尤其在贫困地区,大部分的中青年家长长期在城务工,且家庭经济不足以担负外聘专业人员辅导,孩子们的家庭教育主要由祖辈完成。据儿童教育学家邓长明、李丽、爱德华兹等人研究发现,与隔代教育相比,非隔代教育幼儿表现出的情绪更稳定,问题更少。具有优越经济条件的学生的非认知能力显著高于贫困生。
  此外,根据《幼儿园工作规程》指出:幼儿园应当主动与幼儿家庭沟通合作,为家长提供科学的育儿宣传指导,帮助家长创设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共同担负教育幼儿的任务。由此可见,幼儿教师不仅是幼儿园的教育工作者,还担负着幼儿园以外的幼儿家庭科学育儿的指导任务,尤其要加强对贫困地区校外教育的重视程度。家庭是提升非认知能力最重要的场所。
  无论何时何地,使幼儿在非认知教育体系下健康成长,减少被动接受填鸭式教学的“书呆子”,成为思维活跃、乐于接受新事物、敢于探索的儿童。
  (三)线上线下联动促进
  1.线上线下教育提升。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但是贫困地区由于经济发展缓慢,学前教育仍存在着资源匮乏的问题。目前,国家颁布了《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通过互联网,贫困地区的幼儿可以在教师的辅助下选择优质的线上教育资源降低城乡幼教均衡发展的坡度。
  非认知能力的培养,如想象力、审美能力,与扩大视野密切相关,然而,贫困地区的幼儿游学机会较少,并且幼儿思维处于具体形象思维阶段,对比较抽象的事物还很难大量接受。因此教师们可以通过多媒体,将文字、图片、声音、动画等线上资源合理组织起来,降低贫困地区相关资源的匮乏造成的影响,使幼儿感受到线上生动高效的个性化课堂,培养和挖掘儿童的兴趣爱好,提升幼儿非认知能力。
  此外,校内非认知能力测评主要以游戏为媒介,但是据研究,贫困地区幼儿教师专业能力最弱的能力之一正是游戏的支持与引导能力。幼儿教师该项专业能力不足,直接影响幼儿园开展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非认知能力教学实践,因此幼儿教师应通过线上网络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
  2.线上线下家长沟通。
  幼儿园从接收幼儿入园的时刻起,就有责任指导幼儿家庭科学育儿,特别在当下,非认知教育没有明确的书面文字进行传达,必须学校和家庭保持紧密的沟通。随着时代发展,即时交流平台越来越被普遍应用,即使在贫困地区,每位家长也都拥有移动通信工具。通过移动通信在线平台,幼儿园可以构建相关的非认知教育模块及时充分地与家长进行沟通。
  通过线上平台,第一,幼儿园能够以图片、音频和视频并茂的形式将优质专业的资源传递到每个家庭,帮助贫困地区不识字的家长也能充分掌握家庭教育;第二,幼儿园可以将非认知教育的游戏视频上传到线上平台,幼儿教师和家长共同研究幼儿的行为,探讨如何进一步提高幼儿的非认知能力;第三,教师和家长都可以在线上专属平台上传幼儿成长风采图,令双方都可以实时、全程、多角度了解孩子的发展情况,这样做尤其能够降低留守儿童与父母缺少亲情互动影响,提高家庭非认知教育质量。通过线上平台,幼儿教师与家长建立良好的合作育儿关系,更好地确定线下非认知教育的方向,提高线下非认知教育的质量。
  三、总结与展望
  贫困地区幼儿非认知教育体系的构建是一项符合我国宏观政策且有效促进幼儿身心健康成长的重要而急迫的任务。根据贫困地区具体现状,同时调动学校、家庭力量共同协作参与非认知教育体系构建,是通过早期教育促进弱势贫困群体反贫困的重要措施。除此之外,该体系的构建需要以教育部门带头、社会各部门共同参与,为学校、家庭幼儿非认知教育的开展提供保障。
  (责任编辑 林 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577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