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加减治疗不寐的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观察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加减治疗不寐的治疗效果。方法:选取44例,包含心脾两虚及心肾不交证在内的精血亏虚相关型不寐患者为研究对象,将其随机平均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其中对照组给予艾司唑仑片镇静催眠治疗,观察组给予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加减治疗,观察并对比两组患者的治疗效果、生活质量变化及患者满意度。结果:两组临床治疗效果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生活质量评分及患者满意度对比,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加减治疗精血亏虚相关型不寐,具有明显临床优势,值得临床应用推广。
  【关键词】 精血亏虚;不寐;失眠;黄连阿胶鸡子黄汤
  【中图分类号】R256.23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3-0090-02
  “不寐”病名文字记载最早见于《诗经》,医书记载最早见于《难经》,不寐即失眠,也称“不得眠”,“不得卧”等,在西医学可见于多种疾病,如神经官能综合征、精神分裂症、抑郁症、焦虑症等[1-2]。近年来,相关文献报道显示“不寐”的发病率越来越高[3-4],严重影响了人们的身体健康,有关不寐的治疗,西医处理的方法具有疗效快,作用显著的特点,西药往往采用镇静催眠药物来治疗,如苯二氮卓类药物,该类药物具有成瘾性,治疗周期长,且相关副作用常干扰患者正常生活及工作[5],故笔者尝试使用纯中药治疗不寐,并在心脾两虚及心肾不交证等精血亏虚相关型不寐的治疗中获得一定体会,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于我院治疗的44例心脾两虚及心肾不交证在内的精血亏虚相关型失眠患者为研究对象,将其随机平均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其中观察组男性10例,女性12例,年龄30~59岁,平均年龄(38.28±2.11)岁,病程37~65个月,平均病程(44.27±2.35)月;对照组男性12例,女性10例,年龄29~65岁,平均年龄(39.22±3.15)岁,病程36~71个月,平均病程(45.15±1.37)月。两组性别、年龄等基本资料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西医诊断参照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学分会拟定的失眠诊断标准[6]。即: 实际睡眠时间/卧床时间×100%<65%;每周失眠>4d;连续失眠30d以上者。中医诊断标准参照2012版《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中“不寐的诊断”以及7版中医内科学中关于“不寐”心脾两虚及心肾不交证的辨证标准[7-8]。
  1.3 纳入及排除标准 所选患者均为顽固型失眠患者,病程均≥3年,均无西药镇静类药物使用史,有癫痫、胃肠道疾病、恶性肿瘤等重大疾病及重大手术外伤史者除外,所选患者均对本研究知情并签字同意。
  1.4 治疗方法
  1.4.1 对照组 给予艾司唑仑片生产厂家:临汾宝珠制药有限公司,批号:国药准字H14021484,规格:2mg睡前口服,10d为1疗程。1mg×30片×5板。
  1.4.2 观察组 给予黄连阿胶鸡子黄汤加减治疗。基础处方:黄连6g,黄芩12g,白芍15g,阿胶各10g(烊冲),鸡子黄各1枚(冲服);用药方法:取300~400mL冷水将黄连、黄芩及白芍浸泡30min后开始熬药,熬至水开后再煮15~20min,滤出药液约150mL,趁热将阿胶烊化均匀,等药液温度下降后,再加入生鸡子黄一枚,将鸡子黄与药液充分混合,温服,1剂/日,3次/日,10日为1个疗程;用药期间忌食生冷、辛辣、油腻香燥食物;辨证加减:腹胀便溏者加炒白术15g,陈皮10g,槟榔10g,木香6g,排便无力便秘者加黄芪30g,当归10g,遗精者加黄柏15g,知母15g,下肢虚冷者加肉桂6g。
  1.5 观察指标 治疗效果、生活质量变化及患者满意度。
  1.6 评价方法 采用治疗期间电话回访以及患者复诊时的病情变化,了解患者的治疗效果,电话回访时限为30d。失眠临床疗效评定参照2002年《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9]:中失眠症的疗效判定。①显效:治疗后睡眠得到明显的改善,睡眠时间増加3h或以上;②有效:治疗后症状减轻,睡眠时间增加少于3h;③无效:治疗后失眠无明显改善或加重。生活质量变化依据生活质量评定量表进行评定[10],总分为100 分。总有效例数=显效例数+有效例数。患者满意度评判:采用自制调查问卷进行匿名评分,满分100分,满意为≥90分,较满意为60~89分,不满意为<60分,总满意率=(满意+较满意)例数/总例数×100%。
  1.7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1.0统计软件处理数据,计量资料以(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異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治疗效果比较 观察组总有效率95.45%,对照组总有效率90.91%,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生活质量变化比较 两组生活质量评分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满意度情况比较 观察组满意率90.91%,对照组家属满意率75.16%,两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临床治疗失眠使用较为广泛的是苯二氮卓类药物,这类药物通过选择性拮抗7-氨基丁酸苯二氮卓复合受体来发挥镇静肌松和抗惊厥作用,从而达到改善睡眠的功效,其具有明显的临床治疗优越性,同时也存在一定不良反应[11];另一方面,随着近年来中医药事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中医药调理不寐的优势也逐渐被大家重视,相关中医药治疗不寐的研究报道也逐渐增多[12,13],笔者总结他人经验,综合自身想法,尝试将中药治疗不寐与西药治疗失眠进行一定比较。   中医学认为[14],不寐的常见病因可分为虚证和实证两类,虚证即指由于思虑伤神、劳损耗神、惊恐伤神,或久病伤神等引起心神失养,从而导致不寐;实证即指由于肝郁化火,或食湿化火,火扰心神,心神失宁,从而导致不寐。笔者认为,虚损难补,实火易泻,虚证不寐患者的发病率受当今社会工作生活节奏的影响,高于实证不寐患者的发病率,因此该研究选择包括心脾两虚及心肾不交证在内的精血亏虚相关型不寐作为研究对象,以观察中医药治疗不寐的效果。
  人体各脏腑虚损所导致的不寐,归为精血亏虚相关型不寐。例如思虑伤脾,后天之本受损,脾化生血液的功能失常,引起心脾血虚,神失所养而不寐;又如房事伤精,引起肾阴亏虚,心火偏亢,扰乱心神而不寐。诸如上述证型不寐,结合相关中医基础理论[15],认为心脾血虚者易致营血不足,营血不足,不能收纳卫气,卫气不入营血,自然不寐,而耗伤肾精,肾阴不足,使得肾不纳心气,心火不能下降肾水,因而治疗需大补精血,另一方面需清有余的卫气或心火,使得营卫平衡,水火既济,阴阳平衡。黄连阿胶鸡子黄汤中黄芩、黄连清火,白芍配合阿胶、鸡子黄养血益精,全方配伍以达到此功效。
  综上,黄连阿胶鸡子黄汤治疗精血虚损型不寐不仅具有和西药治疗不寐等同的疗效,同时还缩短了不寐患者的治疗时间,改善了患者的生活质量,提高了患者治疗的满意度。可见以黄连阿胶鸡子黄汤为基础方法治疗精血亏虚相关型不寐,具有明显临床优势,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潘虹,张元兴.不寐的中医治疗现状[J].河北中医,2013,35(11),2015:1749-1750.
  [2]刘兵,杨芳.“肾藏精,精舍志”理论在治疗不寐中的应用[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20(4):163-164.
  [3]李丽娜.近10年中医药治疗失眠症的研究进展[J].中医药信息,2018,35(3):119-120.
  [4]苏亮,陆峥.2017年中国失眠症诊断和治疗指南解读[J].世界临床药物,2018,39 (4):217-221.
  [5]莫海燕.苯二氮卓类与吡唑并嘧啶类在治疗失眠患者中的利弊探讨[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5,18(18):141-142.
  [6]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M].3版.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118-119.
  [7]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2:34.
  [8]周仲瑛.中医内科学[M].7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3:154-159.
  [9]郑莜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2:208-216.
  [10]Ware JE Jr,Sherbourne CD. The MOS 36-item short-form health,survey(SF-36).I.Conceptual framework and item selection[J].Med Care,1992,30(6):473-483.
  [11]葉增杰,梁木子,高颖怡,等.苯二氮卓类药物依赖的诊治进展[J].医学与哲学,2018,39(2B):65-67.
  [12]周美伶,张星平,安艳丽.中医不寐五脏论治的因机证治[J].中医药学报,2018,46(3):110-113.
  [13]万晓刚.运用经方治疗不寐之临证感悟[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8,33(3):963-965.
  [14]牛靖元,王恩龙.浅析不寐中医病因病机[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20(1):203-205.
  [15]蔡佳卉,沈劼.中医治疗不寐研究进展[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9(4): 103-1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889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