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莫泊桑小说《一生》的自然学

作者:未知

  摘 要:莫泊桑是法国19世纪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一生》是他长篇小说中影响较大的一部。处在自然文明与工业文明冲撞时代的他,注意到了女性和自然在文明社会的被挤压和蹂躏,也因此创作出了这部小说。本文将从自然与人性,自然与女性以及自然与文明三个方面来论述小说中的自然学。
  关键词:《一生》;自然与文明;女性
  莫泊桑的《一生》主要叙述了纯真善良的约娜在修道院成长到17岁以后,随父母回到了白杨山庄,并且开始了自己悲剧人生的故事。在遭遇丈夫背叛、父母去世、独子离家出走等变故后,约娜概括出了人们生活的一种基本状态:人生既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好,也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坏。小说中的自然学和人性、女性以及文明的联系值得引起我们的思考和探究。
  一、 自然与人性
  “以大自然为画布”的画家和“批判现实”的作家携手展示出一道迷人的自然与心灵的风景,形成了一种基于旷野来共创新文学。爱默生在《论自然》的著作中改良了爱德华兹的观点,明确指出“自然是精神之象征”。自然影响人性,环境影响人生,这些在小说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地描绘。
  自然环境深刻地影响了人的内心里,也决定了人的性格。以约娜为例,她是典型的受完美自然主义影响的人物。她的父亲崇尚自然,是卢梭的追随者;母亲热爱自然,手里常拿着《柯丽娜》,追求女性解放、浪漫主义和回归自然。在长期以来的田园生活中,她的情怀被丰饶美丽的大地启发,她对男女两性和谐的认识由动物的两性欢爱、嬉戏依恋来传授,她对生活的憧憬由充满欢声笑语的自然世界来唤起。在美丽纯真的自然环境教育下,约娜的内心始终以“超我”的存在为主体,即善良纯洁、看重人情、轻蔑钱财等,尽管在以后的生活多遭遇磨难,可她始终以道德的要求来审视和要求自己。
  自然除了对人的品德会产生影响以外,也会对人的欲望和本能产生深刻影响。人本就是动物,自然就是唤醒人类动物本能的节点。在春季时,不仅动物们在欢爱,连人类也控制不住自己去追求欲望。约娜在美丽的春天整日地幻想着拥有古巴比伦的爱情,并且在结识于连之后与他相爱,在森林里,在花园中都有他们拥抱和亲吻的影子。自然唤醒人性,并且给予人们可以实现自己欲望的土地,也只有在自然里的人,才可以称之为人。
  二、 自然与女性
  瓦伦认为女人被等同于“自然”和“物质领域”,男人则等同于“人类”和“智力领域”,因此女人在哪里被贬低,自然就在哪里被降格,女性的命运和自然的命运被牢牢地捆绑在一起。在《一生》中,莫泊桑以敏锐的眼光注意到女性与自然天生的密切联系,试图寻找贬低女性与贬低自然的特殊联系,来反对父权制世界观对女性与自然的压迫。
  在约娜刚刚来到诺曼底乡村的白杨山庄时,莫泊桑有这样一段描写:“巨大的火轮,渐渐拨开耀眼的云霞,将无数火焰掷到树丛、平野和海面,掷到天地之间。约娜顿时欣喜若狂。面对这光辉灿烂的景象,她的心醉了,简直受不了这极度的欢悦、这无限的柔情。”约娜自觉地将白杨山庄的命运与自己未来的命运进行等同,也为她以后人生的悲剧埋下了伏笔。随着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快速发展,自然遭到了破坏。自然与文明的激烈抗争,常使得约娜痛苦不堪,在没有爱情和欢乐的婚姻下,她苦苦挣扎却不得解救。于是在万木凋零的冬天,约娜撞见于连与侍女罗莎莉的偷情后,她的精神世界便开始了崩塌。她全裸着身体在冰天雪地里奔跑,完美的女性身体与洁白崇高的自然世界在此刻融为一体,也在此刻走向迷茫。
  德沃男爵的夫人的命运与白杨山庄的小花园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刚定居白杨山庄时,男爵夫人就主动来到花园散步,日复一日,乃至最后去世的地点也是在这座花园里。随着男爵夫人的去世,花园也逐渐走向凋零和败落,当女性命运与自然解体时,就意味着两者的离开,男权的胜利。男爵夫人就如同这座花园,始终是白杨山庄的附属,而不是独立的存在。
  三、 自然与文明
  《一生》是以资本主义的发展给法国农村农庄经济带来深重灾难为时代背景而展开的。19世纪的法国,由于资本主义工业和现代文明的入侵.农村自然经济面临灭顶之灾。对自然的征服和占有,使大自然在文学中沦为从属的、被动的形象。
  人类在日常生活中对自然逐渐轻视,对工业现代文明日益重视,从而导致本身的自我意识消解。于连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人物,他猥琐卑鄙,是一个利己主义者。受现代工业文明的影响,他重视钱财,甚至为了利益而去欺骗天真善良的约娜。在他与约娜的新婚之夜,不顾约娜本人的反抗和不情愿,执意与约娜发生性关系,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对肉体的欲望。莫泊桑在对这一段描写时,提到了黑暗的房间以及冰冷的空气,无一不在暗示着现代文明对自然的强暴,以至于自然之后在文明的世界里逐渐瓦解。于连的纵欲现象正在逐步使得空虚、荒芜的现代文明吞噬着朴素、和谐的自然,人人不得快乐和解救。
  标榜着仁爱与自由的宗教文明在另一方面以一种不易被发现的形式逐步向自然笼罩过来,并且对自然产生潜移默化的压迫。如神父在看到质朴的村民们围观母狗生产这一场景时就怒不可遏,认为母狗生育这一画面实在是肮脏不堪,于是他气愤地打死了母狗。这一举动揭示了宗教对自然原有的一切的破坏与否定。莫泊桑呼吁对自然人性的解放,也在呼吁人类不要成为“文明”的奴仆。
  约娜在冬日里的站台上温柔地亲吻着自己的孙女脸颊时留下了两行泪水,这其实也是莫泊桑的泪水,约娜以后的命运如何,这就要取决于自然在文明世界中的走向。因为存在着冲突,所以悲剧是矛盾的产物。自然学贯彻小说的始终,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既有对生命自由的思考,也有对现代社会文明泛滥和自然缺席的反思。
  参考文献:
  [1]程虹.自然与心灵的交融[D].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0.
  [2]莫泊桑.一生,李青崖译[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7.
  作者简介:
  苏雪芳,河南省开封市,河南大學。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992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