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世界的逻辑

作者:未知

  这个话题很大,也很深!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是世界的逻辑吧。
  我一直对佛法心存敬畏,却也纠结,似懂非懂;解不开理还乱!随着慢慢地静下,无端地将心倒空,让身壳经常处在真空的失重状态,灵性的东西也就在逐渐升起,渐渐地对佛法的逻辑有一个比较自我的认知。
  几天前,接到一个很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的微信,说要来我工作室喝茶,想跟我聊聊天,我欣然同意了!他独自一人来到我办公室,穿着也很休闲,人很松弛的样子,好像没有休息好。我们的话题从他的故事开始,他问我:“示单,你相信因果吗?”我不置可否。他喝了一口茶,慢慢地讲述说:
  两年前的一天,我的微信上有一个十多年前认识的合伙经营的朋友冒泡在我微信上点赞,有过几次互动之后,他主动提出要来见我,碍于情面我答应了。一方面我也想了解一下他的近况,另一方面也想让他看看我的情况。自己当时的傲慢心很重。那天他如约来到公司,我看他沧桑了很多,说话还有点结巴,大概聊了近一个小时,我了解到他的近况很糟,现在在给别人打工,工资不保底,时有时无的,好像是离婚了,儿子跟着他,父子俩住在郊区一个简陋的农家小屋。我们的聊天时断时续,他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办公室,我本想带他参观一下公司,见他没有提也就只是不停地给他倒茶。他跟我谈了一些商业想法,我没接茬儿。快到午饭时,我邀请他去大厦内一家酒店吃饭,他也没推托,来到酒店我请他点菜,他翻了翻菜谱从头到尾翻了两遍硬是没点出一个菜来,那犹犹豫豫的样子根本不像十多年前的他。
  十五年前我刚认识他,有一次我陪他一起去西单商场定制西服,一套一万多,我当时为之咋舌,他穿上那套西服觉得特别合体,随之把刚刚买的穿在身上的夹克衫扔给我,“送给你!”那语气既豪气也傲气,让我连推脱都没机会。以我当时的消费习惯是不会买那么贵的夹克衫,更不会轻易送给别人。虽然我也特别喜欢那件夹克,但他的动作和话语真让我有“受嗟来之食”的感觉。我说:“还是你留着穿吧!如果你不愿拿我帮你拿着。”
  就这么一个豪爽大方的人怎么就不会点菜了呢,是不是这儿菜比较贵呀?我努力地点了几道像样的菜,既不让他觉得奢侈又要体现热情。看他吃饭的样子我就估计他过得很不好。他告诉我,现在连起码的生活费都很困难,这使我不由得想起十五年前,当时他邀请我与他合作开一家公司,他看中了我手头上的一个专利技术,并且对我的文案推崇备至。我那时因为没钱开发,也正在寻找合伙人,我们一拍即合,由我提供技术、策划方案、运作模式,他提供全部运营资金。给我10%的股份,我负责公司的运营管理。一开始我努力经营,把以前积累的社会资源和媒体资源全部调动起来。因为当时那个项目的创意和概念都非常具有前瞻性和创造性,很多纸媒体、电视媒体纷纷前来采访报道。运营了不到半年时间他的资金不能全部到位,给我停发了工资,他告诉我正在筹措资金,让我放心运作且尽快把产品开发出来,将技术教给他指派的助手。我日夜兼程地完成他指定的规划,将技术毫无保留地教给他的助手,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管理全公司,不能做一个总工似的工匠。我相信了他的实力和为人,我心里只有一个梦想把自己多年的知识成果尽快转化到市场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大约过了两个月,这期间我没有拿到一分钱的生活费,老婆孩子住在昌平一个简陋的半地下室,房租都没有钱交,只能找人去借,但那时信心满满。突然,有一天中午,他来到我办公室对我说:“你走吧,我不跟你合作了。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吧!”大有要把我推出大门之势,那急切的样子和无表情的状态似乎怕我会带走什么!怕我会跟他理论!我一下子傻了,愣愣地呆了有足足一分钟,我就想,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无情的人呢?我要怎么保护自己?我们的合同有效吗?
  记得那应该是个深秋,一阵凉风把我吹醒了,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想干一番事业的大厦。
  后来才听到圈内的朋友告诉我,他当时资金链发生了问题,只好找来新的合伙人;他们以为我的技术全部交底了,而且他也基本掌握了这种商业模式,觉得给我这10%的股份有点亏,一合计就把我给踹了!我生性是个不愿寄人篱下的人,他的这一“赶”肯定于我是绝对不会回头的,即便是金山银山我也觉得那是雾山霾海。后来,这家公司不到一年真的垮了!原因是我的技术和产品迅速打垮他的市场,毕竟我是原创又有核心技术和独到的运作模式。
  话说我离开之后没到一个月突然每天接到很多陌生电话,诚恳地要与我合作或买我专利的人络绎不绝。原来是有一家国家级期刊在两个月前给我做了个专访,当时那个采访我的记者只留了我个人手机号,于是杂志出刊后读者反馈强烈,这是我没想到的。由于那份期刊的影响力以致后来央视二套的一个人物专访栏目给我做了30分钟的独家专访,一下子我每天要接待几十拨来访和谈合作的人。后来我向朋友借了点钱成立了一家公司,产品也迅速打开了市场。幾年之后,公司也在创业板上市了。每每想到那一刻的转折就特别感恩与他的合作,如果不是他提供的公司这个平台,一定不会被媒体关注我的项目和我开发的产品。我更感恩他当时果断地扫我出门,如果没有他绝情的一“扫”我恐怕还在做“小股东”或“职业经理人”。
  世事沧桑,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他的境况是这样,晚上思绪乱飞,感慨不已。大概深夜十二点多他发来了一条长长的微信,内容是这样的:他想做微商,开发了一个很好的产品了,现在缺资金,问我能不能出几十万元共同来做,他给我10%的干股!语气之谦卑,态度之和善,形势之迫切,我看完有一种说不出的五味杂陈。而偏偏他在微信中写到的两个数字就是当年我们合作时的数字,他那时出资50万,给我10%股份,而今依然是50万(只不过是要我出),也还是10%的股份!真是巧合吗?难道他忘了当年的事了?抑或是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不管我当时有多么的惊奇于那两个数字,但想想这十多年来做的事的“缘起”,就有一种“回报”的冲动!我没有片刻思考,“终于找来了!”我喃喃自语。很多人都知道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当然没想到他用这种形式找回来了。我立即回了个微信:请告知卡号,并且又回了长长的一条关于他开发的那个产品意见,算是一条参与意见的补充。其实,他可能不知道我的另一家公司也正在做他类似的产品,我对这类产品有绝对的发言权,但我没有吭声,不告诉他的原因是怕他没信心了。钱第二天如数转过去了,转完款之后我有一种莫名其妙喜悦感。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大概有半年之久,我全然忘了此事。又是一个深夜,微信中的那位朋友给我发来了一段视频,他做的产品视频。接着发来一段文字,大意是产品已开发出来了钱也花光了,让我继续“投资”。这段文字没有上次显得“谦卑”,有一种例行公事的告之。还是那句话让我稍稍一颤:看在咱俩老朋友的份上,你再投50万,再给你10%的股份!看完之后,我问自己,我怎么就跟这两个数字“干上了”,是人家“忘得快”,还是我心胸狭窄?这个好像是“恩赐”10%的股份,怎么有点回到了十五年前的感觉?但是,他在微信中说如果没钱去继续做这个产品,他可能又要失业!我想起自己被他赶出“失业”的那一刻,我还是决定继续还这个“债”;不为股份,只为“十多年的愿望”!我立即回了条信息:明天回复你。第二天我又让财务将钱转了过去。   后来的日子,我们还在微信上时不时聊一两句,我只是给他推送一些关于此类产品市场信息的文章,从来没问过销售情况和营收情况。大概又过了半年,他发来一条微信:资金花光了,我不想做了!我感觉有点不对,前不久还好好的,怎么就不想做了呢?眼前发生的事怎么就跟十五年前那么类似,难道这就是“轮回”?可这“主角”还是我呀!
  我就觉得自己在经历一个电影剧本故事,好在这主人公不在剧本里活着,而是生活在对结果不在乎的现实中。
  突然有一天他那个微信人头消失了,我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把“好友”仔细地倒来倒去也没找到我曾经“牵挂”了十多年的“人头”了。
  前不久我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听说他去了广州,那个产品成了“爆款”,公司赚了不少钱。我知道后倒是很淡然,淡然是因为这并不是我的“投资”!但我没有释然的是这件事怎么那么巧合?
  朋友在自己的质疑之中停止了他的讲述。我看他有些疲倦,他盯着我的书架好像是来找答案,又像是把已穿过的不合脚的鞋扔掉后的一种决断。
  待他完全沉静下来后,我重新泡了杯平时不怎么爱喝的“竹叶青”茶,茶叶一根根悬浮在玻璃杯里,色泽嫩绿油润,簇拥排列有序,青香了了。我没有喝茶的冲动,只是盯着杯里那一片片尖尖的竹叶似的茶片,一开始抱在一起飘着,慢慢地某一片渐渐地膨胀起来,先是摇摆一下,接着满足地向下沉去。
  我随手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出版社刚刚送来的我写的《菩莲花开》样书,记得当时审稿时编辑把它当作佛教题材的书籍来审编,差点不予通过,经过多次沟通才得以以“励志”类题材来出版,我告诉编辑:我从没有学习过佛法!
  而此刻的我突然脑洞大开,对这个有着二千五百年历史的宗教有一个全新而科学精到的理解:是的,它给我们贡献了一个了不起的字“缘”,这是它的核心,世界上所有事物的关联全因“缘”而解。而它的逻辑就是“因果”;它的理念就是“慈悲”;它的境界就是“觉悟”!我对朋友说:“你觉得我的理解对吗?”
  我忽然对这瞬间总结的七字“真言”崇拜起来,这红尘间的片片绿叶哪一片不是浸泡在同一杯水中,它们来自不同的山头,只有一个共同的使命,将自己生命中的精华奉献给山涧清泉,可品尝者却品出了不同的滋味。也许这就是世界应有的味道。
  作者簡介:示单,原名柯龙瑞(1962.5—),男,江西九江人,汉族,本科,北京未医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员,研究方向:未医科普文学。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亚健康分会副主委,中华中医药学会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未医学的崛起》《菩莲花开》等多部专著,发表散文几十万字。
  作者单位:北京未医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734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