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巴斯汀的旱冰鞋

作者:未知

  塞巴斯汀不爱说话,就算装了一肚子话也不会向任何人说。
  邻居在电梯间冲他打招呼:“嘿,塞巴斯汀,你长高了!”塞巴斯汀总是眼睛盯着地面,点点头,脸“刷”的一下红到耳根。其实他多想说,有一天他的身高会超过电梯里的每一个按钮,甚至是最高的那一排。
  “学校怎么样啊?”理发店师傅一边问,一边麻利地拿一块遮布将他包裹起来。
  塞巴斯汀赶紧低下头看脚,红着脸,小声说:“嗯,很好。”其实他多想说,他喜欢上地理课,他知道地球上有遥远的海洋和热带岛屿。
  理好了发,师傅问:“新发型还喜欢吗?”塞巴斯汀如蚊子一样哼哼着:“嗯,很好。”其实他多想说,如果下次理发师傅还把他的头理得像台球弹珠那么滑溜溜的,他就直接去撞球杆。
  老师在课堂上问他:“冰岛、蒙古以及布隆迪这三个国家的首都分别叫什么名字?”塞巴斯汀直愣愣地盯着课桌,其实他早就知道答案,但他还是异常坚定地绷着嘴不回答。
  塞巴斯汀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正好在艾思特后面。塞巴斯汀想和艾思特做朋友,但是却没跟她说过一句话。
  放学后,塞巴斯汀总喜欢穿过街心公园再返回家。一天下午,他注意到公园的长椅上摆了一双旧的旱冰鞋。塞巴斯汀从来没有滑过旱冰,很想试试。等了很久,都没有人过来拿走这双鞋,于是他决定穿上它们。
  鞋换好以后,塞巴斯汀慢慢地直起腰,小心翼翼地滑出第一步……砰!他摔了个大跟头。他爬起来,砰!摔倒;再爬起来,砰!再摔倒……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塞巴斯汀心想,看来我不适合滑旱冰。他把旱冰鞋脱下来,放到发现它们的长椅上,这才离开。
  第二天,塞巴斯汀又经过公园,发现旱冰鞋还在那儿。
  他又穿起那双旱冰鞋。这一次,他能够站起来了,能够原地站着保持不动。但刚一迈脚,又摔倒了。他继续爬起来,咦,竟然能站稳了。
  打这以后,塞巴斯汀每天放学都要到公园练习滑旱冰,每天都会取得一点小小的进步。只是一周过去了,滑得还不太远。他默默地坐在长椅上,看着别的旱冰手箭一般地滑着,仿佛滑旱冰是世界上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塞巴斯汀有些提不起精神,心里觉得有一点儿难过。
  但第二天下午,塞巴斯汀还是准时来到公园,换上旱冰鞋,像往常一样,慢慢地滑,先是一只脚,然后再换另一只。他过于专注,以至于没听到有人在呼喊。
  “我的狗,来人啊,快帮我拦住我的狗!”
  一只大狗突然猛冲过来要舔塞巴斯汀的脸,塞巴斯汀不得不顺势抓住拴在狗脖子上的绳子,以防滑倒。接着,在大狗的牵引下,他好像是在滑冰,动作敏捷而又优美。
  塞巴斯汀努力保持着平衡,直到大狗跑不动,停了下来。狗主人赶过来寻狗的时候,塞巴斯汀还牵着那根绳子。事实上,他已经穿着旱冰鞋溜遍了整座公园。
  塞巴斯汀回到了公寓楼,一位邻居正等在电梯入口。
  “你怎么样啊?塞巴斯汀。”邻居大叔问。
  起初,塞巴斯汀一声不吭,像平时那样耸了耸肩膀。忽然,他停下来,小脸因为兴奋而发出光泽,他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很棒,我正在学滑旱冰!”
  第二天是周末,塞巴斯汀花了整整一上午溜旱冰,他不再担心跌跟头了,也不再担心别的事情了。他又去理发店,理发师傅问:“学校怎么样?”
  破天荒地,塞巴斯汀张开了“金口”:“我喜欢上地理课,我知道世界上所有大沙漠的名字和位置。”
  “你想要剪成什么样儿?”理发师傅有些吃惊,微笑着问。
  “这次请您别剪短了,我不想脑袋光得像颗台球弹珠!”
  离开理发店,塞巴斯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他一刻不停地在说话,他在说话!
  现在,当老师在课堂上提问:“让我们看看,有谁知道世界上最高的山是什么山?”塞巴斯汀总会抢先举手回答:“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第二高峰……”
  一天下午,他遇见了艾思特,问她:“你愿意跟我一块儿滑旱冰吗?”
  你猜怎么着?艾思特也有一点儿害羞。她轻轻地回答了一声:“好啊!”
  这天,塞巴斯汀格外高兴!一回家他就兴冲冲地敲碎心爱的储蓄罐,跑出屋,到商场去给自己买了一双崭新的旱冰鞋。然后,他去了公园,把那双旧的旱冰鞋原样放到长椅上,也就是当初被捡到的地方。塞巴斯汀想,兴许,还有跟自己一样的孩子,不爱说话,却会喜欢上滑旱冰……
  (彼岸花开摘自《意林·少年版》,有刪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611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