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放飞真情抒写青春

作者:未知

  天刚亮,同室的病友还在梦乡之中。
  只听见虚掩的房门“吱呀”一声,从门缝里探出了半个脑袋。
  没错,是爸爸!他正蹑手蹑脚地向我的床边走来。
  红红的,是一大束娇艳的玫瑰!在爸爸的胸前燃烧着,整个病房一下子变得温暖和浪漫了起来。
  我不禁惊呆了——我实在难以将爸爸和红玫瑰联系在一起。依旧是那身泛白的工作服,依旧是瘦削的面庞。或许外面风大,他的头发有些凌乱,发梢上还残留着清晨的雾水。
  我不禁又想笑。爸爸的样子笨拙而滑稽,他那一身装扮与他胸前的这一大束红玫瑰极不协调。我总以为,鲜花该是有着某种浪漫情调,尤其是红玫瑰。
  爸爸朝我这边走来,我便躲在被窝里偷偷地笑。
  “哦,醒了啊。”爸爸轻声地问我,仿佛他并不习惯我这么早醒来。
  “嗯,可是老爸,您这花是给我的?”我还是有点儿怀疑,实在无法相信他会买玫瑰花来看望我。
  这一问,爸爸反倒紧张了起来。他手足无措地将红玫瑰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手,好像捧着一颗烫手山芋,脸上现出了孩子般的羞涩,慌乱地点了点头。
  “你妈说你喜欢玫瑰花,一大早我就到花店拣了几束新鲜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个颜色……”
  爸爸停住了,坐立不安的样子。这可能是他这辈子里第一次送花吧。
  他翻遍了抽屉终于找到了一个插花的瓶子,很脏。没等我说话,他便把花放在我的手上,拿着瓶子走进了洗手间。
  这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开得饱满而热烈,散发出一阵阵淡雅的清香。我端详着这美丽的花儿,心里满是感动,想起了出事的那天,妈妈慌成一团,爸爸强作镇静。腿摔骨折了,都怪我骑车太大意。只记得当时一阵剧痛,腿再也迈不动了。医院的骨伤科在三楼,得乘电梯上去,可是电梯口挤满了人。爸爸便背着我急匆匆地爬楼梯。我伏在他的肩上,清楚地看到了他脸上挂满了汗珠。爸爸的身体其实很单薄,可我却分明感到了他的力量。三楼,不知那长长的楼道有多少台阶……
  爸爸捧着“花瓶”从洗手间出来,脸上依旧是憨厚的笑。那一刻,我忽然想哭。其实爸爸从来没有给过我浓烈的爱。我的童年,他的爱是交给了三月里高飞的风筝、黑眼睛的小蝌蚪……点点滴滴用温暖包围我长大。
  不知何时,他已插好了红玫瑰,一个人笨笨地在排列每朵花的顺序。左边、右边、向上、向下。
  我静静地凝望着他,感受着满屋的馨香。花瓣上,一滴露珠滑落了下来,微妙的情感里,红玫瑰也懂得为我流泪。
  我又躺下了,迷迷糊糊中有一雙手将我的手轻握。我没有睁开眼,然而我的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85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