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中逸气?笔底清风

作者:未知

  有清一代,效法青藤成为一种潮流,如郑板桥曾刻一印,自称“青藤门下走狗”;近代画家齐白石曾说:“青藤、雪个、大涤子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之外,饿而不去,亦快事故。”徐青藤及稍早的陈淳被奉为大写意绘画的偶像,“青藤白阳”成为文人画写意精神的代名词。
  振声兄是那种从笔墨灵性到灵魂感悟都很接近于徐青藤的当代画家。和振声兄相识时未及弱冠,一晃近30年,我们一起喝酒,一起品茶,一起吟诗作对,一起感叹岁月艰难、时光飞逝,一起哭一起笑,兴之所至,濡墨挥毫,满纸便会弥漫酒香茶味,如放歌山林、东篱采菊。振声兄最喜微醺后弄墨,或伯高或素师,或青藤或白阳,世事沧桑、烦恼忧愁会随着笔墨舞动而烟消云散。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在笔墨中寻找到了人生的最大快乐。
  清雅是振声兄花鸟画的主要审美取向,那份雅致是内心思维触角的延伸,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很典型的文人士子固有的骨气和傲气。这种雅是没有办法刻意模仿的。振声兄喜做梅兰竹菊四君子,或以松柏入画,往往以很简洁的笔触,寥寥几笔,便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一种清新之气迎面扑来,古雅凝练,如闻韩湘子弄箫,似见蓝采和乘一骑清风飘落人境。辛卯年的兰草小品系列、庚寅年的花鸟小条幅组画、乙丑年的元书纸小品等,且赏且读且吟,自有清雅气息随风飘动,墨香浸入骨髓。
  逸气是振声兄绘画的灵魂。无论书还是画,雅致之外的那份逸气是很多人试图在笔墨中努力表现的。宋初的黄休复在评判绘画等级时在前人“四格”的基础上,将逸格放到了四格之首,并对逸格作了精辟解释:“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曰之逸格尔。”有时候这种逸气是与生俱来或者依据天性使然,不是临摹过多少经典,读过多少书能够得到的。逸气生发,古人无法言传,书本中也不会明示,读懂笔墨中的那份清逸气息,需要心性的磨炼和对笔墨的独特领悟,再就是个人笔墨追求的精神内涵。其实写字也好、画画也罢,当技法纯熟之后,拼的则是内涵与学养,内涵与学养之上就是精神追求所达到的高度,心存高洁则笔墨自当不俗。而在自身心性修炼的基础上,能够通过笔墨具象去感染欣赏者,让人心生雅意和善良美好,更是书画艺术的至高境界,渡己进而渡人,善莫大焉。
  书画兼擅、书画融通是振声兄创作的一个较为突出的特点。当代书画界,书画兼修而双翼齐飞的大有人在,诗书画印四者兼能的人却不是很多。振声兄在诗书画印四个方面都有一定的造诣。先是痴情书与印,20多年前就在天津市各种展赛上频繁入展获奖;后以画为主,尤其对写意花鸟情有独钟,岁寒三友、梅兰竹菊四君子就成为笔下常客;而其后,突然又拿出很多诗词作品,足有数百首之多,大部分是其寓居京华的生活和艺术感悟,诗如其书其画,仍然保持了清雅不俗的天性。也因此,他以书入画,不仅仅是笔墨线条上书与画的融汇,还有在画面的组织上,或者寥寥数语以书题画,或者以自己的诗词题画。脱却俗尘的绘画语言,配上大段的小行书,简洁中更多雅意风韵,诗书画印相得益彰、相映成趣。
  山东书家翟永华说过:“振声是把中国书画真正读懂了的。”30余年不断求索,笔墨已经与他的血肉与灵魂融合在了一起。为笔墨而生,为青藤白阳而痴醉。随性而舞,随情而歌。振声兄的艺术追求应该达到了自然天趣而超脱自我灵性的境界。也许會有人对这句话存有异议或者不屑,那就让我们一起去关注振声兄的作品和创作,相信他作品中的那种自然生发的雅逸会感染每一位欣赏者。
  胡振声简介:
  胡振声,字叔镛,别署四正山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培训中心特聘画师,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天津分会会员,天津市红桥区政协书画家联谊会会员。1995年秋,天津电视台青年大世界拍摄专题片《青年画家——胡振声》播放于乡里;2006年作品被中央电视台收藏;2007年元月于北京荣宝斋举办画展;2008年1月在广东省珠海市展览馆举办胡振声书画艺术展;2012年4月21日中国旅游卫视拍摄专题片《艺眼看世界——养心书画家胡振声》;2016年4月在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天津新闻中心,由天津市美术家协会、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主办了“砚田寻梦——胡振声书画作品展”;2013年参加顾志新师生大展;2015年参加“第二届古不乖时——顾志新师生书画印精品展”;2016年参加“顾志新师生暨道友诗联书印合璧展”;2018年7月在珠海古元美术馆举办胡振声山水画展。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735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