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外婆的唠叨

作者:未知

  “外婆!”打开门,我甜甜地叫起来。外婆笑眯眯地走进来,整张脸上都挤满了皱纹,让人感到莫名的喜感。外婆把拎来的菜放在餐桌上,转头问我:“爸爸妈妈出去了哇?”我微笑着点点头,脚不由自主地挪动起来,倏的一下又自个儿缩回空调房里去了。
  这两天爸妈出差去了,外婆不放心我,特地跑过来和我一起住。其实我都这么大了,还要外婆照顾也太没面子了。
  我躲在书房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写着难懂的数学作业,突然听见外婆走进厨房的声音。我浑身猛地一激灵,眼睛立马瞪圆了:隔夜的脏碗还安安静静地躺在洗碗槽里呢。想到那脏碗被我随意放置的惨样,我作贼似的缩了缩脖颈。厨房里传来流水声,外婆开始洗碗了。我轻呼一口气,心中既为让外婆给我洗碗而愧疚,又为不用洗碗了而庆幸。过了一会儿外婆的脚步声转移了,我竖起耳朵辨明方向,不由得牙关咬紧:那是洗衣机的位置,而洗衣机旁边正摆着我搁了好几天的脏衣服。想到脏衣服臭袜子乱飞的凌乱惨状,我又是一阵紧张。不一会儿,外婆把我的脏衣服也给解决了。
  就这样,外婆晒了枕头、被子,翻出塞在角落里的脏衣服洗掉,烧开水给我泡西洋参喝,把桃子切成块给我端来了。我是越来越心安理得,不由得变本加厉:“外婆,我要吃炒虾仁。”我躺在躺椅上捧着本漫画书,脚垫得老高。“啊?”外婆有些不解地看着我,黑而厚实的手掌摸了摸头上的银丝,“直接吃虾不好吗?”我噘起嘴,小孩子似的撒起娇来:“不要嘛,人家想吃虾仁。”外婆带点责备和宠溺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到厨房里忙活去了。
  吃过饭,外婆收拾好桌子洗完碗,终于有了一段空闲时间。外婆在书房里的小凳上坐下,开始叨叨:“你们家的厨房总是很脏,为什么不用洗洁精呢,多冲几遍肯定冲得掉,不会有问题的。盐和味精要换个罐子放,这样罐子旁边黄不拉几的一圈多难看,还有……”
  我正坐在电脑前看动漫,心想不听外婆说话也不太好,就开了静音,90秒广告超级漫长,我盯着屏幕听外婆说教,時不时“嗯嗯”几声,讲到激动处来个拖着长长尾音的“嗯——”
  “隔壁小小家前天送来一袋桃子,你外公送他一袋茄子。最近,茄子不好种,好多都长歪了不好送给其他人吃,还是空心菜好……”
  正片开始了,看着熟悉的画面,主题曲开始在我脑海中奏响,片头曲中一个个令人激动的画面勾起我的回忆,我的心也澎湃起来。
  “很快要开学了你们开学不住校的吧其实住校也蛮好的可以锻炼独立能力就是爸妈不放心……”
  怪盗基德身穿白色魔术服出现在夜色下繁华的街道上空,帅气地一抖披风便变成了滑翔翼。基德嘴角带着狂拽酷炫的笑,我实在无法抑制满脸的花痴,深深沉醉其中了。
  “锻炼身体也很重要每天都要去跑步还有游泳也很不错隔壁那个谁游泳之后肚子都缩回去了……”
  外婆自顾自地讲着,急促地,好像要抓紧什么。她是在跟谁讲话呢?也许是我吧,好像是我吧。可是,她分明是看出来了,她的孙女没有在认真地听她讲话啊。外婆就这样细细地讲着,琐碎,却是一个操持了一辈子的女人仅剩的全部的生活。
  故事终于要真相大白,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屏幕下方出现了我最喜欢的插曲的歌词。我好想把声音开起来,可是外婆正在叨叨叨地讲着。我按下暂停键,猛然转头认真地叫了一声:“外婆!”外婆停下嘴,看着我。“那个,我,要做自己的事了。”我咽了口口水,说。外婆愣住了,她的表情慢慢从困惑到受伤,最后化为一丝落寞,带着一声凋落的叹息。外婆缓缓站起身,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时间平淡无奇,只是外婆的眼里多了一分失神。那是被我驱赶后染上的,还是几十年枯燥的主妇生涯带给她的而我之前未曾注意的?都无从知晓了。
  “我想看电视。”外婆对我说。我们家装了机顶盒,外婆一直不会用也不愿学,总是让我们给她打开。我有些欣慰:至少外婆还是有生活乐趣业余爱好的嘛,虽然这爱好是——看电视。我给外婆开了电视直播,自个儿看动漫去了。过了一会儿,一集动漫播完,我走进房间一看,只见满屏的雪花点,外婆正徒劳地换着台。我一眼瞅见外婆手中的旧摇控器,赶紧制止道:“哎呀外婆,你用错摇控器了。”
  我拿起形状奇异的新遥控器,口中说着:“别急,我给你弄回来。”切换——视频,然后呢?我点了一下OK键,屏幕仍然蓝着。那,切换——视频——菜单键,还不对!难道是视频2?我把所有选择都试遍,还是一无所获。怎么办,这个以前爸爸教过我的,要是弄不出来还不被爸爸骂“笨死了”。我懊恼地关掉电视机,一低头,瞥见站在身边的外婆花白的头顶。我一怔 ,外婆的黑发有这么少吗,我有高到能直接看到外婆的头顶吗?是我变高了,还外婆变矮了呢?屏幕黑了,外婆缓缓抬起头,微眯着眼睛看看我。“电视机修不好了——”这句话一出口,一阵愧疚涌上心头:外婆操劳一天,连这唯一的乐趣也要被剥夺。
  外婆眯着眼睛低下了头,轻轻地“哦”了一声,爬到了床上。我也钻进被窝。这么早外婆肯定睡不着吧,在黑暗里一个人醒着,什么都想又没什么好想,这种感觉一定很难受。做点什么吧,至少做点什么,让外婆不会那么孤单无聊。
  外婆喜欢唠叨,对了,不如我们聊聊天吧。我把手搭在外婆的手臂上,小声说:“外婆,睡了吗?”“啊,没啊?”外婆翻了个身,黑暗中看不清脸。“那我们聊天吧。”我用欢快的语气说。“好啊。”外婆似乎也来了兴致,“给我说说你们学校里的事吧。”“嗯,我们刚刚举行了一场运动会,参加女子1500米的小赵,就是那个扎两个小辫的小赵啊,她……”我们依偎在黑暗中柔软的小床上,昏暗的橘色灯光通过窗帘淡淡地温暖着我们。祖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讲着,时不时传出笑声阵阵。好久,好久,声音渐渐轻了,化为老人的鼾声和少女轻轻的呼吸。
  清晨醒来,我回忆起昨晚种种,不禁悄悄地笑了:这才是祖孙该有的样子嘛,不是单方面的要求或倾诉,而是互相的交心和温暖。
  语嫣编后语:我姥姥来我家的时候,也是不知该聊些什么。但是她很喜欢打麻将,于是我就下载了个能打麻将的游戏,带她一起玩儿。起先她跟不上节奏,看牌、打牌都很慢,老是被催。她就紧张得不行,用她的话说是心脏怦怦地跳。我在一边看着干着急,我也不会打麻将啊,分牌过来后,就立马提醒她,“姥姥,到咱们了!快出牌啊!”那个下午姥姥都很开心。我们虽然不常见面,但是因为我在陪她一起玩儿,一起交流,让她能够感到我们之间是有互动的。所以,人手一个手机的智能时代虽然很便捷,但只有与最亲近的人真心地沟通才能获得双倍的快乐。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771.htm