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看不见的尘埃,雪一样葬在低处(组诗)

作者:未知

  小寒
  风在山顶盘旋,夹着雪花
  一层一层往下泼。
  半山腰還能见到灰影,山底
  白得一无是处。
  一垅白菜被大雪深埋,但它们
  并未真正地死去。
  它们包藏一场大雪送来的锦囊,
  在冰雪中酿蜜。
  那一年,大雪封山。母亲叫我去坡地
  砍一担白菜过年。
  雪地里,两只野兔朝我张望。
  我留下一棵。那一年,
  白菜没有把一场大雪带回家,
  它们救了我的命。
  以至于,我每次见到白菜
  就像见到故乡来的恩人。
  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我确信
  被大雪掩埋的人间
  有一颗白菜一样嫩黄的心。
  桂林山水
  我看到的山,患着洁癖
  整个下午,它们在雨中沐浴了三次
  山势陡峭,互不勾连
  没有一山踩着一山
  漓水清浅,有时白,有时黄
  描摹出石头本来的颜色
  我看到的桂林
  山峰孤傲,流水清贫。路过它们
  我仿佛是多出来的一颗沙砾
  看不见的尘埃,雪一样葬在低处
  大雪落在玻璃桥上
  和一场大雪同日赶到张家界
  雪落在玻璃桥上,比我早到一个时辰
  雪急着要去缝补一道裂隙
  一片跟着一片,扑向大峡谷
  大雪压住每一道伤口,忙于收集各种声音
  其中我的一声喟叹
  从深渊中被拔了出来
  仿佛一粒坠落的种子找到重生的豁口
  透过玻璃,看到千山峭立
  荒芜或者繁华,每个人都有未曾察觉的
  悬空的生涯
  重返山下,我已经习惯于踩着一块块玻璃
  战战兢兢地行走
  责任编辑柳江子
  作者简介:宾锡湘,男,湖南省衡山县人,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作家》《诗选刊》《诗歌月刊》《湖南文学》《芒种》《草堂》诗刊等国内外诗歌刊物,著有诗歌合集《法律人的诗》。
论文来源:《陕西文学》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19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