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锦年 素时

作者:未知

  锡麟街85号,天主教堂。大都时候她都闭着门,城市中心的宗教更需要静宓和自省,无论是这个天主教堂或是宝善庵。我无数次从她门前路过。大批的学生从这条路涌过,啃着山芋、听MP4、说着发型和好看的偶像。远远的那个男孩走过来,他是后来才到我们班上的,腼腆而周到,那个班糟糕的让我沮丧,可是后来他来了,总是那么直着背,抬着头,微笑着看着我,那似乎不是孩子的眼神,温暖而慈祥,让我得到极大的宽慰,努力而执著的说着不好笑的笑话,讲着我也不清楚的未来。他那么高了,远远的走过来,又笑着,旁边有一个女孩,也是我们班的,真是美好,初中也在一起,青春期的羞赧,我们互相笑着擦肩而过。是一串小星星般飘散在幸福的毯子上。真好,美貌居然会成为我们议论的话题,如是说,这是极其曼妙的感受,总有孩子天真的脸告诉我。这条路就是我走了四年的,很窄很无助,却热闹却满足。
  程墩路或许七号,蹲着卖鱼的老头。他足够老了,老到我觉得他应该躺在躺椅上,晒太阳,回忆往事。有男人欺负他,拿着他顺带的小白菜回家,说少了称,恶狠狠的踢翻了他装菜的篮子,有些小鱼胡乱的蹦着。他只那么立着看着那男人耍横。我心里突然很痛起来。西门吹雪呢?陆小凤呢?还好有时,狡猾止于嗔怨。如果你还在路上流浪,会不会就有紧逼而来的幽灵陪你经过阴冷的时光。今日程墩路已经修好了,以前我每天路过那三二百米的,下雨不能走的破路,和蓝一起走着上班。然后张家长李家短,新开的服装店倒闭的旧茶馆.......如果你想像树一样活着,就不在介意狗狗在脚下撒尿。如果只有亲吻可以拭去泪水,如果只有孩子为木星悲伤。这条路我继续走着,改头换面却不换的内质,麻木却执著着。
  在理发店里洗头,那小孩不过十七八,摆弄着我的头发,跟我讲适合哪种发型,我笑笑,这个自己跟随我如影二十多年,虽然耳根子軟,但也只限于我喜欢的,先中意了,才会被人说动。
  靠着床档坐在地板上,白袜子贴着玻璃窗,阳光里,我以委身的姿态呈现给世界。七种武器里有一种就是勇气,学会用它来防身,我想这是对新的一年的愿望。那是不是还有平静,青青说:面对一类人你要把先进的东西带给他们;另一类人你可以把纯朴带给他们,所以无论遇见哪种人,你都可以平静的对待他。似乎还有坚守,谁听闻过烟囱的愁绪,尘埃打哪来到哪去,只有坚守便是存在。那么乐观,善良,宽容.......继续走好,迎风向前,凝望,也许想起。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76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