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那些人,那些事

作者:未知

     冬夜,村部在紧张忙碌的喧嚣之后,随着帮扶责任人和村干部们的渐次退去,村部亦似劳作一日的农人般,带着一身的辛劳与疲乏,作些许短暂的休憩与调适,村部于此时又重归于难得的沉寂。
     今夜寒风刺骨,在众人散去后,我亦懒得有心情去欣赏村部雪夜的景色,早早潜入房内,想及时梳理日间的情绪。然而,房内亦是清冷异常,只好蜷缩于被窝之中。入夜愈深,心里却反倒更不宁静了。
     倘若是去年的此时,母亲尚且健在。母亲虽是八十五、六岁的年纪了,但身子骨依然硬朗。煮茶做饭,操持家务,事事亲力亲为,只是眼睛有些昏花了。母亲生性好洁静,所以,几年前,我和兄姊们便遵从她老人家的心愿,将老家的旧宅子翻修重建了,供她居住。而今,随着母亲的逝去,我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自己也时有阵阵发呆的情形,难怪琦儿总是嘟囔:“老爸是越来越不中用喽。”
     第二天一早,我陪同侯队长、谢书记往腿界去了。昨天有村民反映山上15组一村民家的耕牛破坏了生产,因理赔的事协商不下而引发了纠纷,請求村部派人进行调解。
     腿界属于溪口村的海拔最高之地。近几年,村里积极争取了上级的扶贫资金和项目,硬化了入组道路,架设了饮用自来水。村民们多年的夙愿——过河桥太窄且缺乏安全防护设施亟待修缮的问题,也得到了县里领导的高度重视,派水利部门的专家现场进行勘测、设计、规划,重新实施改造,工程也正在进行中。
     进入桥梁施工现场,因天气恶劣,工程早已停工,只留有一位老者看守材料。在咨询工程进度和察看工程质量后,我们一行继续驱车前行。
     见过纠纷的双方后,谢书记稔熟地做起了思想工作。经老书记出面调解,双方亦冰释前嫌了。调解好矛盾后,侯队长便道:“上得山来也不易,顺便去看望一下老石头”。
     老石头一家住在山的那一边。我们一路攀爬,一路说笑。待望见老石头家时,大家便吆喝起来:“老——石——。”老石头夫妻俩早已迎上来招呼大伙了。“来得好,来得好,来陪我喝杯酒喽!”老石面色酡红,嘴里还带着些酒气。
     在察看了老石的住房情况后,大家便在灶壁间围炉而坐,拉话家常。老石打开了话匣子:“今年收成还可以,打了七、八千斤谷子……就身体有些小毛病,风湿痛,手脚冇得力……其他还可以,就好两口酒……”老石不无得意地自责。
     说话间,老石的老伴又炒了两道菜,温了一壶酒上来。我们谦让一番后,只好陪老石头喝了几口。离开时,老石头十分热情地邀请我们再来做客。在嘱咐两老保重身体、注意安全之后,我们便踏上了返程。
     许是自己不胜酒力的原因吧,经寒风一吹,酒劲便袭涌而上,醉意亦逐渐浓郁起来。虽然,外界的气温依然很低,但我的内心已是燥热,总有那些风景、那些事、那些人,在温暖、感染、鼓舞着我,激励我前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85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