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那个名叫清明的日子(组诗)

作者:未知

  化整为零
  所有该安放的都安放在
  本来的地方。瞧不出任何破绽
  风,土,建筑,树木
  雨水也如约而至。悬针
  刺向平滑如镜的大河,痛点
  随即失去重心,杳无踪迹
  若有若无的灵魂在空中飞舞
  一切从未发生,一切发生
  等于消失,一切的一切
  合在一起叫做肉身
  分开叫做灵魂
  靜
  凝固的是一帧断了指针的风景
  纹丝不动,时间就此停滞
  连带声音一同消失
  万物沸腾在另一处真空地带
  而我听不见。天清地明
  各式各样的植物疯长,以逆行的姿态
  到达无法跨进的那扇门
  可怕的静谧正在逼近。我木然无知
  只有左耳不时的耳鸣,大声提醒
  那个庄肃的名字
  清明绿
  说是茶可以洇开春光
  说是伤口可以长出铜锈
  清明绿,吻上你的刀
  或者烫开你的唇
  或者都不是。鲜翠,欲滴
  抱定日月山川,也将脚下
  一方小小水土抱定
  知名的与不知名的,高的矮的
  粗的细的,纷纷在脚底生根
  清洁明净谓之清明。本立而道生
  巨大的伞盖,慢慢撑开眼里
  聚落生灭的红尘
  水边的迎春
  粲然花发始于清明
  一场盛大的颠覆令季节失色
  今春既暖,花开却迟
  迎春用黄色的小花,绽放
  密不告人的暗喻———
  “四月,才是最美也是最痛的春天。”
  水边的迎春完成救赎也完成穿越
  眼前恍然出现秋菊之灼灼
  纠结的内心幡然醒悟
  我们等待的迟到春天,要么被忽视
  要么已接近事物的终结
  责任编辑柳江子
  作者简介:张凌云,江苏兴化人,作品散见《青年文学》、《延河》、《四川文学》、《湖南文学》、《青海湖》、《当代小说》等数百家报刊,出版散文集《高树鸣蝉》、《晓月马蹄》等。
论文来源:《陕西文学》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82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