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难题

作者:未知

  [摘       要]19世纪80年代,后印象派出现,高更作为后印象派成员之一从巴黎股票市场辞职,放弃人人羡慕的职位、家庭、婚姻、财富毅然走向大溪地岛,开始了自我放逐,展开自己一生的创作,只为寻求自己内心的答案,追寻人类难题,创作出史诗级巨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何处去?》,从生与死,原始社会与文明社会之间的对比与联系分析这幅巨作。
  [关  键  词]生与死;文明社会与原始社会;史诗巨作
  保羅·高更是一个富裕的人,他的富裕来自于早年在欧洲股票市场赚得的财富,来自在大溪地岛原始人类给予他心灵的满足;同时,保罗·高更也是一个孤独的人,他的孤独源自他内心的寂寞,源自这无人能解的世界难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何处去?》。
  这幅巨作长372.6厘米,高139厘米,创作于高更生命的后期,女儿的离去给了他莫大的打击,从巴黎的繁华世界逃离,去到依旧是原始社会的大溪地岛,是他对妻子与女儿的亏欠,为寻求自己内心的安宁,他牺牲了,也获得了。
  在这幅画中,左上角在黄色区域里是三行法文,翻译过来是: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何处去?右上角同样的黄色区域是高更的签名,两片黄色区域都画有花,可见高更的绘画中充满了装饰趣味。
  生与死向来都是人类难以解决的难题,画面右下角部分是一个睡着的小孩,三个年龄大一点的女人围坐,象征着人们的出生。与婴儿对应的左下角蹲着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人,她表情忧伤,用手遮着面孔,旁边有一只红嘴的鸟。老年人象征着人类的衰老与死亡。画面中腰间围着白布的男子双手举起在摘树上的果实,象征着创世纪之初亚当摘的果子,预示着整个人类原罪的产生。同时男子把画面分开两个部分,在生与死之间,是生命的中间过程,属于最旺盛的时期,他连接着出生与死亡,连接着婴儿与老人整个生命的状态。男子身后是一个背对着的女人,和两个像从梦里走来的女人,她们像是幽灵,梦境里面的人一样,预示了高更相信灵魂这一神秘的东西。画面当中还画着各种动物,有牛、羊、狗、猫、鸡等形形色色的各种生命。
  这些画面中所有的生命构成了整个人世间的轮回,生命的过程就是生生世世,就是轮回,高更用带有原始社会的画面感引出了自己的困惑,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何处去?这同时也是从古至今全人类共同的疑惑。我们虽然可以看出画中的人物形象仍然是大溪地的土著人,但高更把她们赋予了新的意义,她们是神,她们生活在另一个我们不知晓的世界中,这个世界是高更虚构的世界,是他想象的世界,她们的生活状态似乎解决着人类的难题,似乎在她们身上,高更找到了困扰他的难题的答案。
  高更是纯粹的。从文明社会、股票市场、繁华的巴黎逃离的高更思考着人生,我们赤裸裸地来到世间,离开时亦带不走任何,所有的留恋,所有的不舍在最后都是虚无缥缈的,对于高更,那个文明的世界下可能藏着更多的是阴暗与谎言,他渴望那个真实、纯真的原始社会,向往内心的宁静与永恒,正是在大溪地岛,高更找到了他心理上的寄托。
  高更的画在当时的欧洲有着极强大的市场,富豪、商业人士等资产阶级纷纷购买,为何大家会购买一幅与自己生活相差很远的画有毛利人的画,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或许大家都在那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挣扎着,他们渴望这一片净土,告诉自己依旧活着。
  试想,当今的我们是否没有了生死,没有了悲伤与快乐这些沉重的话题,其实,无论处在人类社会的哪一个阶段,这些人生伟大的话题永远不变,生与死、悲与欢永远围绕着我们生生世世。就算创造再多的财富,成就再多的伟大,我们和原始社会有何区别。
  如今我们和那时的欧洲有着太多相似的地方,为了追求利益,我们当中太多的人忘了如何休息,人们已经进入了一种机械的运转过程中,麻木、机械,感情世界渐渐远离我们,我们忘了停下脚步享受生活与美,正是因为这个欲望膨胀的社会让太多的人牺牲,回头想想,我们是否应该像高更一样,放空自己,给自己留点时间,回归自己,重新思考这个社会,享受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
  高更用最直接的方法向世人提出疑问,他渴望大家可以回归人性本质,这是他作为一个艺术家所追求的,也是他作为一个人所向往的,他把住在他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释放出来创作了如此多的巨作,高更是伟大的,同时也是深刻的。
  参考文献:
  [1]高更,王惠云.大溪地风景[J].世界文化,2009(10).
  [2]蒋勋.蒋勋谈高更:生命的热情[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8.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艺术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732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