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中国饭

作者:未知

  “神奇的探险之旅”——看到这个单元的习作主题时,你们是不是觉得瞬间头大?我们的生活鲜有和探险有关的经历啊!看来想完成这个作业,需要发挥一下我们的想象力。今天我就帶你们去两个作家笔下的幻想世界来一次探险之旅,看看能不能给你们带来一些灵感吧!
  一天下午,已经相当晚了。马里奥做完了照管报摊的工作,把蟋蟀笼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用一张纸手绢掸掉切斯特身上的灰尘,带他到唐人街去拜访方赛。到唐人街的时候差不多七点了,方赛的店子已经关门。马里奥从窗口望进去,隐隐约约看见通向里屋的一扇门下漏出的一线灯光。
  马里奥敲敲玻璃。店子里面的门打开了,方赛走进店子,在朦胧的光线中眯起眼睛望着。他看到马里奥后,下巴松弛下来,说:“啊!是小蟋蟀孩子。”他打开了店门。
  “您好,方先生,”马里奥说,“我本不想来打扰您,可是我有一个和蟋蟀有关的问题。”
  “请进,请进,”方赛随手把门关上,说,“我有个老朋友在这儿——蟋蟀的事情,他都知道。”
  他把马里奥领进第二间房,那是一间厨房。黑色的铸铁炉子上有六口锅子冒着热气,锅里扑腾扑腾响着。桌上摆着彩绘精美的瓷盘。盘子上面的绅士淑女,身着长袍,色彩鲜艳,在小桥上缓步徐行,桥下湖水如镜,蓝湛湛的。盘子旁边,摆着两双分别用纸包着的筷子。
  一位年纪很老的中国先生坐在窗户旁的一把摇椅上,稀疏的灰白胡须从他的下巴上飘拂下垂。他身穿红色与金色交错的长袍,就像瓷盘上的画中人一样。当马里奥走进房间的时候,这位老人慢慢站起,两手交叠,弯腰鞠躬。马里奥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位向他鞠躬的中国老先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过,他想最好也向对方鞠躬。接着,那位老先生又鞠了一躬,马里奥也再一次鞠躬。
  要不是方赛对他的朋友说了一句中国话,马里奥和那位老先生整个夜晚也许会一直不断地鞠着躬呢。那句中国话听起来好像是这样——“zhe shi you xishuai de ertong”,意思是说:“这是有蟋蟀的儿童。”这时,马里奥和切斯特偷偷地互相对望了一眼,但是他俩都不懂中国话。
  然而,那位老人却非常激动。他从蟋蟀笼的栅条中望过去,快活地叫喊起来。然后,他挺直身子,再低低地弯下腰,非常庄重地鞠了一躬。切斯特也向老人鞠躬,同时发出一声最有礼貌的叫声。这使得老人高兴极了,他和方赛开始又笑又说。那声音就好像几百双筷子敲出愉快的嘀嗒嘀嗒的响声。
  方赛问马里奥说:“你喜欢吃中国饭菜吗?”
  “是的,我喜欢,”马里奥回答说,“我想我是喜欢的。”除了炒杂碎,他没有吃过别的中国菜,但是他挺喜欢吃炒杂碎。
  “请坐。”方赛说,又拿来一把椅子,放在桌子旁。
  马里奥坐下来,那位中国老先生坐在他对面。方赛把蟋蟀笼子放在桌子中央,在火炉和饭桌之间来来往往,端上一碗又一碗热气腾腾的中国菜。
  “这是中国青菜炒鸡丁。”方赛说,放下第一碗菜,里面有各种青菜、菜豆和豌豆角,跟鸡丁炒在一起。第二碗是油炸米粉猪肉,炸得黄澄澄的,散发着果仁味和肉味,香气扑鼻。接着是板栗炒面,但不像马里奥在自助餐馆里看过的那种炒面,不像那样连汤带水的。最后一碗是菠萝红烧鸭块,红烧鸭块都泡在又甜又香的酱汁里。到末了,方赛还提来一大壶东西。
  “你知道这是什么呀?”方赛揭开壶盖,问马里奥说。
  马里奥看看壶里,回答说:“茶!”
  “咦——嘿嘿!”方赛笑起来,“你成了地道的中国人啦。”
  马里奥学习使用筷子,很吃了一点苦头。筷子老是从他的手里溜出去。
  “就把筷子当作你自己两个非常长的手指头吧。”方赛说。
  “两个非常长的指头——两个非常长的指头。”马里奥反复地对自己说。于是,他得心应手了。他熟练到了这种程度:当他把菜夹进嘴里的时候,几乎好像是用手摸到了筷子那头夹着的菜。
  切斯特也吃到了自己的一份。方赛从碗柜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碟子,每样菜都夹一点点,放在碟子上招待蟋蟀。蟋蟀从来没有尝过这样好吃的佳肴美味!他特别喜欢青菜炒鸡丁,因为青菜是他最爱吃的东西。他常常情不自禁地停止吃东西,发出快乐的鸣声。每当他叫起来的时候,那位中国先生和方赛就微笑着,用中国话交谈。马里奥像蟋蟀一样感到快乐,可是不能像蟋蟀那样叫。方赛每次问他要不要再吃一点时,他都回答说:“好,谢谢。”他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表示他多么喜欢这一切。
  他们四个吃够了青菜炒鸡丁、炒面、油炸米粉猪肉和红烧菠萝鸭块,方赛又端来蜜饯金橘,作为正餐后的甜食。马里奥吃了两枚蜜饯金橘,喝了好几杯茶。切斯特吃得太饱了,只轻轻地啃了一口金橘。
  大家吃完以后,方赛对马里奥说:“好啦,关于蟋蟀的问题是什么呢?”他点燃自己的白瓷烟管,那位老先生也点燃自己的烟管。他们坐着抽烟,缕缕轻烟围着他们的下巴盘旋缭绕。马里奥认为,他们的样子显得很有智慧。
  “问题是这样,”马里奥开口说,“我的蟋蟀吃钱呢。”他把那张两元美金钞票的事都告诉了他们。方赛不得不一句句译成中国话,说给自己的朋友听。每说一句,那位老先生就点点头,用一种严肃的语调说:“啊”“哦”或“嗯”。
  “因此,我想蟋蟀吃的东西一定不合他的胃口。”马里奥说完了他要说的事。
  “这个结论很好,”方赛站起来说,“请等一等。”方赛走进店子里去了。一会儿,他又转回来,胳膊下夹着一本很大的书。当这两位中国人一起读这本书的时候,时时停下来,咕咕哝哝地谈论着。
  突然,那位中国老先生激动得尖声叫喊着:“you le!you le!”他一边说,一边用烟管杆子敲着书上的那一页。
  “有了!有了!”方赛也对马里奥叫喊着,“中国古代一位公主的故事!她养了心爱的蟋蟀,用桑叶喂蟋蟀。书上说,‘正像蚕吃了桑叶能够吐出美丽的丝一样,蟋蟀吃了桑叶就能唱出美丽的歌。’”
  “那么,我们就得去找一株桑树。”马里奥说。
  “我有桑树!”方赛说,笑得合不拢嘴,就像万圣节前夕的南瓜,“就在窗外。”他走向窗口,扯起窗帘。窗外的院子里长着一株桑树,有一根树枝差一点伸进了厨房。方赛摘下了大约十二片桑叶,把一片放进蟋蟀笼。可是,切斯特碰也不碰这片桑叶。
  马里奥的情绪低落下来了。“蟋蟀不喜欢桑叶啊。”他说。
  “他喜欢的!”方赛说,“他现在吃饱了中国饭。嘻,嘻,嘻!”
  事实确实是这样。要是别的任何时候,切斯特会狼吞虎咽地把这片桑叶吃得精光,可是现在实在吃得太饱了。不过,为了表示桑叶正是他要吃的东西,他还是设法咬了一口。
  “你看见了吗?”方赛说,“蟋蟀肚子饿的时候会吃桑叶的。”
  切斯特满心欢喜,情不自禁地唱了一会儿。大家都非常安静地听他唱,只有摇椅还在吱嘎吱嘎响,可是那响声和蟋蟀的歌声配合得非常和谐。这场音乐会深深地感动了方赛和他的朋友。他们闭着眼睛坐在那儿,脸上流露出完全平静的神色。蟋蟀结束了歌唱后,那位老先生从袖子里掏出一条绸子手帕,擤着鼻子。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他用手帕揩揩眼睛,对方赛低声耳语。
  “他说这就像在宫殿的花园里听蟋蟀唱歌。”方赛把老人的话译给马里奥听。
  马里奥谢谢方赛招待他吃中国饭,然后说自己该走啦,因为时间不早了。
  “你随便什么时候来都行。”方赛说。他把十一片桑叶装进一个小盒子里,递给马里奥,“树上的桑叶多得是,我都给蟋蟀留着。”
  马里奥再一次谢谢他。那位中国老先生站起来鞠躬,马里奥也向他鞠躬。方赛鞠躬,马里奥也向方赛鞠躬。笼子里的切斯特向所有的人鞠躬。马里奥一边朝门口退去,一边鞠着躬走出去。
  那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从所有的鞠躬中,他产生了规规矩矩和彬彬有礼的感觉。他的蟋蟀能够使两位中国先生这样快乐,他感到高兴。
  (节选自《蟋蟀奇遇记》,有删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771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