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实体经济企业降成本路径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面对国内外经济新形势,成本控制应在实体企业成本管理系统中发挥其应有的功能作用。实体企业必须积极融合成本控制中的“降成本”与“谋发展”战略,并在国务院“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的基础上,增强企业主体成本管理的权变意识,主动适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探寻实体企业成本控制的内在规律。“三线管理”作为实体企业成本管理的创新形式,有助于提高企业成本管理实践中控制的有效性与可行性,促进实体企业明智决策并保持可持续性地发展。
  关键词:实体企业;成本控制;降成本;谋发展
  成本控制是成本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实体经济企业(简称实体企业)在不同的时期或发展的不同阶段,针对成本控制的路径会表现出不同的选择要求和具体的行为特征。当前,面对我国经济运行过程中出现的虚实经济结构失衡现象,仅仅依靠微观层面的企业进行成本控制已难以发挥预期的积极效果,宏观层面的政府应在发挥市场资源配置作用的基础上,有效应用成本控制等手段纠正实体经济增长过程中的价值创造失灵现象,并使市场与政府的综
  合作用发挥至最佳。换言之,面对实体企业的经营困境以及宏观经济下行趋势难以迅速扭转的客观情境,政府必须主动出手,即采取各种有效手段来促进实体企业的发展,其中降成本就是一项十分重要的举措。对此,本文围绕国务院《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结合实体企业的成本管理实践,就降成本与谋发展作一初步探讨。
  一、问题的提出
  实体企业成本控制的目标是通过降低成本来提高企业价值的创造能力,并借助成本控制模式的优化与创新来探寻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即谋发展。从经济环境来看,现阶段全球经济形势依然不容乐观。2008年经济危机的影响尚未消散,以2012年至2014年间的全球贸易增速观察,这一期间连续三年低于3%,年均增速仅为2.4%,远低于危机前7%左右的平均水平。2009年至2014年,全球实际GDP增幅不到5%}2}。从国内形势看,财政部财科
  院对企业的调查研究显示,实体经济企业的经营效益面临严峻挑战。如企业平均产值效率从2013年的0.47%下降到2014年的0.27% , 2015年进一步下降到一4.28%}3}。尽管我国政府试图借助货币政策发力来提升实体经济的增长动力,然而由于虚实经济结构的失衡,各级政府在实体经济企业内生动力不足的情况下,通过拉动亚金融实体行业(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增长来提振经济,结果导致房地产行业等的“兴奋度”超标,并处于一定的泡沫状态。
  二、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行为优化
  (1)基于成本对象的思考。构建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理论框架,必须放宽成本核算的研究假设,扩展成本控制的边界,并根据不同的情境加入相应的权变因素,使之更符合实体经济企业现实的理论需求,体现企业或企业集群发展的情境特征。未来,随着众包、众筹等方式嵌入于成本管理的活动之中,创造共享价值的成本理念将会进一步推动企业之间的协作,增强企业间的交流、沟通和服务,推动创新主体的主动协作,以产业技术联盟为代表的网式组织将会成为实体经济企业成本控制的一项重要内容。
  (2)基于政策效果的思考。近年来,我国企业的制造成本优势已不明显。以制造业中的能耗成本为例,通过对2015年《中国统计年鉴》数据分析,中国制造业主营业务成本为84. 59万亿元,直接能源消耗量约为25亿吨标准煤,按照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平均360元/吨计算,折算成能耗成本约为0. 9万亿元,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是1. 06%,加上电费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约2. 6%,其能源消耗成本占到主营业务成本的3. 66%左右。在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等用能大户中比重超过10%。目前,我国降低能耗成本工作主要停留在电能替代、降低电价、综合能源合同管理、煤改油、煤改气、降低能耗等措施上,实际效果并不明显。对此,应当围绕供给侧结构胜改革加快推动能源价格机制改革,降低能源价格,推进能源领域国有企业改革,降低经营垄断成本;制造企业则通过提高技术进步和转型升级来提高能源效率,等等。
  然而,如果一味强调外部环境的影响也可能会失去企业主动把握机会的权变性。各级政府应强化实体经济企业降低成本的内生机制,重视降成本措施的“内因控制”。
  同时,要防}卜一些企业套用政府宏观、中观层而的“成本政策”获取私利并损害公平的竞争环境。需要强调的是,环境的有利性仅仅为企业降低成本提供了一个必要而非充分的条件。必须结合实体经济的特点,将企业的成本控制从实物与虚拟价值链结合的“内因控制”向体现企业集群网式价值管理的“内外综合控制”的方向转变。以环境设备的投资为例,企业独立建设环保项口,不仅不经济,也难以提高资金的周转效率;通过挖掘内部潜力,集群区域企业共同出资、分担环保成本,不仅能够提高生产率,还可以大大节约企业资金。因此,从内外综合控制的视角创新成本管理工具和制定更加有效的政策措施,是值得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们高度重视的课题。
  实体企业的成本控制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即传统的成本控制、自发性的成本控制和综合性的成本控制。以成本管理信息支持系统为特征的主导时期主要是传统的成本控制阶段,它强调单一企业的成本管理,而综合性的成本控制阶段则由自发性的目标成本、预算管理等工具的控制向企业群或网络集聚的知识成本、智能成本管理等方向转变。我国现阶段以实体企业降成本为主要特征的成本控制,还处在自发性的成本控制阶段,倡导“三线管理”的成本控制模式,将有助于加快实体企业成本控制向基于“互聯网+”和智能制造、智能管理等结合的综合性成本控制方向拓展。
  参考文献
  [1]吴永立,杨娱,丁妥.实体经济企业降成本路径研究——基于政企协同视角[J/OL].会计之友,2019(10):20-24[2019-05-06]
  [2]曹建华,李风琦.新形势下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路径与对策分析[J].理论探讨,2018(06):88-95
  [3]冯圆.企业成本管理优势重构——路径选择与行为优化[J].新会计,2018(01):6-12.
  作者简介:秦燕萍 女 出生日期:1973.1.17,山西汾矿成套设备有限公司,研究方向:企业契约化管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019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