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班主任 做心理疏导师

作者:未知

  摘 要:期待效应,是一个心理学的概念,在人际交往中,一方充沛的感情和较高的期望可以引起另一方微妙而深刻的变化。班主任是学校中全面负责一个班学生的思想、学习、健康和生活等工作的教师,是一个班的组织者、领导者和教育者,也是一个班中全体任课教师教学、教育工作的协调者。本文结合自身教学经历,写写我做班主任的遇到的事情和体会,希望可以和广大教育工作者一起分享。
  关键词:教师;学生;相处;期待效应
  教师在斯大林的眼里“是人类的灵魂工程师”;在夸美纽斯的眼里“是太阳底下再优越没有的职务了”;我们的祖先也说过“师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也”。随着时代的进步,很多职业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教师这个职业却依旧延续着,传承着它光辉的历史使命。
  历史的脚步在慢慢的推进着,教师也随着主流在变化着,古往今来,人们都在思考如何教育好我们的下一代。美国的哈佛大学的著名心理学家罗森塔尔教授和他的伙伴雅各布森教授曾经做过一个这样的实验:他们带着一个实验小组走进一所普通的小学,对校长和教师说明要对学生进行“发展潜力”的测验。他们在6个年级的18个班里随机地抽取了部分学生,然后把名单提供给任课老师,并郑重地告诉他们,名单中的这些学生是学校中最有发展潜能的学生,并再三嘱托教师在不告诉学生本人的情况下注意长期观察。8个月后,当他们回到该小学时,惊喜地发现,名单上的学生不但在学习成绩和智力表现上均有明显进步,而且在興趣、品行、师生关系等方面也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现象被称为“期望效应”。
  初当班主任时,我手忙脚乱找不到方向,更不知道如何去管理一个班级,也庆幸刚刚开始是班级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在我渐渐的融入班主任这个身份后,一天,事情来了,这或许并不是大事,没有太大的冲突,也没有出现难以弥补的后果,但这件事却是我在当班主任以来最难忘的一件事。
  那是我们班的一个成绩一般的女学生,性格偏向内向,平时也不怎么发言,鲜有朋友,是很容易被人忽略的那种人,我也是记了好久才把她的人和名字对上号。老师并不是万能的,优先关注的不是优等生就是后进生,慢慢地她的名字才走进我的眼里,还是因为一天她被英语老师叫到办公室。我和英语老师的座位就在对面,我看着一会儿,才猛然想起原来是我们班的学生呀,出于作为一个班主任的责任心,我努力的听她们在谈些什么,学生是犯了什么错。原来是这次考试下降了挺多,我突然想起来她的平均成绩在班上不算太好,但是英语却是一直不错的,可能是这个原因才被叫到办公室。我从对面看着她,她低着头,面对老师对她的指责不置一词,也看不清脸上什么表情,但在我看来英语老师的话并不是很过分,都是出自希望她好好学,于是我也就放心了,安心的做自己的事。可是没一会,对面传来小心的抽泣声,慢慢的越来越大,我忍不住抬头,原先低着头的她,现在已经泪水满面,我疑惑的看向英语老师,似责备她话太重,我起身,拿出纸,递给她,并安慰她老师并不是真的指责她,只是希望她更努力,然后叫她回去。
  然后我问英语老师说了什么让她那么伤心,刚刚不是还挺好的吗?英语老师也是一脸懵,她告诉我她最后的话还没有前面重,就是让她向她姐姐学习,但是前面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哭了呢?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同学还有一个姐姐,就在这个学校,比她大两级,成绩非常优秀,常常考全年级第一二名。我猛然间明白了,一个家庭的孩子总是有比较的,优秀的一个常常会获得更多的关注。我私下从同学那了解到,她话很少,聊天也从来不说她父母和姐姐,我也私下和她父母说了这种情况,我希望他们不要过于的把两个孩子比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擅长。我并没有告诉她我找过她家长的事,也没有把她私下里叫来说话,只是在课堂上把眼神投向她,叫她起来回答问题时给予她肯定,同学们也知道有这么一个很斯文的女生存在着,也愿意有什么活动都叫上她,慢慢地我发现她脸上的笑脸多了,谈起她的姐姐时,也不再有太多的自卑,更多的是不甘落后,努力向上的精神。
  作为班主任,不仅仅是课堂上的授课,课下的教育,更多的是和学生的交流,对学生的理解和了解。一个好的老师,好的班主任,必定是一个好的心理疏导师,我也终于明白当一个老师并不容易,上好一门课,这只是一个基础,真正重要的是成为学生心里的一盏灯,在他们迷漫的时候给予他们一个方向,当他们在十字路口徘徊时,给他们一个坚定自己选择的信念。
  参考文献:
  [1]李国.浅谈班主任对“问题学生”的心理辅导方法[J].青年文学家,2011(12):159.
  作者简介:
  石明林,贵州省贵阳市,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会展城第二中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02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