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钓黑龙江

作者:未知

  他连连地笑着,往上一拽钓线,咬钩的鱼很快被拽到船上,是条半尺多长的虎皮嘎牙子,船上响起一片笑声。别管怎么说,毕竟他是第一个上鱼的人。所有的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想赶紧钓条鱼上来
  夕阳落山了,余晖染红黑龙江面。晚风在江面上徜徉,吹皱平静的江水,荡起层层涟漪,“哗哗”作响,轻抚岸边的沙滩。
  那天傍晚,我们几个钓友在江边一家小饭店吃过晚饭,直接下了江堤,登上早已雇好的漁船。船主拉着了机器,一路向准备夜钓的石砬子山出发了。
  机动渔船抵达钓鱼的目的地,几位至今还生活在黑龙江边的朋友把准备好的鱼饵和钓具拿出来,其余几个钓友各自拿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夜钓。这几位朋友当中也不乏垂钓爱好者,他们平时用的钓具不算精良,但也不落伍,可那天他们准备的钓具却十分简单。没有钓竿,没有浮标,甚至连铅坠都没准备。
  在黑龙江畔夜钓确实非常简单,只需一段钓鱼线,两枚钓钩,在石子滩上找一块石头拴在钓线上就足够了。而钓鱼所用的鱼饵则是几名当地朋友早已经准备好的,他们到野外泥草滩地挖了一些黑蚯蚓。除了这些以外,最重要的还得有足够灵敏的手感外加好运气。
  夜色悄悄降临,除了夜风下江面荡漾起的层层波浪涌向岸边发出的“哗哗”水声,黑龙江边几乎没有别的声音。大家借着手电筒光在钩上挂好蚯蚓,每人手里扯根钓鱼线,依次排开分坐船舷两侧,各自开始钓鱼。
  没等到天色彻底黑下来,月亮已经悄悄升起,皎洁的月光在江面上粼粼闪烁。我们所用的黑蚯蚓,小的也有十厘米长,筷子头粗细,特别坚韧,用手指很难掐断,正是这样的坚韧度才特别耐泡,不会被小鱼轻易啄食,是夜钓最好的鱼饵。
  坐在我身边的李财虎顺手将钩垂进江水里,摆出一副舒服的坐姿,一手拎着钓线,讲起了钓鱼之道:“夜钓看似简单,其实也要讲究技巧。夜里咬钩的鱼,个头往往比较大,而且多是鲇鱼,咬钩后不能硬碰硬、着急拽鱼,要不然很可能拽断钓线或拉直钓钩,要顺着鱼的节奏拉线,等它累了再慢慢拽上来。刚咬钩时,鱼受到过度惊吓,再加上嘴边难以忍受的疼痛,肯定会拼命挣扎,力量也特别大,这时可以稍微等一等再慢慢往上拽,只要鱼钩在嘴上钩实就没问题……”
  李财虎话说到这儿,突然大叫一声:“来了!”几下子把钓鱼线拽上来,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上来的只是两枚空钩。李财虎自嘲地说:“这条鱼太狡猾了,把钩上的鱼饵一点点都吃光了。要是它一口咬住钓钩,今天肯定死定了。”
  “哈,快来呀,我这儿有条大鱼!”船舷左侧的刘万晨的一声大喊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他连连地笑着,往上一拽钓线,咬钩的鱼很快被拽到船上,是条半尺多长的虎皮嘎牙子,船上响起一片笑声。别管怎么说,毕竟他是第一个上鱼的人。实际上,所有的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想赶紧钓条鱼上来,可是鱼不咬钩,再着急也是枉然,只能静静地等待。好在夜里鱼多,不大一会儿,刘万晨那儿又有鱼咬钩了。他所在的船舷左边的水深不过两三米深,要比右侧稍微浅一点,估计不会是大鱼。我的注意力一直在坐在右舷的几个人身上,可是刘万晨那边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还是把我的目光吸引过去了。只见一条足有五六斤重的鲇鱼被他拽了上来。
  刘万晨不善言谈,但钓鱼水平确实很高,一会儿的工夫又钓上来一条大鱼,他却一再声称:“钓鱼没有技术,全靠运气。”
  运气也好,技术也罢,见他连续上鱼,又有两个人把钓线挪了过来,在他的钓点附近把钓线垂了下去,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鱼咬钩,刘万晨却又钓上来两条鱼:一条大牛尾巴,还有一条鲇鱼。
  这时,李财虎也钓上来一条鱼,只是一条小嘎牙子。他看着刚钓上来的小鱼自言自语:“真是奇怪了,不是说放长线钓大鱼嘛,我这边的水深,怎么偏偏钓不到大鱼呢?”
  刘万晨却说:“你只知道常理,不知道灵活运用。白天钓鱼,确实放长线钓大鱼。晚上那些食肉鱼会到水边捕食小鱼,你放长线反而钓不到大鱼。”
  听他这么说,其余几个人赶紧把钩挪过来钓。不一会儿,只听李财虎再次叫了起来:“嗨,又来了一条!”
  看他拽线这架势,咬钩的鱼个头不小,他拉着架势往上倒腾鱼线,刘万晨赶紧说:“慢点,顺着劲儿拽!”话刚说完,李财虎已经把鱼拽跑了,他气恼地把钓线拽上船,把钓钩举起来让人看:“这条鱼起码也有十几斤,让它跑了。你们看,这家伙把鱼钩都挣断啦!”
  别管多大的鱼,只要没钓上来,跟咬没咬钩没有多大区别,只能空喜一场。
  我们把船朝岸边靠了靠,重新垂钩钓鱼,按刘万晨说的钓浅,船舱里很快有了好多条鱼。它们在船舱里不停地翻来滚去,可没人顾得上看它们,大家都在专心致志地钓鱼。
  到了夜里10点钟左右,再也没鱼咬钩了。船主征得大家同意,摇着了机器,马达“突突突”地吼叫起来,随即船头划开平静的江面,一直向上游驶去。前方有几艘机船还在作业,亮着的灯光映在漆黑的江面上粼粼闪动。那里就是勤得利,也是我们准备下榻住宿的地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30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