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送你一个滑板

作者:未知

  林越和康小乐一同走进教室后,林越向康小乐一点头,康小乐便走到讲台前,郑重其事地宣布:“我提议,咱们六(2)班,这个星期天上午在社区广场进行滑板比赛,到时欢迎同学们踊跃参加!”
  这段时间,玩滑板风靡了双泉镇小学,六(2)班的同学几乎每人一副滑板。康小乐的提议立刻得到同学们的积极响应,不过,对他的滑板技术,同学们却不屑一顾。
  唐毅飞首先向他开炮:“康小乐,就凭你那体重还敢玩滑板?滑板能承担得起你的重量就不错了!”
  “哎,别看我长得胖,本人可是个灵活的胖子!”康小乐对唐毅飞的玩笑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夸张地扭动他那肥嘟嘟的屁股,炫耀着自己“灵活”的身体,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只要林越参加,我就参加!”唐毅飞看了一眼后排座位上的林越,言语里既像是邀请,又像是挑战。谁都知道,在六(2)班,玩滑板玩得最好的要数林越。
  “是啊,只要林越参加,我们女生去为你们加油!”徐娇娇代表女生也做出了承诺。
  林越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当然会参加,因为这个提议就是我和康小乐一起商量的。不光我要去,我希望星期天上午同学们都去,我们不是为了比赛,而是创造一个同学们在一起玩的时间!”
  “好,说定了,星期天上午,社区广场……”林越的话语引起了同学们的响应,教室里应和声此起彼伏。
  正在这时,林越忽然看到,中间座位上的刘佳明低下了头,局促不安的神情和教室里欢快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坏了,怎么把刘佳明忘了,今天的事对他的确是个刺激!
  刘佳明六岁时出过一次车祸,那次车祸让他的腿落下了永远的残疾,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小时候的刘佳明虽然腿有残疾,但那时的他爱说爱笑,并没有感到自己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随着年龄的增长,上了学,他慢慢发现自己走路的样子那么难看,强烈的自卑感让他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孤僻不合群。
  上个星期天,林越和康小乐正在广场上玩滑板,看到刘佳明从广场前面的街道上走过来,他俩几乎同时喊道:“刘佳明——”
  刘佳明好像没有听到有人叫他,低着头,径直向街头走去。
  见他没有反应,林越和康小乐又大声地喊道:“刘佳明——”
  刘佳明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走得更快了——尽管走路快了,但他的双手为了维持身体的平衡摆动得更加频繁,看起来像是打摆子。
  很快,刘佳明转过街头不见了,康小乐说:“真奇怪,刘佳明明明听到咱俩喊他,可他却连头也不回!”
  林越从滑板上跳了下来:“是啊,離得又不远,刘佳明肯定听到咱俩喊他。”
  “那他为什么不答应?”
  林越想了想似乎明白了:“可能是看到咱俩在玩滑板吧。”
  “为什么?”
  “你想,同样的年龄,咱俩自由自在地在这里玩着滑板,而他却连走路都走不稳,他心里能好受吗?”
  林越一解释,康小乐明白了刘佳明刚才为什么对他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想到他孤独蹒跚的背影,不禁为他担心起来:“刘佳明现在变得太敏感了,其实我们没有人瞧不起他,是他多想了!”
  “不是他多想了,是我们没有关心他心里在想什么。他不能那么敏感,应该和我们一起玩,而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
  没想到今天,林越和康小乐提议的滑板比赛点燃了班里同学们的激情,却刺痛了刘佳明那颗敏感的心。
  放学后,林越叫住正准备急匆匆回家的康小乐:“和你说个事,星期天我想让刘佳明和我们一起来玩滑板,你说怎么样?”
  康小乐睁大了双眼:“林越,你开什么玩笑?刘佳明怎么能玩滑板!”
  林越狡黠地眨了眨眼,微微一笑:“能,到时我还要送他一个滑板!”
  星期五下午,林越和刘佳明走出校门,他俩的家在一个方向,一同相伴回家。到了广场分手时,林越说:“回家赶紧做作业,做完作业,星期天来广场和我们一起玩滑板!”
  “玩滑板,叫我?”刘佳明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啊,我们六(2)班的所有同学都来!”林越重复道。
  刘佳明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可是他看到林越一脸的真诚,没有一丝戏谑自己的意思,难为情地说道:“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能玩滑板?”
  “能,相信你用不了多久,玩得比我们还好!”林越走到街头,转身向刘佳明挥挥手说,“星期天上午一定来广场,到时我要送你一个滑板!”
  林越转过街头不见了,刘佳明站在家门口发愣,我能玩滑板?还要送我一个滑板?想到林越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知他要搞什么鬼,可是想到能和同学们一起玩,他的心里还是感到暖暖的。
  星期天上午,刘佳明早早来到广场,这时的广场上人很少,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在妈妈的陪伴下玩滑板,刘佳明坐在广场外面的凳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
  小孩刚开始学滑板,需要扶着妈妈的胳膊才敢站在滑板上,一松开妈妈的胳膊,滑板不是停止滑行,就是人从滑板上掉下来。刘佳明想,要是我站在滑板上,恐怕还不如这个小孩,想到这,他立刻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自卑感。
  其实,当广场上出现第一个孩子玩滑板时,刘佳明就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围上去,而是远远地看着,由新奇到羡慕,继而梦想自己也有一个滑板,站在上面,迎着风,迎着太阳,帅气地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可一想到自己的状况,他便意识到这个梦想是多么可笑和不现实!
  直到有一天,刘佳明看到林越和康小乐也在广场上玩滑板时,他更加真切地感受到腿上的缺陷,同样是朝夕相处的同学,他们能够潇洒自如地控制着滑板飞驰在广场上,而自己却连走路都不平稳,这种巨大的落差更加重了埋藏在心底的自卑。
  “嗨,刘佳明,我们来了!”
  听到有人叫自己,刘佳明的目光从那个玩滑板的小孩身上收了回来,扭头一看,只见林越、康小乐、唐毅飞等七八个同学踏着滑板像一条游龙一样向自己飞驰而来。
  林越的滑板到了刘佳明身边,脚尖一着地,突然来了个急停:“怎么样,我们几个帅不帅?”
  “帅,你们都把我帅呆了!”一向寡言少语的刘佳明来了句幽默的回答。
  “是的,你也会玩得很帅,只不过是用它——”林越背在身后的双手一翻转,如同变魔术一般,一个手指滑板出现在他的掌心。
  “手指滑板!”刘佳明惊叫道。
  林越双手向前一伸:“送给你,虽然你的腿有残疾,但你的双手比我们灵活,用不了多久,你的滑板比我们的滑板玩得还帅!”
  刘佳明接过手指滑板,在手中,上下左右地仔细打量着。这个手指滑板有着火红色的板壳,左右两端和前后两端微微向上一抬,就像熊熊烈火围成一团,然后又迅速地蔓延,刘佳明被这团烈火温暖着,由衷地说道:“林越,谢谢你!”
  “不用谢,我们都是同学,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要常在一起玩啊!”林越看到同学们都陆续来到,双手一挥说,“刘佳明,你先慢慢练,我们到广场里面滑!”
  刘佳明把手指滑板放在地上,食指和中指在上面轻轻一按,向前一用力,滑板像团燃烧着的火焰,飞速向前滑行,紧接着,他的食指在板尾使劲一压,中指迅速后翘,板头抬起,完成一个漂亮的“豚跳”。
  抬起头,逆着阳光看去,林越、康小乐他们踏在滑板上在广场上玩得正嗨,恍惚之中,刘佳明忽然感到自己也好像站在了滑板上,迎着风,迎着太阳,和他们一起飞驰……
  (田龙华摘自《故事大王》)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61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