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怕十四

作者:未知

   二月十四——阴历,爷爷的生日!
   七月十四——中元节,爷爷出事的日子!
   十月十四——阴历,爷爷的忌日!
   俗话说:年怕中秋,月怕十五。我们全家人却最怕十四。
   十月小阳春,尽管已经入冬,南方却还在享受着秋高气爽的舒适。冬天黑得早,傍晚六点不到,天已经完全黑了。一轮圆月缓缓升起,犹如一面明晃晃的镜子,镶嵌在没有一丝乌云的深蓝色天幕上。月亮把它柔和的光洒向大地,使一切都沐浴在这纯洁月光里。但我们无心赏月,因为今天,是爷爷过世四周年的忌日。爷爷的一生,几个重要日子都和十四有关。
   二月十四,青黄不接——
   爷爷出生于1945年阴历二月十四日,青黄不接,食不果腹。等到他五岁,太婆婆因难产离世,太爷爷忙着生产队的工作,三天两头不着家。五岁的爷爷带着三岁的二爷爷和襁褓中的小爷爷,冬天下雪天都光着脚,吃了上顿没下顿,就像他的出生时间一样,长期青黄不接。爷爷十六岁去东北当兵,也是想着部队里有饭吃。但生活的极度贫苦与苦难的童年,让爷爷一直没有脱离贫困的影子。等我出生时,已是21世纪,但爷爷仍然非常节约,甚至到了吝啬的地步。印象最深的就是爷爷六十九岁生日吃生日饭的情景。我们这里的习俗是男人满九就做寿。但爷爷一辈子没做过寿,他说麻烦别人又浪费,钱都被商家赚走了。但这次他破例答应一家人到饭店吃顿饭。走到饭店门口,爷爷看到豪华的装修就不肯挪步了,说太浪费了,好说歹说才进去了。吃的第一个菜我们就笑喷了,白灼基围虾,爷爷夹起一个,一股脑儿塞进嘴巴,嚼起来,等我们叫他蘸点调料时他已经连壳带肉吃掉了,还说“别浪费,别浪费”。第二个菜是螃蟹,爷爷夹起一只蟹钳就咬,还只呼“太硬了,咬不烂”。没承想这也成了他最后一顿生日饭。
   但爷爷对我和姐姐的学习花费一点都不吝啬,他自己没事时就戴着老花镜看书读报。他总说自己小时候太穷,进入部队和社会都吃了没文化的亏。如果说我不浪费和爱读书是个好习惯的话,也得益于爷爷的言传身教。
   七月十四,是祸难逃——
   我不相信鬼魅神灵,但爷爷的出事我总觉是命中注定。2014年暑假,我们都住在县城,爷爷一个人在老家装修房子。六月初的时候,他在挑瓦上梁时脚下一滑,险些从三楼直坠地上,但虚惊一场,毫发无损,他直呼命大。邻居们就提醒他别去做了,请人做,毕竟六十九岁的人了。但他觉得自己还强壮,请人又费钱,还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六月中旬的时候,他又滑了一下,手擦破了皮。他又说命大,否则至少手会摔断。我们都劝他别做了,他嘴巴答应却还是去干活。七月十四,传说中的鬼节。当天下午四点多一点时,爷爷还和奶奶打电话,说家里的装修都已到位,他把弄脏了的几把椅子洗干净了,晒在后面院子里,一会儿收进来。挂完电话没几分钟,爸爸就接到老家邻居的电话,说爷爷摔倒了。等救护车送到人民医院,CT一做,我们都傻眼了——颈椎受伤。奶奶当场晕倒,全家都慌了神。颈部以下,高位截瘫。重症监护室,手术,输血,这就是爷爷最后的岁月。
   我从不相信命运,不怨恨鬼神,但我这次有点信了。天意弄人,人怎奈和!
   十月十四,阴阳两隔——
   那年闰九月,所以到阴历十月十四,爷爷已经躺在病房里整整四个月。高位截瘫四个月,已经是油尽灯枯。十三晚上,爷爷在病床上望着奶奶,眼神发光,说:“后天就是你的生日,你这辈子跟着我都没过过生日,这一次把你哥哥嫂子和两个亲家都请来来一起吃个饭,菜一定要搞丰盛一点。”难得的爷爷要把菜搞丰盛,但这段话也成为爷爷留在世上的最后的话。十四那天他一直昏昏欲睡,但他一直强撑着,我知道,他也许想撑到奶奶的生日。但爸爸说只怕不好。
   下午十四点二十五分,爷爷脸上带着微笑去了。离开了这个让他无限留恋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里有他牵挂的老伴和孩子们。但他也无遗憾,如果有,那就是他对奶奶说过的,“以前都是你照顾我,等房子装修好了,朵朵(我的小名)小学毕业了,你就别住在城里了,回来我照顾你”的话,他没有做到。
   爷爷走了,我们都答应过他会照顾好奶奶。“满目青山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我懂了,来日方长有时真不长。怜取眼前人,才会少些遗憾。
   又到十四了。我是很少注意阴历的人,但我对十四总是有感觉,每到这个日子,我就会心有戚戚,或许这就是所说的心灵感应吧。
   今夜无月,只有几颗稀落的星星挂在天幕之上。或许有一颗是爷爷,他正看著我,我也正看着他。
   夜已深了。我知道,情长,路更长。
   (指导教师:欧阳元晖)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81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